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0章 不会掉进他的圈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记住本站 ,最快更新我以新婚辞深情最新章节!

    回到家之后,我累得脚都抬不起来了,整个人倒在床上,闭着眼睛昏昏沉沉的。

    一天当中发生了太多的事,让我免不得混乱,也有点无措。

    不过这样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可能让外事影响太多。

    去公司的时候,我也极力让自己专心投入到工作中。

    快要到年底了,一年当中最重要的这段时间,不能有一点差错。

    这天刚加完班,我到停车场取到车,刚开出去没多远,突然有一辆车出现,挡住了我的去路。

    此时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多,加上是深冬,街上的车流已经很少了。

    两辆车这样相对停住,也不会有人察觉到什么不妥。

    对方的前灯开着,映在我的眼里,像是能灼痛瞳孔。

    我双手死死握住方向盘,心里迅速盘算着来的是什么人。

    难道是劫财的?还是……

    乱七八糟想了一通,我脑海里唯一的念头是不能下车,无论怎么样,我都不能跟他们正面对上。

    与此同时,我换了档位,脚下也踩上油门,打算绕过这车直接硬冲过去。

    但在我踩下去之前,前面的车上突然走下来一个人。

    一个女人。

    借着车的灯光,我看到那抹窈窕的身姿径直向我走来。

    走到车前,她伸手敲了敲车窗。

    我僵坐着没动。

    那女人却还是不死心,摆明了不达目的不罢休,而脸上却没有丝毫的不耐,始终是浅浅笑着的。

    就这样僵持了大约两三分钟的时间,我闭了闭眼睛,到底还是降下了一半的车窗。

    不是因为我失去了警惕,而是……这个人,我认识。

    “余小姐你好,我是陆先生的私人助理,我叫蔺潇,你也可以叫我sofia。”

    看着她笑的好看又客气的模样,我凝目看了她一会儿,然后轻声缓缓问道:“陆先生……是哪个陆先生?”

    蔺潇似乎没想到我会问这样的问题,当即略有些怔愣,不过倒是很快反应过来。

    “是陆敬希,陆先生。”她客气地回答。

    我听完则是沉默下来。

    陆敬希……竟然是陆敬希。

    一瞬间,我居然生出种想笑的冲动。

    明明知道这不是好时机,但我真的很想问问她:你不是曾经去过陆敬修的家吗?不是曾经苦口婆心地劝诫他,别因为我这样的女人毁了他的前程吗?

    怎么转眼之间,你就成了陆敬希的私人助理了?

    我盯着蔺潇看了许久,后者被我盯得有些不自在,也有些疑惑,便问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我缓缓摇头,收回目光,在事情没查清楚之前,我不会贸然去证实什么。

    是敌是友,到底是哪一方的人,我总会知道。

    定了定神,我冷着声音道:“不知道你们挡住我的车,有何用意?”

    蔺潇的微笑不变:“陆先生想请余小姐下车一叙。”

    我嗤笑一声:“请我一叙?你回去告诉他,要么他自己来找我,要么谈也不必谈,我不会一个人去见他1;148471591054062。到时候万一他把我给绑了,我求救都来不及。”

    蔺潇闻言顿了顿,似乎被我的话震住了。

    我也晓得说的这些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抛去以往和平共处的假象,要撕破脸皮了。

    但我必须得这么做。

    在慕萱出了意外之后,我已经深切地意识到,她曾经跟我说过的,陆家的水太深太危险是什么意思了。

    还有陆敬修告诉过我,从今往后,所有的陆家人都不要相信,也不要靠近。

    我会听他的话,在意识到危险来临之时,我唯一会听的就是他的话。

    蔺潇之后便暂时走开了,回到了她陆先生的车前,俯下身去,像是在询问车里人的意见。

    看着前方的情景,我握着方向盘的手开始出汗,脊背也是。

    在此刻精神极度的紧绷下,我竟然忘记了要打个电话,打个电话问问那个人,我该怎么办。

    等到蔺潇折回来,告诉我陆先生有样东西要交给我时,我才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脖子,转而看向她。

    她递给我一个信封,里面有什么不得而知。

    我并没有接过。

    蔺潇便笑道:“不是什么害人的东西,你可以回去再看。”

    我咬了一下嘴唇,犹豫着开口道:“你……”

    “余小姐想说什么?”蔺潇躬身凑近了些。

    “没事。”我深吸一口气,“东西我收下,但是你回去告诉陆敬希,以后别这么故弄玄虚,他想见我,我不会躲着,可也不会轻易掉进他的圈套。”

    蔺潇的笑意竟是更深了些:“余小姐怎么知道这是圈套?”

    我也扯了扯唇角:“就凭我跟陆敬修的关系,我是他的前妻,也跟他在一起那么长时间,现在这个节骨眼,有心人可不就盯着我呢。”

    方才无论我说什么,哪怕蔺潇觉得讶异,也绝不曾出现此时这般隐忍的神情。

    她在忍什么呢?

    我移开目光,声音愈发冷淡地说道:“好了,话说完了,我也该走了。再见……蔺潇。”

    开车驶入车道,我的后背还是僵直着的,偶尔瞥到副驾上的那个信封,心便更沉凉了几分。

    其实刚才发生的所有,不过是我的一场赌博。

    我在赌陆敬希不敢来硬的,也赌他还有所忌惮,还赌……不管在什么时候,陆敬修的存在,都是能保护我的。

    而我也在试探中意识到,陆敬希果真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若非我对他早有防备,若非现在的情况实在特殊,我应该不会想到,向来温文尔雅、言笑晏晏的他,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退一万步说,无论他是不是真的有目的,我现在的态度也是宁错杀,不放过。

    以前在生人熟人那里吃到的苦头,难道还少吗?

    人活到现在,总该是有长进的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