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5章 我在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记住本站 ,最快更新我以新婚辞深情最新章节!

    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来到医院。

    我以为我的霉运在上一年就会终止,可我怎么也没能想到,新年伊始,整个世界就跟全塌了一样。

    急诊室里到处都是伤员,来的时候听人说,是一辆大货车失控撞上了一辆轿车,从而造成十几辆车的连环相撞。

    现场的照片已经传到了网上,但我一张都不想看。

    不敢看。

    急匆匆来到护士台,护士们都在忙着打电话、登记伤员,我被冲撞了好几下,才终于拉住一个小护士的手。

    “那个……”我的嗓子里像哽住,想说话,却觉得喘不上气。

    小护士等了我一会儿,而后便有些不耐地说:“这伤员太多了,没事的话先出去吧,别妨碍我们工作!”

    我死死握紧她的袖子,吸了好大几口气,才挤出点声音:“有一个叫陆敬修的……陆敬修的男人,你知道在哪吗……”

    “你是伤员的家属?有些已经移送到住院部了,我给你查查,别着急啊!”

    说着她便找出登记簿,挨个查看。

    我站在一边,觉得四肢僵硬,全身冰凉。

    过了好久,其实应该只是两三分钟的时间,那护士便抬头对我说:“没有这个人啊,你应该搞错了吧,难道是别的急诊部?”

    我缓缓摇摇头,满心茫然。

    护士没工夫跟我说太多,很快去照顾其他的伤员了,只剩我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匆匆而过的人群,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成了快影。

    握在手心的手机开始震动时,我一开始还没感知到,僵直了好久才抬起手,接通。

    “清辞,是我。”那头的人声音听上去有些着急和忙慌。

    我定了定神,低声应道:“大嫂。”

    慕萱前几天已经醒过来了,给我打过一次电话,告诉我她被接回了陆家,正在做复健,身体也在慢慢调养恢复中。

    当时我没问的太多,只要知道她平安,其他的对我来说没什么重要的。

    而此时她找到我,为的是什么事,我心里已经有了些预感。

    “老三出事了,你知道吗?”慕萱的情绪明明有些激动,但声音却是刻意压低的,像是不太方便扬声说话。

    我的心在一瞬间揪紧,方才那类似窒息说不出话的感觉又回来了,让我不得不捂住心口。

    “他、他现在在哪……在哪……”

    “我告诉你,你别着急啊。他伤的不轻,已经被老爷子派人接回来了,首都的专家坐晚上的专机就到了,最晚明早就可以手术。虽然……虽然伤到了脑部,但手术成功的概率还是很高的,你、你别太担心。”

    说到最后她自己都开始犹豫。

    我就算是医学的门外汉,又怎么会不知道,伤到了头,怎么可能不严重,怎么可能不让人担心。

    想到他最后给我打的那一通电话,我终究还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气,缓缓瘫坐在地。

    “清辞,清辞……”

    许久听不到我的回应,慕萱开始在那边喊我。

    我没流眼泪,也没失态地嘶叫,只等着那像被刀子戳烂一样的刺痛过去,才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说道:“我知道了,就这样吧。”

    “你不来看看他吗?”

    “……不必。就算我过去,他也没办法醒过来。”

    “可是……”

    “陆家的人不会想见到我的,我去了只是添麻烦。还有,他会好起来的,这个世上没有他做不了的事,一场手术而已,他会挺过去的。”

    听我这么1;148471591054062说,慕萱没有再劝我,大概也是知道我脾气倔,劝也劝不听。

    之后她跟我说,情况有什么变化她会第一时间通知我。

    我讷讷地应了。

    挂断之前,她又突然说了句:“当时车上除了老三的助理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

    我眼皮一动。

    “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身份暂时还不知道。但据调查事故的警察说,意外发生的时候,老三明显是把那个人护住,自己撞上了车体。如果不这样做,说不定他还能逃过这一劫。”

    听到这,我原本干涩滞痛的泪腺,终于决堤。

    ……

    秦颂醒过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床边,愣愣地看向外面的天色。

    阴沉沉的,似乌云压顶。

    偶尔有一两束亮光闪现,也瞬间烟消云散。

    察觉到病床上的人动了动,我收回目光,看向秦颂轻声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秦颂的胳膊上脸上都包着纱布,看起来有点滑稽。

    特别是他一个激动,五官拧成一团时,真是丑的不得了。

    但我没心思笑,更没心思打趣他,只担心他的伤势,还有,想问问他,发生意外的时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秦颂开口的第一句话却不是说自己,而是他的大老板。

    “陆先生、陆先生怎么样了?”他看上去很是着急。

    我垂下眼睛,两只手交握在一起,互相掐了掐手心。

    “他现在应该已经做完手术了,情况……还不得而知。”我语气更低了些,“虽然这个时候不太合适,但你能不能告诉我,那时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秦颂重新躺回到床上,眼里有些茫然,也像是在极力追忆。

    “当时我们正往回赶,我开着车,车速正常,也没恶意变道。但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从后面撞上来一辆车,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砸在了安全气囊上,接着就晕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轻应了声,不忍心再让他回想这般惨痛的事,只道:“好了,别再想了,先好好休息吧,养伤最重要。”

    秦颂见我起身要走,目光一闪,喊住了我。

    “余小姐,陆先生待您,确实是真心的。我知道我的身份不该说这些,可出了这种意外,差点阴阳两隔……这样的遗憾,真是没办法挽回的。”

    我转过头静静看着他,看了好半天,才扯了扯唇角,唇齿清晰地回答他:“我明白。我在等。”

    等他醒来。

    等他好起来。

    然后奔向他的身边,抱住他,告诉他:

    陆敬修,以后别再丢下我了,我害怕。

    【今天写不动了,剩下的过几天会加更补上。明天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