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9章 好自为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敬希听完似是一怔,站在不远处的蔺潇也是。

    而后他才低沉着问我:“你悔恨?”

    我见有门路,赶紧补充道:“是,恨不得一切从头来过。要是回到那时候,我宁愿找个普通人在一起,也不会跟陆敬修扯上什么关系。”

    我把假话说的跟掏心掏肺一样,饶是陆敬希城府深沉如此,也免不得掺杂上几分疑惑。

    他会怀疑也正常,毕竟当初我跟陆敬修的感情那叫一个“情比金坚”,莫说别人,就是我自己也深信着,我跟他会走到最后,没什么能让我们分开。

    只是世事难料,哪怕我自己的感情还没消退,但那个人已经不在身边了。

    而时移势迁的,我现在居然在极力地跟他撇清关系,得努力地让眼前的男人相信,我跟陆敬修早就断了,我对他也没什太大的利用价值了。

    陆敬希目光阴沉沉地看了我一会儿,之后转身要走,走前留下一句:“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

    这句话也是我想对他说的。

    现在陆敬修昏迷着没办法做什么,但等他好起来,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到那时候……

    陆敬希,你也好自为之吧。

    说不定你也可以尝尝,什么叫看人脸色,什么叫逢说鬼话。

    给陆敬希打开后座的车门,蔺潇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明明灭灭的,看不清情绪。

    我没跟她对视太长时间,很快回到自己的车上,打开暖风,让自己冰冷僵硬的身体慢慢缓和柔软下来。

    陆敬希,蔺潇……

    这两个人,怕会是我人生当中很大的两个麻烦。

    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会不会迈过去。

    ……

    在我“软硬兼施”的策略下,陆敬希之后的一段时间再没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身边也没出现什么不太寻常的情况。

    我很清楚他不会完全信我,但此情此景,只要他能暂且放过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之前慕萱还曾担心地告诫我,别太冒险,也别想着硬碰硬。

    我当然晓得,跟陆敬希比起来,我基本上毫无胜算,我才不会笨的去找他硬拼。

    我现在做的所有,都只是拖延,只是等待。

    拖着,等到,那个人最终醒来。

    ……

    程易江联系到我时,距离我找他已经过去了两三天的时间。

    本来我已经把这件事暂且忘在脑后了,但一看到他的号码,我立马恍然,然后接通。

    程易江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冷:“找我有事?”

    要不是现在的气氛不太对,我非得问他一句,程老板,你这信息可真够滞后的,我都找你多少时间了我。

    但听他这么说,我觉得他心情可能不太好,就没跟他废话,坦言道:“主要是为了前几天报纸上刊登的照片,我想跟你澄清一下,顺便说声不好意思……”

    “不用了,我不需要你的道歉。”他的声线真的没一点温度,“没事不要再找我。”

    我张了张口,有些语塞。

    这个人……他到底是怎么了,吃错药了?

    听着手机传来的忙音,我呵笑一声,把手机给收了起来。

    程易江的性格向来有些喜怒无常,而且我本身就有点焦头烂额的,因此对待这个小插曲,我没太放在心上。

    下午离着下班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我跟小张说了声,然后收拾好东西提前走了。

    我没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南城一家很有名的疗养院。

    当初车祸发生的时候,因为有陆敬修的保护,所以她……她没受什么伤。后来秦颂告诉我,陆敬修在接人回来之前,已经联系好了疗养院,随时可以入住,这些天她就住在那里。

    我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她的行踪,但我没去看过她。

    不是很想去,也有点胆怯。

    陆敬修现在弄成这个样子,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明明知道不是她的错,可我还是免不得有些别扭,也没什么底气。

    要是陆敬修在就好了,有他在,我真的什么都不怕的。

    疗养院在近郊的位置,这里的环境很好,院里的设备设施也特别齐全,看着确实适合调养身体。

    将车停到门口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宾利别了我的车一下,直接开进了疗养院。

    我见此真是无语极了,想着这是什么人啊,发生剐蹭都不怕吗?

    而且这里摆明了不能往里面开车,他可真是大胆。

    果然是有钱人啊,真是任性。

    将车停好之后,我找到疗养院里面的护工负责人,问了她有关的信息。

    期间我确认了身份,还签了很多的字,重重检查后,才有人带着我去到了一个病房。

    站在门外,我的手放在门把手上,犹豫着没有推开。

    深呼吸了好几口,好容易做好心理建设,在我推门的一刹那,门从里面被人打开了。

    我先是一怔,但定睛望过去,发现开门的不是她,而是一个年纪轻轻,约莫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

    小姑娘急匆匆的,眼里像是含着泪。

    带我来的负责人见状问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小姑娘抹了把眼睛,说话带着哭腔:“我不知道怎么睡着了,醒过来、醒过来一看,乔阿姨已经不见了,哪里都找不到……”

    乔阿姨……

    乔……

    我心下一震,急忙跑到窗边,这里的视野开阔,几乎将院里的情况一揽眼底。

    大约过去几十秒钟的样子,我看到一辆黑色的车缓缓开向门口,连忙叫来负责人。

    “那辆车,你认识吗?”

    负责人想了想,摇头:“不是,从来没见过。”

    我已经顾不得多想,只急急对她说道:“现在打电话给保安室,让他们尽量拦下这辆车。实在来不及,就记下车牌号。”

    负责人连声应下来。

    我站在原地,却是在祈祷,但愿我的直觉是错的。

    希望是错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