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6章 早晚有一天要孤军奋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晚上回到家,我没什么胃口吃东西,也没有什么睡意,就平躺在床上,满屋漆黑,怔怔地看着天花板。

    方才慕萱已经给我打过电话,说陆敬修的手术已经结束了,很成功,但是目前还在昏迷,不确定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我听到之后心情没什么太大的起伏,因为早就想到了是这样的结果。

    陆敬修那样的男人,我想象不到他永远倒下的场景,他从来都是无从不能的存在。

    哪怕是这样无法预料、无法阻挡的意外,他也不会败退。

    在叙说病情之外,慕萱又问我,想不想去看看他,他现在一定很需要我。

    我听完只低笑了声:“再等等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做。”

    慕萱很是讶异:“有什么事能比老三还重要?”

    我敛了敛神情,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了句:“你上次说调查一个人,很可能对大哥和陆敬修不利,那个人,是不是陆敬希?”

    慕萱闻言沉默下来,沉默许久,久到我已经探听到了答案。

    不过她最终还是直言告诉我:“不管是不是他,我们都没办法做什么。我出了意外,老三又变成这个样子。清辞,很多时候,还是装傻来的容易,也来的安全。我现在算是想清楚了,就算是再爱一个人,也别为了他搭上自己的性命,不明智,也不值得。”

    我不置可否,但于我来说,别人的想法如何向来影响不到我,我只按照自己想的来。

    无论想的对不对,我都不会回头。

    慕萱似是也察觉到了我的一些心思,她的语气沉了沉,没阻拦我,当然也不甚赞成。

    “不管怎么样……”她斟酌着说,“总得等老三醒过来吧,你一个人,真的太不安全。”

    我终于又笑了下:“嗯,我知道。我不会笨的去跟他们硬碰硬,也不会让自己受伤。在他好起来之前,我会把自己保护的好好的。”

    曾几何时,陆敬修说让我保护好自己,我还嫌他啰嗦,还故意跟他赌气。

    现在想想,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已经预想到,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事。

    而他或许也想让我明白,他不可能永远守在我的身边。

    早晚有一天,我可能也会孤军奋战。

    ……

    假期结束,我正常地回到公司上班。

    我跟陆敬修的事,周围没人不知道,先前不在我面前提起,也是怕我戳中我的伤心事。

    但这回陆敬修出车祸的消息传出去,再看到我时,他们的眼神到底还是变了,有些掩藏不住的担忧。

    尤其是小张,她红着眼睛找到我的时候,我还以为她是身处在我这样的处境,伤心得不能自拔呢。

    我虽然笑不太出来,但还是安慰似的拍拍她的肩膀,说:“什么事都没有,别放在心上,回去工作吧。”

    小张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余总,陆先生他……伤的不严重吧?”

    这句话问的,像是关心,却又有点怪怪的。

    我说不出哪里怪,只好点点头道:“手术很成功,很快就会康复的。但这些不要传出去,也别在这件事上多嘴。”

    小张咬了咬嘴唇,有点泫然欲泣的意味,也不知道她在泫然个什么劲儿。

    等她出去之后,我没急着开电脑办公,而是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找出之前陆敬希给我的那个u盘。

    这东西,原本我是想着好好收起来的,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和看到。

    想必当初陆敬希给我的时候,抱着的目的也是这个。

    让我心怀惴惴,心怀忐忑,做什么事都畏首畏尾。

    但到了现在,我却不能如他的意了。

    站在窗前静立许久,我找到本市一家很有影响力的报社的主编,跟他长聊了接近一个小时。

    之后,我将u盘里的照片打包给他传了过去。

    看到页面上显示邮件送达的提示时,我捂住眼睛,长叹一声,向后靠坐在了椅子上。

    ……

    翌日,当我的那些照片被各大媒体转载报道,无数个电话打过来找我求证的时候,我一直绷着的那颗心才稍稍放下些许。

    我接受了其中几家的采访,言辞有些暧昧不清,让这股子风吹得更劲。

    于是短短的时间内,我跟数个男人纠缠不清的消息便传遍了南城的每个角落。

    加上有人推波助澜,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在这当头,记者狗仔们也都对我围追堵截,想要从我这里再套得一些“有价值”的新闻线索。

    原本我这样的身份没什么挖掘绯闻的价值,可一旦跟陆家扯上联系,特别是陆敬修出车祸重伤,一切的一切联系起来,免不得就要被人用有色眼镜看待。

    但我不在乎。

    无论被人误解到什么地步,无论我在众人眼中是个怎样放浪的形象,我都不在乎。

    为了保护自己,也保护在意的人,就算受到再多的指责和谩骂,我都能忍下去。

    因为照片的主人公不止我一人,其他当事人遇到这种情况,反应也不一。

    那几个合作伙伴我都一一打电话道了歉,并且交待公关部发出通稿,不日就能澄清,而且我也承诺,以后在合作上会给予一部分的补偿和让利,他们到最后都算是欣然接受。

    至于程易江和荣岩……

    我不得不承认,隐藏在我心底里的一些讳莫如深的心思,是让我自己都不屑和鄙夷的。

    只是情况特殊,哪怕再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我却还是免不得要利用。

    荣氏那边,我以为最先找我的会是荣岩,却没想到,给我打来电话的人,居然是他的姐姐荣玥。

    我跟荣玥没什么交集,更没什么交情,能围绕着说起来的,自然只有一个人。

    “余小姐,本来我以为你不喜欢我的弟弟,对他避之不及,我对你也没有任何看法。但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我希望你能给我,也给荣氏一个交待。为什么,你要拍那些照片,还要这样散布出去?你看起来不像是不爱惜名声的人,所以我就更想问问,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