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2章 还是相当有1市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正和荣玥的婚事在接下来的两三天时间里都占据着南城的新闻头条。

    财经报纸刊登过后,娱乐版又紧随而至。

    其中有家名不经传的媒体深扒了一下这对新人各自的情史,甚至追溯到了学生时代,堪称敬业。

    不过这种东西没什么可看的,真假难辨不说,还是真的无聊。

    但我没想到,就是这一篇看着无关痛痒的通稿,又一次把我推上了风口浪尖。

    起因是一张有些模糊的照片,其实只占据着很小的一部分版面。

    可上面的两个人却状似亲密,男人凑到女人的耳边说着什么,女人像是听着有趣,灿烂地笑着。

    这男女主人公就是我跟顾正,熟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认真想了一下,记起这好像是以前参加的一次酒会,顾正正好也去了。

    那时候我跟陆敬修还好着呢,顾正自诩后者最好的兄弟,当时拍着胸脯跟我说要“揭发”一下陆敬修的糗事。

    我一边觉得好笑,另一边又很好奇。

    可能那时候跟他说话时,不知道怎么的让人偷拍了这么张照片。

    跟上次荣岩“接吻照”的事情闹出来时相比,这次我已经相当淡定了,甚至还能自如地欣赏一下这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欣赏”完了,我找了一下公关部的负责人,让他处理一下这件事。

    我也不是吃素的,之前没多追究,是觉得没必要,清者自清。但现在牵扯到顾正的婚事,我可得跟他划清界限,别弄出更难听的话出来,也别给他造成什么影响。

    而在这之外,我还不着四六地在想,最近我的“桃花运”怎么这么好了,一次两次地跟人闹绯闻。

    难道是之前跟某人在一起的时候,被他挡了这样的运道

    嗯,很有可能。

    想当年我可是很有市场来着,就是放到现在,虽然不算太年轻了,但保养得不错,除此之外身价也不低,只要我想,追我的男人肯定不少,我何必在一棵树上爬不下来呢

    这么一想,心情居然好了很多,我把打开的网页关掉,报纸也丢在一边,继续看文件。

    顾正和荣玥的订婚宴这天,我提前两个小时下班,回了一趟家,换上了一件淡蓝色的礼服,又简单补了补妆。

    今天我不是什么主角,不必打扮的多亮眼,正式点就好。

    开车来到毓南大酒店的门口,有门童上前来帮我把车停好,我则是施施然进到酒店里面,乘着电梯去到了三十楼的宴会厅。

    这个时候宾客已经来了不少,老远就能看到一片热闹的景象。

    我走过去递上请柬,又做了登记,这才进到宴会厅内部。

    来之前荣岩又给我打了遍电话确认,还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来了找他。

    我怕他一直纠缠就答应下来,但心里却在想,我们两个的事虽然过去了,但保不齐有人记着,要是这时候行为过密了些,不晓得会不会又被有心人编排。

    所以啊,我才不会找他呢,必要时候还得多避着点。

    走的路上碰到了几个熟人,我停下来寒暄了几句,接着借口离开。

    侍者走过来递给我一杯酒,我轻笑着接过,却一口没喝。

    手术的刀口刚刚长好,我可不会作死地嫌恢复得太快了。

    又跟一个公司的老总闲聊了一会儿,突然从旁边走过来一个人,停在了我身边。

    转过头一看,竟然是我想躲没躲开的荣岩。

    他今天一身合体的西装,头发向上梳的油亮,或许是人逢喜事的原因,显得意气风发的。

    跟我说话的老总也认识他,笑着说了两句道贺的话,许是看见荣岩的眼睛一直在瞥我,很快就意味深长地笑着离开了。

    我则是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荣岩这时倒是来“质问”我了:“你来了怎么不找我啊不是说过了吗”

    我笑的有些讪讪的:“我给忘了”

    他显然是不信:“别骗我了,从以前到现在,你就知道避着我。是我长得太难看了还是怎么样,你就这么看不上我”

    我被他连珠炮似的问了好几句话,却一句都答不上来。

    难道我要实话实说,说我真的不是很想看到你,不是因为你不优秀,而是不是我的菜啊。

    我不喜欢你啊。

    我敢肯定,我要是这么说了,气氛肯定会更尴尬,还不知道弄成什么样子。3;148471591054062

    因此我也就不冒这个险了,毕竟大喜的日子。

    订婚仪式开始前,荣岩作为家属不能在一个地方多待,得去招待着。

    我是求之不得,想离他越远越好。

    荣岩离开之前,凉凉地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我的表情有些外露。

    我轻咳一声,避开他的视线。

    他却是沉了沉语气对我说:“陆敬修已经来了,刚才我看到他了,在跟我爸说话呢。”

    我端着酒杯的手一抖,里面的酒差点洒出来。

    荣岩的眼睛像是暗了一下:“真的还忘不了他”

    我轻叹一声:“不是忘不忘得了的问题,是我们两个毕竟在一块那么长时间,怎么可能突然间就跟陌生人一样。我就是有些意外,没多想其他的,放心吧。”

    荣岩一下子又高兴起来,跟个大孩子似的:“真的那我就放心了。”

    我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摆出其他表情,只能无奈又心累地转开头,不想再看他了。

    荣岩走后,我向四周看了眼,发现众人都三三两两地站在一起聊天。

    我站的时间长了有些累,便轻轻靠在长桌的边角,下意识地摸了摸腹部。

    最近刀口已经不太疼了,就是有些痒,好想挠一挠。

    当然现在是不方便这样做,只能忍着。

    过了几分钟,觉得休息得差不多了,我便想四处走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