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1章 不可告人的的目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31章 不可告人的的目的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第二天天还没完全大亮,我就给顾正打了个电话。

    我不是故意打扰他休息,只是我一夜没睡,好不容易想到了一个法子,我有点没办法再等了。

    那边他的声音有些惺忪,嗓子也哑的很:“谁啊……”

    “顾正,是我。”我低声说。

    之后他反应过来,传来一阵窸窣的穿衣声,又过了片刻他才重新开口,声音已然清明许多:“这个时间点,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我缓缓吐了口气:“是有点事想请你帮忙。”

    他有些意外:“什么事啊?弄得这么神秘?”

    “拜托你帮我查个人,准确点说我只有一个电话号码,你不是做科技这一行的嘛,动用点技术手段,能查到吗?”

    “这、这个……”顾正愈发惊讶了,“这能办到是能办到,可程序什么的不太合法。你能不能给我透个底,到底是为了什么事,要是不严重的话,用正常的渠道和手段不行吗?”

    我垂下眼睛:“就是用正常的手段查不到,我才想着来找你帮忙的。实话跟你说吧,这个人我一定要找到,不管用什么方式。”

    我说的无比坚决,顾正应该也听出了我的决心,于是不再多言。

    沉默片刻,他说:“那好吧,你把号码给我,我这就给你查。两个小时之内,给你个答复。”

    之后收线,把号码发送过去,又是长久的等待。

    我发现我现在的耐心真是变好了,以往我最不喜欢的就是等,但到了现在,竟也能够习以为常。

    照常来到公司,我时时刻刻把手机揣在身边,生怕错过了电话。

    小张来找我汇报工作和行程,我也因为想着一些事没太听进去,后来还是她提醒才反应过来。

    八点过了一点儿,我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看桌上的钟表,终于在某一个时点上,手机响了。

    看到是顾正的名字,我的心咚咚咚跳的特别厉害,大多是因为激动。

    他上来也没说别的,直接告诉我结果:“机主叫方现,是个新加坡华裔,几个月前才来到南城。他就职的公司是一家叫CK的投资公司,目前该公司正在拓展南城的业务。根据手机定位,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南城饭店,而据他的手机预约信息显示,他中午要赶往港口,预计下午三点左右乘轮渡离开。”

    我没想到顾正会把这一切查得这么清楚,当即也惊住了,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回应。

    但他却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听不到我的声音,他还反问我:“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问题。”我咽了咽,把心里的惊诧都挥去,现在可不是感叹科技强大的时候,“你的信息对我来说帮助很大,谢谢。”

    顾正没像以往那样玩笑似的打趣我,而是沉了沉声音,问:“你调查这些,是不是因为老三?”

    我轻咬了一下嘴唇:“这一点我还没完全搞清楚。但有件事是可以确定的,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谁都脱不了干系。”

    他明白了我的意思,停顿一下,不乏认真地说:“如果还有什么能帮忙的地方,尽管说。老三的事就是我的事,他现在这个样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替他好好保护你。”

    我承认自己听了这些话心里有点发软,经历了这么多天的提心吊胆、惊心动魄,能有人真心地说一句会保护我,真的让我觉得有点感动。

    但他的好意我是心领了,因为接下来我要做的事,估计没人能替我完成。

    ……

    拨通程易江的电话,我比任何一次都来的平静,也来的沉重。

    以前我总弄不明白他对我那突如其来的“爱意”是为了什么,总不能是我的个人魅力。

    我虽然长相过得去,也有点身家,但这些应该不是他这种男人一见钟情的砝码。

    当时的种种疑惑,还有他身上展露出的种种漏洞和怪异,曾几何时让我摸不着头脑,而到了现在,我却是终于明白一些了。

    也终于能看透一些了。

    上次程易江告诫我别再给他打电话,听上去像是要跟我划清界限。

    我还吐槽过他的喜怒无常,现在一想,是不是因为他的目的达成了,我没什么利用价值了,所以他才要一脚把我踢开。

    商人重利擅长算计,他应该从不做无谓的事。

    电话意料之中的没有接通,后来干脆直接关机了。

    我没觉得沮丧,而是给方现的号码发过去一条信息。

    “让你的老板接我的电话,我最后有句话要告诉他。”

    几分钟之后,我的手机响了。

    “程总,现在要联系到您,可真是不容易。”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跟他寒暄。

    程易江的声音听上去就冷硬的很:“你是怎么知道的?”

    哦,他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知道的什么呢?

    是他助理的身份,还是他接近我的目的?

    我得告诉他,我都知道,但也不算知道。

    因为有很多我还要亲自从他的身上寻找答案。

    “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先告诉我,我的母亲在哪里?”我的声音也有些泛冷。

    但程易江却是打定主意不会轻易承认:“我怎么会知道?”

    “昨天下午,把我母亲从疗养院带走的人,就是你的好助理方现对不对?”

    程易江这次冷笑一声,不置可否。

    于是我愈发笃定,我猜想的都是真的。

    而我的猜想也并非没有依据。

    久前程易江曾经告诉过我,他来南城是为了找寻他父母的一个旧友,名叫乔同韵。

    乔同韵。

    从我看到那张合影,还有照片后面的落款“乔”字时,我就该生出些警惕的。

    但我没有,因为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程易江他,居然会跟我的家人产生什么牵扯。

    他隐藏的实在是太深了,深到我差点被他迷惑,以为他接近我,真是因为他说的什么“喜欢我”。

    这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欢喜和憎恶,不过是有心人营造的假象,编织的谎言。

    为了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