手机上阅读

第303章 不在乎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这样,我跟陆敬修算是第一次进行了“冷战”。

    准确点说,是处在分手边缘的僵持。

    以往出现了分歧,往往是我做了让步和妥协,秉持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把矛盾扼杀在了摇篮或者萌芽里。

    但这次我没这样做,不是我不想,是我觉得太累了。

    累到连低一下头的力气都没有。

    当然了,陆敬修更不会做这种示弱的事,我甚至心里从没幻想过,他还有主动示好的一天。

    因此我们就这样拖着,也许拖到某一天,就自然而然地散了。

    嗯,散了。

    上班的时候,我没有过多地把自己的情绪带到工作上来,还是按部就班地该做什么做什么,就连离我最近的小张也没发现我的反常。

    我倒觉得这样很好,感情之外,总还有很多重要的事等着我们去做。

    就算爱情崩塌了,还有面包握在手里,不至于一无所有。

    接到荣岩的电话时,我刚喝完一大杯黑咖啡,打算晚上加个班。

    看到他的号码,我稍稍顿了一下,然后接通。

    “清辞,是我。”

    我听着他轻快的声音,不由得失笑:“嗯,我知道。”

    “你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饭。”他倒是不客气,上来就讲明了来意。

    只是我恐怕不能答应:“我这边有点事,晚上可能”

    “没关系,你尽管忙,等你忙完了,我就去接你。”他浑不在意,声音也不见任何失望。

    我见他如此,也着实有些意外和不解,出国一趟,人的性格怎么会变化得这么大呢

    变得这样开朗又乐观,都不想他了。

    不过饶是这样,我还是有些犹豫不决:“真的有点晚,不如改天”

    “改天你还是会很忙,然后又会拒绝我。你们女孩子啊,尤其是你,最擅长拒绝别人了。以前我被你拒绝得那么惨,现在就给我个面子,成吗”

    这个荣岩,他真的是

    他也是堂堂荣氏的小开,继承人,用这么可怜兮兮的语气说话,真的符合身份吗

    我有些哭笑不得,然后莫名有些感叹。

    我明明知道我不该答应,可到最后还是架不3;148471591054062住心软。

    人对渴望又得不到的东西,总归是存着些执念的。

    陆敬修永远不可能这样对我,在他世界里,唯有高高在上、睥睨众生。

    曾经我以为我自己可以站到跟他并肩的位置,陪他一起瞭望,一起前行。还为此志得意满,觉得目标也不是太远。

    可结果是什么自是一目了然。

    人的不切实际的幻想啊,几乎不用多印证,就能被轻易戳穿。

    我叹了口气,对荣岩说:“好吧,那等我忙完了,给你打电话。”

    “好好好,这次不许爽约到时候我去接你”

    听着他激动又兴奋的语气,我也忍不住扯了扯唇角。

    或许给自己争取一些机会,也是件好事。

    一直在一条死胡同里绕,哪怕再努力,也绝不可能找到出口。

    但是理智告诉我该这样做,心呢,怎么还会这么疼

    晚上九点多,我把文件合上,电脑关上,接着就收拾东西离开了办公室。

    刚才我已经通知了荣岩,他大概马上会到。

    站在公司的大门口,外面的冷风劲吹,我冻得直跺脚。

    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在办公室多待一会儿呢。

    好在并没有等太长的时间,十几分钟后,一辆黑色的世爵停在了我面前。

    荣岩很快下车,三步并作两步到我面前,朝我灿烂地笑道:“不好意思,来的有点晚了。路上我还在担心,你该不会生气直接走了吧。”

    本来我被冻得是有些心情不好,但听他这么一说,还是释怀不少:“我怎么会直接走了,我都答应你了。”

    “是是,你都答应我了。”他不知道是高兴的还是其他怎么样,乐得都有点迟钝了。

    我见此只好无奈地提醒他:“能走了吗,我在这冻得脚都要麻了。”

    “好好好,我们走,赶紧上车。”

    他小跑着去替我打开车门,我抬步走过去,舒了好大一口气,

    上车的时候,我的余光看到一辆车从路边开过去。

    应该是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我还是顿了一下。

    荣岩看到了便问我:“怎么了”

    我反应过来摇摇头:“没事。”

    本文首发夏至小说网,第一时间发布最新章节~

    车子起步后,荣岩便开始滔滔不绝、侃侃而谈,说上次请我去学校那边,是想跟我叙叙旧,顺便套套近乎来着,结果叙旧没太叙成,套近乎更不必说,我一句话就把他推得十万八千里远,他回去之后觉得特别受伤。

    明明是挺不愉快的事,他说起来时语气却很轻快,还好开玩笑,我都忍不住笑了好几次。

    到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便问他:“你去国外这么多年,全是学怎么讨女孩子欢心了吧”

    荣岩闻言挑了挑眉,用那种不太正经,却又不讨厌的语气说道:“没有,别的女人不感兴趣。我从头到尾都只想讨你的欢心,那你呢,你高兴了吗”

    我怔了怔,嘴边的笑意也淡了下来。

    静默片刻,我稍稍沉着声音说:“我跟你说过了,我们两个不可能。”

    荣岩听完叹了口气:“从以前到现在,你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不可能,我们不合适。我知道,你就是看不上我。”

    看不上他

    他对自己还真是没信心啊,就凭他这样的条件,万千女孩子等着他选,哪会轮得到别人对他品头论足的。

    以前我会拒绝他,是因为觉得我们是两路人。他是锦衣玉食、前程无忧的大少爷,我却要为了生存和未来付出所有的努力去争取。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谈论其他的都太过奢侈,我所走的每一步都沉重压抑到窒息。

    而到了现在,他变得很好,越来越好,我也终于有心力去接纳一个男人了,但已经晚了,时机错过了。

    已经有一个人提前入驻了,别人就再也住不下。

    我垂下眼睛弯了弯嘴角,知道现在这样笑不太合适,但就是觉得有些有趣。

    如果荣岩能提前回来一年,不,半年就好,那样我或许真的会答应跟他试试。

    无论是哪方面来讲,现在的他是极有可能成为一个合适的恋人,合格的伴侣。

    想了想,我说:“我不是看不上你,只是我们可能没太有缘分,总是错过。荣岩,在你心里的我,可能就是高中校园里那简单的一束剪影,因为没得到过,所以总是存着幻想。但是等你靠近了就会发现,我没有那么好,起码不如你想象中的好。我为了生存,为了自己,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连共同生活了很多年的家人都能下的去手。还有以前那一次,为了摆脱你,我甚至都去报了警,你会退学被送到国外,全都是因为我,只因为你影响到了我的学习和生活。你真正了解之后,就会觉得我是个特别心狠手辣、忘恩负义的女人,与其那个时候厌恶,还不如现在就选择避开。我们也能做个朋友,这样不好吗”

    “我不在乎。”旁边突然传来一句。

    我则是一愣:“什么”

    荣岩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肃正,语气也是:“我说我不在乎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只是喜欢你,想追你。你别以为把自己说成那个样子就把我给吓跑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能分辨得出来。余清辞,我实话跟你说吧,只要你现在同意跟我在一起,明天我们直接去领证都可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