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7章 怎么不来找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等到办公区的人都走了之后,我才从办公室姗姗出来。

    我承认自己是不想看到别人审视八卦的目光,不是没有那么大的心理承受能力,而是觉得我正经事还应付不过来,这种不必要的小事,我也不必花心思去应对。

    来到停车场,我刚坐上车,还没等来得及打开暖风,放在大衣口袋的手机就“滴滴滴”响个不停。

    拿出来一看,上面的名字让我又是一声叹息。

    想来的不来,不想看到的一大堆。

    但我又不能直接拒听,空旷无人的空间铃声一直响也挺渗人的。

    犹豫几秒钟,我最终还是接听。

    “余清辞,几天不见,你的日子倒是过得有滋有味的。怎么,你男朋友是满足不了你了得另外出去找男人了”

    给我打电话的是程易江。

    如果不是他的号码,他的声音,光听上面那一番话,我完全想象不出这样刻薄的言语是是他这样的男人说出口的。

    不仅是嘲讽,还有污蔑。

    我气极反笑:“程总,我跟我男朋友怎么样,是不是出去另外找了男人,跟您有什么关系啊您有什么立场来指责我,质问我”

    程易江一顿。

    我却是还是怒意未平。

    别人也就罢了,他程易江凭什么来这么说我。

    我到底是做错什么了。

    不对,就算我真的做了那种龌龊事,也轮不到他来管。

    我咬了咬牙,刚想再说上两句,就听到他沉缓着声音开口:“就算是要找别的男人,怎么不来找我”

    怎么不去找他

    我找他、找他干什么啊

    搞男女关系吗

    我差点把手机摔出去。

    程易江却像是浑然不觉他说的话有多离谱,有多让人误解。

    幸亏是我,要是换成其他女人,说不定早就把持不住自己,芳心沦陷了。

    我轻咳了声,清了清嗓子,努力平缓着声音对他说:“你要是没其他事的话,我要挂了以后有机会再聊。”

    程易江闻言却铁了心不给彼此台阶下,颇有点咄咄逼人的架势:“荣岩到底有什么好的,有什么比我好的有我在你面前,你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我胸腔里的那股火气立马又冒起来了:“我们两个不是那种关系”

    气氛稍稍一静滞。

    首-发第一时-间更-新搜追-书-帮  然后某人竟然微微扬起声音,状似满意道:“不是那种关系啊,怎么不早说。”

    怎么不早说我说你个大头鬼哦

    我再没那个耐心跟他继续耗下去,直接恶狠狠地挂了电话,然后把手机扔在一边,发动车子离开了这里。

    一整天下来我当真是被折腾的心力交瘁,可累到极致之后反而更难入睡了吧。

    我头昏脑涨的,躺在床上翻过来覆过去地睡不着,整个人难受的像是要爆炸。

    后来实在受不住了,我干脆坐起身,打开台灯,下床去倒了杯水喝。

    凉水咕咚咕咚下肚,心里倒是畅快一点了,胃又开始难受。

    我没回房间去,而是趴在沙发上,蔫的像个霜打的茄子。

    迷迷糊糊趴着时,某一个瞬间,我突然清醒过来,整个人跟打了一针一样,脸不变气不喘了,连胃疼也跟着自愈了一样。

    我快步走到床边,找到我的手机,找出一个号码准备拨出去。

    现在是十点半,他应该还没睡。

    而他接到我的电话之后,我该跟他说什么呢

    我颇有些纠结,后来发现,这样的纠结根本毫无意义。

    因为我根本不应该打这一个电话。

    我握着手机的手垂下来,落在膝上,变得有些茫然,也有些惶惶。

    方才有一短暂的瞬间,我是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事,满心只想着去找那个男人。

    可是就算找到了又能怎么样呢,我能听到的回应,能得到的回答,无非都是沉默。

    或者是一句轻描淡写、毫不在意的“知道了,所以呢”。

    所以我还是别自取其辱了,也别太没出息,分手可是我提的,现在主动去找他,可不就是示弱。

    我才不要示弱,在这件事情上,我或许是冲动了点,但我绝对没错。

    这么想着,我把手机往旁边随便一放,然后爬倒在床上,脸埋在枕头里,继续睡,我就不信睡不着

    这一觉最后倒是终于睡着了,但是我没想到,醒的时候是被疼醒的。

    胃部火烧火燎的,首.发.第一时.间更.新.搜.追.书.帮  跟被人拿刀戳个稀巴烂似的。

    我全身弯成了一个弓形,跟只风干的虾米没什么两样。

    想要挣扎着坐起身,浑身却直冒虚冷汗,四肢也没劲儿,刚一撑起身就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晕乎乎地感觉要昏过去时,我心里突然生出个挺可怕的念头。

    我该不会是得什么病了吧

    难道是绝症

    压垮病人的最后一根稻草,不是汹涌的病情,而是疑神疑鬼的自我诊断,自我怀疑。

    反正我觉得我这病最后闹得那么严重,相当一部分原因是被我自己吓出来的。

    在医院醒来的时候,我先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稍一转头,入眼的就是插着吊针的手。

    原来我还好好活着啊,之前完全陷进黑暗中时,我真的有种错觉,我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还好还好,现在还没到最糟的情况。

    因为针还没打完,所以我哪也没去,也去不了。

    直到一个护士走进来,我才得以问上一句:“请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啊”

    护士姐姐一听眉毛就皱起来了:“出院谁让你出院的”

    我无言以对。

    她先是调整了一下吊针的速度,然后转过头对我说:“医生说你这是胃溃疡,可能还伴有穿孔,比较严重,得住院观察两天。到底是对自己多不上心啊,好好吃三餐有那么难吗弄成这个样子,多受罪。”

    开始的时候她的声音还有冷硬,到了后来完全就是发自内心的劝诫。

    我分得清楚好歹,因而垂眼“受训”的同时,还道了声谢。

    护士出去之前,像是突然想起一件事一般对我说:“送你来的那个男人去办住院手续了,等他回来叫我一趟,我跟他说说怎么护理。”

    我一听稍稍怔住。

    送我来的那个男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