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3章章 从没真心对过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闻声转过身,看向来人。

    方婷钰站在不远处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看到她就一阵烦躁,想转身继续走,谁知道她快步上前,挡在了我面前。

    我身体还没好利索,没办法硬碰硬强行离开,只能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她。

    “怎么看到我就先想走啊心虚吗”她本身长得很好看,但笑起来的时候阴测测的,不是很喜人。

    我更是对她一点好感没有,也没有耐心应付:“我为什么要心虚,我们两个很熟吗”

    她闻言哈哈笑了声,整个人往我身前凑了凑:“我们两个是不熟,但是我知道你跟谁熟啊。”

    我没说话,只目光更冷了些。

    她则是继续说道:“陆家三公子,荣氏小开,万苏的顾正,还有更早之前的沈嘉安。余清辞,你可真是有本事,耍手段把这么多男人玩弄在鼓掌,你觉得自己很厉害吗”

    看着她又嘲弄又夹杂着气恨的目光,我明明该觉得恼恨的,但很奇怪,此时的我居然有些想笑。

    就是不知道笑她,还是笑自己。

    我摸摸耳垂,想了想,淡淡地说:“方婷钰,都过了这么多年,沈嘉安也早就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庭,你干嘛还是抓着我不放呢”

    她似是咬了咬牙:“没什么为什么,我就是看不惯你这样的女人”

    “你看不惯我,却又不能把我怎么样,只会让自己又难受又可悲。与其拿别人来惩罚自己,不如早点看开点,过好自己的生活。”

    “你别来跟我说教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相信。”

    “ok,你不相信也没关系,我也没想着要你接受。”我敛了敛神情,眼中大概有些冷意,“我一直遵守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你单纯地记恨我,我无所谓。但你最好不要惹到我,人被逼急了会做出什么事,谁也不知道。以后见了面,也最好绕道走,我们两个的关系,可没到站在一起寒暄的地步。”

    说完我看都不看她一眼,饶过她的身边就想离开。

    但方婷3;148471591054062钰伸手死死拉住我的胳膊,我就被迫停了下来。

    手上吃痛,我稍皱了一下眉,没让自己被动太久,用另外一只手反握住她的手腕。

    方婷钰低呼了一声。

    我则是冷声问她:“疼吗既然知道疼,为什么对待别人的时候,不知道轻一点呢”

    方婷钰怔了怔。

    我甩开她的手,再没耐心继续跟她耗下去。

    腹部又起了丝丝的疼意,但我没去管,就算是再疼,我也不能在外人面前展露出来,尤其是方婷钰这样的。

    我们的僵持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订婚宴便开始了。

    方婷钰离开之前,狠狠地瞪了我两眼。

    我从容地直视回去,并不怕她。

    本文首发夏至小说网,第一时间发布最新章节~

    顾正和荣玥挽着手一同出场时,我站在人群稍外围的位置,跟着众人一块鼓掌。

    期间我模模糊糊地看到人群的最前方站着一个人,是我熟悉的背影,但还没等我真正看清楚,就有一个男人挪到我的前面,把我的视线挡了个严严实实的。

    全程我便只能听声音。

    今天准新郎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讲话的时候还开了好几个玩笑,把宾客逗得大笑。

    而新娘子显然矜持的多,我印象里的荣玥也是女强人范儿的那种,很有宠辱不惊的气质。

    等到交换完戒指,荣玥的父亲荣毓生便上台说了祝词。

    本来是很平常的环节,但他说完之后,末尾竟然加上一句“陆敬修陆总今日莅临,不胜荣幸”,还让他上台说两句。

    周围又起了一次掌声,这次我却有些反应不过来,站在原地有些怔愣。

    两三分钟之后,宴会厅内的音响再次响起,已然是那道低磁又熟悉的声音。

    我一瞬间特别想看看台上的场景,想拨开面前高大的男人,可手伸到半路,到底还是缩了回来。

    算了,看了又能怎么样,这么多人,他又瞧不见我。

    就算是瞧见了说不定也会装着没看到,我都猜到了。

    陆敬修的讲话很简短,说的都是祝贺新人的话。

    顾正是他的好兄弟,今天他能接受这样的邀约也在情理之中。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了之前我们结婚的时候。

    没有婚礼,没有宾客,没有戒指,甚至连新婚丈夫都没出现,别提有多离谱,多可笑了。

    如果能够回到过去,我非得跟那个时候的自己说,干嘛这么憋屈,不知道反抗吗

    这个男人从来没有真心对待过你,从以前到现在,从来都没有。

    陆敬修致辞完后,订婚宴最重要的部分就结束了,大家都四散开,准备用自助晚餐。

    我来的时候已经喝了碗稀粥,这个时候不算太饿。

    而且油腻腥冷的食物还是不能吃,我也只有眼馋的份。

    这个时候荣岩不知道又从哪里冒了出来,看着嘿嘿嘿直笑。

    我则是一脸莫名其妙地看向他:“你笑什么”

    他居然一把拉过我的手,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些:“跟我去见一个人。”

    我下意识地自然是拒绝:“我不要,我又不认识你身边的人。”

    “见过了就认识了。走吧,我真的求了他好久的,清辞,好清辞”他的语气又可怜,又带着点撒娇的意味,我真是无语到了极点。

    到最后我还是被他拖着走了,总不能抹了主人家的面子。

    可等他停在了一个人面前,我瞬间感觉到了后悔,太太太后悔了。

    荣岩让我见的人,居然是他的父亲,还有他的姐姐,他的姐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