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34章 我想去看看陆敬修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334章 我想去看看陆敬修了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程易江走后,日子似乎瞬间清静了许多。

    当然表面还是有很多事,只是打从心底里觉得,好像阴霾一下子过去一般。

    现在我要做的,能做的,就只有继续等了。

    等一个人醒来。

    然后一切都会好起来。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最先等来的,不是日思夜想的好消息,而是陆敬希入主陆氏的新闻。

    最先听到有人在传这件事时,我打从心底里觉得不可能,陆老爷子对陆敬修的喜爱是有目共睹的,而且他当初亲口允诺要陆敬修继承他的公司,现在陆敬修虽然伤着,但早晚有一天会好起来。

    所以怎么会、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传闻。

    一定是假的。

    是假的吧……

    外人我没办法求证,能找的只有陆家人,只有慕萱。

    在听到她声音的时候,开始时我还能保持镇静,后来声音还是有些压不住:“大嫂,关于陆氏的新闻……”

    “嗯,我也看到了。”慕萱听上去有些疲惫,情绪也颇有些低落,“如果你问我是不是真的话,我可以告诉你,都是真的。陆敬希得到了老爷子的首肯,很快就会接任陆氏总裁的职位。”

    我的脑袋但顿时像炸开一样:“可是……”

    “我能猜出你想说什么,但是清辞,我早就跟你说过,对于陆家的事,我们只有接受的份,什么都改变不了。就连陆敬峰也只能回来跟我发发脾气,根本动摇不了老爷子的意愿。”说着她又是长叹一声,似乎对现在的情况也很无能为力。

    但我除了无能为力之外,更多的是无法接受。

    我没办法接受,在陆敬修还昏迷未醒的时候,原本属于他的一切就被抢走了。

    尤其抢走的那个人还是陆敬希。

    我闭了闭眼睛,不愿意把情绪表露的太多,只努力平静道:“那你知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慕萱想了想回答:“没人告诉过我,但我毕竟在这个家里待了这么多年,能大体猜出一些。跟陆敬峰和老三相比,你知道陆敬希得天独厚的优势是什么吗?”

    得天独厚的优势?

    我怔了怔,自然是不知道。

    而慕萱也不指望我能回答:“是林姨。他在这个家里从不是孤身一人,总有人跟他站在一起。而且那个人,还是离老爷子最近的人。”

    她这么一说,我蓦地回想起最初见到林婉的场景。

    当时我对陆家的一切一无所知,对待里面的人也都怀着警惕和惴惴。

    但当时林婉却对我极好,邀请我去陆家做客不说,还时不时地打个电话寒暄两句。

    后来虽然联系少了,可我总觉得,她还是存着些善意的。

    只不过时过境迁,此刻再回想起来,满心剩下的只有可疑,还有无奈。

    我怎么又忘记了,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敌对,人所做的一切事,都是怀着自己的目的。

    曾经的我是值得“极力拉拢”的对象,而当我跟陆敬修渐行渐远,跟陆家也慢慢脱离关系之后,这一切也都随之变了。

    慕萱听我一直不说话,还以为是我不相信,又补充了句:“陆敬希上位之后,得到好处的可不止他一个人。林姨在老爷子身边待了那么多年,极尽恭顺,为的就是这一天。跟屈居人下,身不由己相比,还是自己掌握着权力更重要,不是吗?”

    这次我低低答了声:“是。”

    “还有,我可以实话告诉你,老爷子对林姨并不是很上心,对陆敬希这个儿子也不如其他两个看的入眼。但即便是这样,我也从来不觉得可以看轻谁,甚至拿陆敬峰和陆敬希相比,我的多半赌注都会压在后者的身上。曾经我很多次提醒过你,陆家的水太深,指的不是别人,就是林姨他们母子。你永远不会知道表面温和善意的人背地里是什么模样,而当你真正认清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那你现在告诉我……”

    “现在告诉你,是因为我的私心,也因为我放弃了我的私心。之前我已经怀疑陆敬希在背后耍手段,但我谁都没说。陆敬峰他脾气暴,但头脑相对的也简单,我怕让他知道会打草惊蛇。而没有告诉你,则是因为……”

    “因为你想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想拿我当靶子。”

    我替她说了出来。

    慕萱停顿片刻,再开口的时候,声音略有些难堪,但并不心虚:“是,是这样。我很抱歉清辞,但是在那种情况下,我别无选择。比起外人,我还是要为我和我的丈夫考虑。”

    我听到了并不觉得多难过,更没有立场生气。

    像慕萱说的,她是别无选择,我承认,若是我处在她的立场,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我们都是自私的人,但共通的地方是,我们从没有刻意想去害什么人。

    “我明白,也都能理解。”长舒一口气,“所以,你当时背地里调查的人,就是陆敬希吧,害你出车祸的人,也是他?”

    “几天前我还没办法笃定地回答你,但现在我可以说了,就是他。他那个人的可怕,远超出你我的想象。”

    我默了默,然后说:“我知道了,不管怎么样,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慕萱似是轻轻叹了声:“谢什么,我总觉得我们两个特别像,不,其实你比我赤诚多了。所以很多时候,我连谎话都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讲。”

    我没回应。

    她便接着说:“不过我还得提醒你一句,不要冲动。我就是因为耐不住性子,才吃了这么大的亏。当然,如果你有任何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只要说一声,我绝对义不容辞。”

    “谢谢大嫂。到了现在,我还真的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

    “我……我想去看看陆敬修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