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0章 可以慢慢串串成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30章 可以慢慢串串成线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警察来的时候,我正在保安室里看监控。

    那辆黑色的宾利我总觉得特别眼熟,但想不起在哪里看到过。

    也许是相似的车型很多,记混了也说不准。

    两个警察来问了一下情况,我照实说了,大意就是有个病人被一辆神秘的车子载走了,保安没拦下,开车的人也刻意挡住了脸,那辆车现在已经不知所踪。

    警察一边做笔录,一边问我:“你是病人的什么人?”

    我顿了顿,回答:“她是我的母亲。”

    做完笔录,交待好事情,警察便走了,同时带走了疗养院相关的监控资料。走前还特别告诉我,有什么消息会立刻通知我。

    我抿抿嘴唇,点头应了声,心里却在想,这件事不光要靠警察,我自己也得多留心着些。

    我总有种预感,这件事不会太简单,很可能就是冲着谁来的。

    只是冲着谁呢……

    离开疗养院时,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眼,从我来的那一刻开始,一切都很正常,除了那辆黑色的宾利出现。

    同样的情况,我真的觉得特别熟悉,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一直到上车,我还存着疑惑,想不出来,也没法释怀。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六点多,天色差不多全黑了。

    我把车停在车位上,刚下来锁好车,我突然看到不远处停了一辆车,有人走过去跟坐在后面的人说了句话,很是恭敬的模样。

    此情此景,我的脑袋像是灵光乍现了一下,浮现出一个场景。

    之前有一次,我约了程芳出来,但她并没有赴约,找到我的是个陌生的男人,客气地请我离开。

    当时我存着警惕和疑惑,没有上他的当,可我清楚明白地记得,在那之后的几天,他又突然出现,还说他的老板想见见我。

    我是个相当有警惕心的人,记性也不赖,那件事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直到现在我还没办法忘记。

    今天去疗养院的那辆车……

    我想起来了,我真的见到过。

    就算是两辆一模一样的,在这样的巧合下,我还是免不得生出怀疑。

    而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找到他。

    自那之后,他可再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

    回到家,我换下鞋子脱下大衣就去到了书房,思来想去,最后给程芳打了个电话。

    找我的那个男人也曾联系过她,循着这条线找过去,说不定还有点希望。

    程芳最近在一家慈善机构做义工,没什么报酬,她也不缺钱。

    跟余淮林离婚,余淮林又入狱之后,她慢慢地摆脱了以往的生活状态,步上了新的轨道。

    余小涵现在也懂事多了,或许是意识到家庭的巨变对她来说是个考验,她一下子抛却了以往的叛逆。

    听程芳说,小涵现在真的特别懂事,还知道心疼妈妈了。

    接到我的电话,程芳听上去很是高兴,跟我寒暄了好几句,问我最近过的好不好。

    我微笑着一一应下。

    然后她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语气陡然变得有些低落:“前两天看新闻,说陆家三公子出了车祸,伤的挺严重……”

    明明我已经暗示了自己很多遍,也笃信自己的认知,但这样不经意听人提起他的时候,我还是会免不得心痛。

    饶是如此,我却半点不能表现出脆弱,更不能让人以为我不堪一击。

    在他病着的时候,我不能让自己也跟着颓丧。

    我还有自己的使命要完成。

    轻叹一声,我平静地答道:“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还在医院修养。”

    程芳一听也放下了心:“这样就好。”

    我没跟她再多说废话,开门见山地问道:“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约我去一家餐厅,但并没有赴约。后来你告诉我,是临行前有个男人给你打电话,阻止你去餐厅的,那个男人的联系方式,你还留着吗?”

    “联系方式……”程芳似是在回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前阵子我换了个手机,旧手机我还留着,你等等,我现在去找找看。”

    我不知道是轻松了些还是心揪得更紧了些,总之心情有点复杂。

    我一边盼望着那个结果的到来,另外一边,却又免不得有些惴惴。对于现在发生的所有,我真的没办法保证,我可以完全平静以对。

    而在等待的这段时间,我也着实尝到了心焦是什么滋味。

    后来程芳把电话打过来,我压抑着心里的情绪接通,接着便听到她说:“找到了,那天我其实也没办法忘记。清辞,那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我回答:“目前为止还不知道,但总有查清楚的那一天。姐,你把号码发给我吧,我这就去查。”

    拿到那一串数字,我找来备用的手机,周围基本上没人知道这个号码。

    一个个数字摁上去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心也跟着一跳一跳的。

    后来手机响起等待音,我才长吸一口气,定了定神。

    对方并没有很快接电话,在等了十几秒之后,我都以为这次要无功而返了,突然就听到那边传来冷硬的一声:

    “哪位?”

    我没出声。

    他又沉着嗓音问了句:“请问是哪位?”

    在听到他的声音,怔愣了好几秒后,我猛地拿开手机,摁下了挂断键。

    之后我扶着桌角,抚着胸口平复了许久。

    久到,我终于可以确认,可以承认,刚才听到的那个男声,我以前也听到过。

    我对声音天生有种敏锐度,只要听过一两次,我一般都会记住,再听到了一下子就能认出来。

    刚才跟我通话的那个人,曾经找过程芳的那个人,耍弄手段让我去见他老板的那个人,我终于知道是谁了。

    终于,隐藏在我心里种种的谜题,种种的不对劲,也可以慢慢串成一条线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