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4章 我们大概我是分手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直接、直接去干什么

    我瞪大眼睛,只觉得自己是幻听了。

    荣岩却半点之前的玩笑模样没有,到了一个红灯处停下的时候,他还转头看向我,目光静沉又深邃:“你以为我只是因为上学时的那点心思,就想了你这么多年吗不是。你家里的事,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你的处境,你的艰难,我也都知道。我从来没那么心疼一个人,想替她扛起所有的事,让她别那么无助,别那么可怜。以前是我没能力做到,所以回也回不来,现在终于可以了,也请她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我听完之后哑声很久,终于张了张口,说出来的也只是:“快点、快点开车吧绿灯了”

    荣岩深深看了我两眼,幽深的眼中像是蕴藏着很多话,但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之后车子再次起步,没有人再出声。

    我转过头看向车外,不过景色却没有入眼,满心想的都是刚才荣岩跟我说的那些话。

    他看起来不像是为了逗我开玩笑说出来的,那就是真心话。

    真心啊,像他这样的男人,会有真心吗,会轻易把真心表露出来吗

    我发现自己真的是怕了,比起身份权势,我宁愿找一个平平凡凡,却不会把心思隐藏的那么深的男人。

    那样我才不会时时刻刻地去想,我面前的这个人,一言一行究竟真正代表着什么,他们又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能抓住他们的心吗

    整日猜疑着过日子,我怕会把自己给逼疯。

    荣岩最后在一处停下来,我回神望出去,发现是毓南酒店,南城前两年新建起来的五星饭店,如果我没记错的错,这里是荣氏的产业。

    荣岩先行下车,绕过车头来替我开车门,我虽然有些犹疑,不过还是先走了下去。

    站定之后,我问他:“怎么来这了”

    荣岩的脸上终于又染上几分先前的开朗:“上次约会的不太成功,这一次我想隆重正式一点。也让你知道,我也是挺有钱的,跟陆敬修相比,没差的那么远。”

    我看着他说不出话,那种心乱如麻的滋味又回来了。

    但荣岩却不打算继续跟我说下去,他做了个请的姿态,让我先走。

    我却站在原地有些踟蹰:“荣岩,我恐怕”没办法接受你的心意。

    后面那半句,我没能说的出来,因为荣岩笑了笑,目光莫名有些伤感:“我知道。但是先把这顿饭吃完了,成吗”

    我避开他的目光,心里还是乱成一团,理不清楚头绪。

    而且我通常不会对人生出无可奈何的情绪,不过现在对荣岩,我确实是接受不得,也没办法毫不留情地拒绝。

    我尚在犹豫,他却一把攥住我的胳膊,带着我往里面走。

    门口有门童老远打开门迎接,周围还有其他行人,除非我想闹得难看,不然的话根本没办法甩掉荣岩的手。

    而进到了里面之后,大堂的经理也赶紧迎上来,毕恭毕敬地对荣岩道:“荣少,楼上已经准备好了。”

    荣岩对着他轻轻点头示意,然后看向我,语气温和,又带着点憋屈:“真的就是想请你好好吃顿饭。”

    我忍不住瞪他:“你的样子可不像是只好好吃顿饭这么简单。”

    荣岩便笑的更灿烂了些:“不要拆穿我,就算是看透了,也装作配合我一下,ygoddess。”

    goddess,女神。

    我一听就想翻个白眼送给他。

    还女神,他要是再这么神神道道的,我说不定变成个女神经给他看。

    来到二十八楼的餐厅,这时候里面已经没什么人了。

    但是侍应生什么的都还没下班,远远地看到我们走过去,几个人还列队恭迎了一下。

    这阵仗,我以为谁要跟我求婚呢。

    荣岩一脸坦然地走进去,侍者在前面给我们带路,最后来到一处靠窗的位子停下。

    侍者要替我拉开椅子,但荣岩没让,而是亲自过来做了这件事。

    我站在原地看了他几秒钟,后者得逞似的朝我挑了挑眉毛,我便暗叹一声,抚裙坐了下去。

    从餐厅的窗户看出去,可以瞧见小半个南城的夜景,甚至还能远处隐约泛着磷光的海面。

    坐在这样的地方吃饭,食物什么的还在其次,光是这样临高赏景的场面就足够让人心旷神怡。

    不过还是要分人的,如果对面坐着的人用一副满怀期待又意味深长的目光盯着你看,估计谁的心情也不会轻松到哪里去。

    我收回目光,转而看向荣岩,满心无奈:“怎么这么看我”

    “你长得很美,是我见过最美的。”他说的大言不惭。

    我却是羞于接受:“得了吧,一听就是花言巧语。”

    荣岩也不再辩解,只问我:“想吃些什么”

    我一点胃口也没有,晚饭的时候也没正经吃,最近这段日子一天能吃上一顿算好的。

    但人家都这么问了,也都坐在这了,干愣着也不太好。

    我简单点了一样,荣岩轻皱着眉头问:“怎么就吃这么点”

    我懒得跟他说其他的,只轻带着些揶揄说:“想给你省点钱啊。”

    他一听眉眼立马笑开了:“那你放心,就算是你天天来吃,我也请得起你。”

    最后他又给我添了几样,我拗不过他,也只好作罢。

    上餐之前,我找出手机来看了眼,上面安静的很,并没有什么电话和短信。

    最近这几天我经常无意识地做这种事,明明知道不太可能,却还是存着些不切实际地幻想3;148471591054062,跟病入膏肓没什么两样。

    荣岩察觉到我的动作,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探过身来问我:“都这么晚不回去,你男朋友该不会担心你吧。”

    我闻言抬眼看向他,直觉他有些挑事的嫌疑。

    但是他说的也的确是个问题,我摸了摸耳垂,低声回答:“不会。”

    “怎么不会,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要是放在我身上,我恨不得整天看着,免得被别人给拐跑了。”

    “荣岩”我真是服了他了,怎么什么话说出来都这么酸呢

    他却是嘿嘿一笑,没心没肺的样子:“该不会是你们吵架了吧,堵着气呢”

    这句话听着像是无心,但我听来却是有意。

    答案在我嘴里滚了好几圈儿,最终我还是鼓足勇气说了出来:“我们大概是分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