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6章 章命里的劫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36章 章命里的劫数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而我之前一直想逃开,也是因为太爱。

    太过在乎,才怕对方轻视,置你的真心于不顾。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我还能看着他,能时时地听到他的消息。

    他成功了,我替他高兴;他安好,我也能有信心去追寻自己的安稳生活。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我连他的呼吸都感觉不到,能握住的,也只有他寒凉入骨的手。

    我的眼泪越流越多,却没有哭出来的力气。

    因为我知道,就算是我哭得撕心裂肺,也没人听得到,更没人会心疼。

    活到这么大,能真心疼疼我的人,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哪怕他的心不曾完全属于过我,但在他身边的时候,我偶尔能感觉到自己是真真切切被爱着的。

    为了这样的真实,我交出了自己一颗完整的心。

    我这样的好哄,好骗,陆敬修,你起来继续骗我啊。

    我再不会把你推得远远的了,只要你好起来,我可以装作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

    我抹了抹眼睛,一手的泪,现在肯定也特别丑。

    但无所谓了,就算我美美地出现,该看的人也看不见。

    这样痛快哭过一场之后,等我慢慢平复平静下来,突然觉得心里也像是豁然了一些。

    像是积压了许久的大石被搬开,就算是留下细碎的伤口,也不至于被堵得完全喘不上气。

    我慢慢坐起身,盯着陆敬修照例安静苍白的脸庞看了会儿,一个瞬间觉得有些好笑,便哑着嗓子笑了出来。

    “我把你的被子给弄脏了,你别嫌弃我,我这些眼泪可都是为你流的。”

    想了想,“我这个人其实很不喜欢哭的,但真的奇怪,遇到你之后,好像时不时地就得哭上这么一场。从这个角度说来,你也是个坏男人,能让女人流这么多眼泪的,都很坏。”

    话是这么说,我却想着,一个女人要是一辈子都遇不上一个愿意为他疼为他哭的男人,是不是也会有些遗憾。

    他再坏再狠再硬心肠,你还是免不得为他心疼,为他留出一方心脏最软的地方。

    女人啊,深陷爱情的女人,真是可笑,真是可悲。

    要是让我选,我不知道还会不会这样心甘情愿地沦陷。

    但有的时候,即便是知道要逃,也很难逃得过。

    命运的劫数,逃不过的。

    ……

    护工进来的时候,我还坐在床边,静静地握着陆敬修的手,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

    看到她,我站起身,轻笑了笑。

    其实我是挺感谢她的,能给我这么多单独相处的时间。

    虽然我也为此付出了相当多的风险和代价,但能得半个多小时的时光,已经很值得。

    护工也和善一笑,告诉我,马上有人要来接她的班了,下个人可能不太好说话。

    我明白她的意思,也知道在这里不能多待,便出声告辞。

    不过走前我多问了她一句:“他……这些天就一直这样躺着吗?”

    护工轻声一叹,仿佛觉得有些遗憾:“是啊,我来的时候陆先生就是这样。医生说不一定什么时候醒来,他就一直睡着。”

    我点点头,原本想问的其他话都被压在了心底。

    人没醒过来,说其他的还有什么用呢?

    走出病房,我深深吸了口气,觉得能从方才的忧伤气氛中走出来了,才重新迈开步子。

    这是我给自己一个软弱的机会,可振作起来之后,还是要回到现实中去。

    那残酷无比的现实,哪怕我再抗拒,也不容退缩。

    不过待我走到电梯口处,还没等电梯上来,方才那拦住我的两个男人突然又跟了上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之前慕萱说她会想办法帮我挡着,可她挡不挡得住还另说。

    毕竟现在陆家是陆敬希上位的情况,她就算想帮我也可能有心无力。

    我在心里杂七杂八地想了许多,等到眼前的人开口时,我却又免不得震惊。

    “陆总想见您。”

    “哪个……陆总啊?”

    “陆远征,陆董事长。”

    ……

    再次来到陆宅,我看着高大古朴的大门,突然有种时过境迁、沧海桑田的感觉。

    那一次陆敬修牵着我的手来到这里,把我介绍给他的家人。

    当时的气氛算不上有多好,但是大家能坐在一起,维持着表面的平和,也不能不称得上和谐。

    而到了现在……

    我摇摇头,在方才那人的带领下进到了里面。

    来之前我已经能预想到,碰到的可能会是哪些人。

    毕竟偌大的陆家除了陆老爷子之外,还有其他人在。

    而最先照面的人,也在我的预料之中。

    “林姨。”我看着不远处雍容华贵的妇人,低声客气地叫了声。

    林婉见到我却是有些意外,怔愣了一会儿,才出声道:“哦,清辞,是你……”

    我点了点头,说明了来意。

    林婉的脸色又变了变,不过碍于还有其他人在,她没有再多说什么,更没有对我发难,只是用一种相当难测的目光看着我。

    我自始至终都跟她平静地对视,在察觉到对方的意图之后,不让其窥探到自己的底细,这才是明智之举。

    并且我也想让她知道,我面对她的时候,并不害怕,亦不逃避。

    陆老爷子的书房在二楼,那个西装男人将我带到这,接着就转身要走。

    走前还缓了缓语气对我说,他都是职责所在,如果有冒犯的地方,希望我多多担待。

    他估计就是个保镖之类的人物,但听命于谁,还另当别论。

    不过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见陆老爷子。

    我免不得有些紧张,在紧张之外,又有点期待。

    在得知陆敬希要入主陆氏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除了惊讶之外,就是疑惑。

    陆老爷子究竟为什么突然改了主意,难道他是嫌陆敬修昏迷不醒,想要改变初衷吗?

    如果不是,那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到底又有怎样的谋算?

    这些问题没人能替我解答,就连慕萱也是。

    所以我想得到答案,就只能来找当事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