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5章 让他亲自求 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秦颂一听顿时有些震惊。

    估计他从没遇到有人会让他的陆先生等着。

    可是他怎么不想想,陆敬修是他的老板,又不是所有人的老板,凭什么让人事事都听他的啊。

    以前是我心甘情愿这么做,现在哼

    我侧过身又要走,这次秦颂一急,干脆直接张开胳膊拦着,差点撞上了我身体。

    还没等我说什么,他先受惊似的跳开,整张脸苦的不行:“对不起余小姐您到底怎么样才能上车”

    我笑眯眯告诉他:“让你老板亲自下车请我啊,让他求我,让他给我开车门啊。”

    秦颂这次完全是惊住了,看着我说不出话。

    而等他目光一转,整张脸扭曲更甚。

    我不由得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发现他的大老板正站在车边,眉目淡淡地朝这边看过来。

    距离这么近,刚才我说什么,他应该都听到了吧。

    听到了也没什么,反正他又不会这么做。

    我敛下了方才逗弄秦颂的神色,抬步要走。

    秦颂不敢再拦我,但我没想到,除了他之外,还会有另外一道声音传来。

    “不是让我亲自来请你吗上车吧。”

    我顿住脚步,缓缓转头看过去。

    陆敬修开了一侧的车门,眼眸幽深。

    看来人跟人之间真的是有差别的,即便是他已经放低了姿态,但整个人矜贵的气息不减,只会让人觉得他是纡尊降贵做这种事。

    我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这时候门童小跑着过来,把车钥匙递给了我。

    我低头看了眼,几乎是没多想,我就将其塞给了彻底呆住的秦颂。

    “帮我把车开回去,路上小心点。”

    秦松慌忙接过:“可是”

    我又眯着眼睛笑了一下:“没什么可是,你老板都亲自来请我了,让他当回司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说完我没再看他的神色,转身施施然走到车前。

    陆敬修的手放在车门上,见我过去,他又挡住了车顶的位置。

    我在心里暗暗叹口气,有种说不出的怅然。

    但面上没有表现出来,我甚至还能无关痛痒地对他笑笑:“你去开车吧,我让秦颂开我的车回去。”

    陆敬修静默不语,但等我坐上车,他却直接坐到了驾驶座的位置。

    之后车子很快起步离开。

    回去的路上,我跟陆敬修谁都没有说话。

    以前在一块的时候,总是我叽叽喳喳的找话题讲,他一般没什么兴趣,就是偶尔应我两声。

    但到了现在,我何必还去勉强自己找话说,说了人家不耐烦,我自己也觉得掉价。

    我靠在车座上,没什么睡意,就看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3;148471591054062

    还有,时不时地看向前面某个人的后脑勺。

    真的有人生的这样完美,浑身上下没一处不好看的。

    不过可惜,这样完美的人,已经不是我的了。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稳稳地停在我家的楼下。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但没急着下车。

    他这么大费周章、纡尊降贵地送我回来,肯定是有目的的,我不会坏心思地让人白忙这一趟。

    本文首发夏至小说网,第一时间发布最新章节~

    见他不好意思说,我就主动问他:“有事吗”声音有些轻淡。

    路敬修便回头看我,沉默片刻,才低声开口:“身体还好吗”

    身体

    我闻言一怔,不过随即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

    他的目光一闪,“偶然。”

    还偶然,偶然才怪

    我莫名有些堵,轻吐了口气后,我稍稍冷着声音说:“做了个小手术,已经没大碍了。”

    他轻点了点头,语气更轻:“好好照顾自己。”

    我心情更糟糕了些,来找我只是为了说这些没什么痛痒的话吗这可真不是他的风格。

    而且我们现在这关系,也犯不着说这些。

    我撇开头,吐了口气,说:“我会的。还有没有其他话要说了,没有的话,我先回去了。”

    他没回答。

    于是我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一下车,阵阵冷风吹过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但身体再冷,还是不及心冷。

    时至今日,我还存着什么幻想呢现实早就摆在眼前,是我总是不愿意去正视和面对。

    到了现在,终于该清醒了。

    我走进楼层,准备坐电梯上去。

    可还没等来电梯,身后突然走过来一个人,在我还没防备的时候,拉着我就去了旁边的楼梯间内。

    楼梯间有一个避光的角落,黑黢黢的,被人抵在那里的墙壁上时,我甚至冒出个不靠谱的想法。

    卧槽,这是要灭口

    事实证明,灭口倒是不至于,堵住口倒是真的。

    眼前的人低头吻下来的时候,我浑身止不住地开始轻颤,到了最后都称得上狂抖。

    他的舌头嘴唇毫无章法,横冲直撞的,带着些狠绝的滋味,差点把我咬破。

    开始的时候我还能抵抗着,后来却是完全扛不住,丢了阵地。

    我的手放在他的腰间,攥成拳。

    他则是一手握住我的后颈,另一只手揽住我的腰,将我完完全全地纳入他的怀中。

    后来许是嫌亲吻还不够,他开始去亲咬我的耳后,脖子,甚至张口咬上了我的喉咙。

    我被亲的意乱情迷的,他的吻,他的触碰,早已经是我骨子里最熟悉,也是最喜欢的存在。

    所以即便是理智告诉我赶紧推开他,别再继续陷下去,身体却还是不由自主地靠近。

    直到他继续往下,亲在了我胸口的绵软上,我才如梦初醒,狠狠踩了他的脚一下。

    “你、你适可而止”我连威吓的话都是气喘吁吁的。

    他闻言暂且停住,但没有移开。

    过了一会儿,居然又重新拾起刚才的事。

    同时还沉闷着声音说了句:“专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