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2章 拼个你死我 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32章 拼个你死我 活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在给程易江打电话之前,我其实已经报了警,把他的方位给了警方,让他们赶去解救。

    如果运气好的话,我的母亲应该能平安回来。

    而我现在要做的,弄清楚真相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拖延时间。

    见程易江长久地不说话,我担心他一怒之下切断信号,赶紧又说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带走我的母亲?她身上有什么值得你花费这么大心力的价值?”

    程易江闻言呵呵笑了两声,我听的出来,他是在嘲讽,讽刺的对象自然是我。

    “余清辞,你总是这么自作聪明。以为能看透别人的心,实际上只是个被人耍的团团转的蠢蛋。”

    我被他骂的狗血淋头,莫名其妙,心里纵使不太服气,也很生气,但考虑现下的情况,我还是忍了下来。

    “程总嘲笑我无所谓,但你总得让我知道自己蠢在地方,对不对?”

    程易江又嗤笑:“你要的答案,还是去问问你那个好男友吧。不对,是前男友。我最后善意地提醒你一句。早点跟他划清界限,对你来说不是件坏事。”

    之前他怎么说我都无所谓,我都能忍。

    可他这么说陆敬修,好像后者是个十恶不赦的人似的,我的火气就一个劲儿地往上窜。

    开口的时候,语气也有点压制不住:“我跟他的事,不用你来操心。比起别人,只有你最让我觉得恶心。”

    “恶心?”他的声音蓦地低沉的可怕。

    我则是深吸一口气,语气如常地回答他:“对,就是恶心。你千方百计地接近我,应该就是为了昨天。你绑走了我的母亲,连那样年长病弱的人都不放过,难道还想着从我这里听到什么好话?”

    程易江不说话了。

    我看了眼时间,算计着警察应该已经到了,便缓了缓语气,继续道:“从一开始你就算计好了,要通过我达成你的目的。但你的助理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分外警惕,没有着了你们的道,你就采取迂回的方式,先来接近我,等到跟我‘混熟’了,再伺机下手,对吗?”

    我说了一大通,程易江一个字都没有回答我,但他也没有挂断电话。

    我的心跳的越来越快,眼睛死死地盯住分针。

    长针走动的每一下,都像是敲在我的心上一样。

    终于,我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阵敲门声,紧接着是几个人说话的杂音。

    我抚住心口,艰难地咽了咽。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了有几分钟的时间,期间电话线一直没断,我就一直能听到那边的动静。

    最终一切复归平静之后,才有人沉沉哑哑地开口:“那帮警察,是你找来的?”

    我扯了扯唇角:“是,就是我。”

    “你以为就凭他们,你的母亲就平安无事了?”程易江的语气依旧带着不屑的轻嘲。

    我却是无比认真,又无比疏冷地回答道:“要不然呢,我现在只有一个人,若是自己上门去要人,连给你们塞牙缝都不够,我才没那么傻。”

    顿了顿,“你们不是下午就要离开南城了嘛,要是现在不动手,难道还要等着去海里追?程易江,或许我是真的蠢,真的笨,但在我的认知里,为了保护我想保护的人,想保护的东西,我是可以付出一切代价,动用一切手段的。你笑我也好,骂我也罢,我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我问心无愧。”

    他闻言再次陷入了沉默,而我能感觉出来,这次过后,我们大概再没什么话可说了。

    这也许……会是我跟他通的最后一次电话。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不过要是让我选的话,我真的宁愿从一开始就不曾遇见他,不曾跟他深交。

    曾经我也是有机会逃脱的,但到底是我失了警惕,没了防范心,因为一次两次的帮助,就对他卸下了应有的防备。

    程易江,我一直以为我欠着你,为此时刻提醒着自己,我得找机会好好报答。

    可现实最终告诉我,什么恩情,什么报答,不过是一场从头到尾的笑话。

    我扯了扯唇,心里一片自嘲,却在要笑出来的时候,将笑意僵在了嘴角。

    一个念头冲进我的脑海,像一个惊雷,让我浑身一阵战栗。

    “我母亲的行踪,你是通过我知道的对不对。难道在她回国的那一天,那场车祸……”

    还没等我说完,程易江沉冷的声音已经响起:“别把什么脏水都往我身上泼,我还不至于那么下作。”

    “那就好,如果真的是你做的……”

    “如果真的是我做的,你要怎么办?”

    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我的心里其实只有一个念头。

    从知道那场连环车祸的时候开始,自始至终就只有一个念头。

    要伤害陆敬修的人,我绝对不会放过,恨不能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既然不是你就无所谓了,但我们站在截然不同的对立面,这一点也是没办法改变的。我不容许任何人伤害我的亲人,无论是谁。”

    他稍一顿:“你这样的女人……”

    我这样的女人怎么样,他没有说完。

    跟程易江的电话收了线,我连忙找到负责的警察,问他方才的状况。

    我只听到有些嘈杂,具体的情况并未真正听明白。

    而警察很快告诉我,在程易江的住所并没有找到我的母亲,排查了一下对方也没有任何嫌疑。

    我说不可能,我都已经跟程易江确认了,我母亲的失踪跟他绝对脱不了干系。

    但警察说没有证据,我除了干着急,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

    而更可怕的是,程易江下午就会离开南城,到时候若他回了新加坡,要追查更属不可能。

    正当我有些焦头烂额的时候,警察局那边又给我打了通电话。

    告诉我,我的母亲,被人送到了警察局的门口,正等待着家属去认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