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都39章 想把好东西都给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都39章 想把好东西都给你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离开陆家,我没直接回去,而是去了趟疗养院。

    中途经过一家花店,我买了一束特别漂亮新鲜的百合花,想带去给她看看。

    分开了这么多年,我对她的喜好半点不了解,也不晓得要怎么讨她开心。

    只是觉得,漂亮的事物人人都会喜欢吧。

    就算是打破那点若有若无的尴尬,我也得做出些努力。

    来到病房,我伸手敲了敲门,没听见里面的动静,停顿了几秒钟我就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我看到她正在睡觉。

    听见我的声音,她很快也睁开眼睛,静静地看着我。

    我蓦地又有些尴尬,还有点窘迫:“那个……打扰到你了。”

    “没事。”她淡淡应了声,然后想坐起身。

    我见状连忙上前,把花先放在一边,然后帮着她在背后垫了个枕头,又给她整理了一下被子。

    等到都安顿好,我才讲明今天的来意:“不知道你在这里住不住的习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吗?”

    她闻言摇摇头,声音很轻很淡:“没有,都很好。”

    然后就没再说什么。

    我在不熟的人面前其实不是个多会找话题的人,尤其是原本彼此间就存着些尴尬。

    而且按理说,我对她也是有着不满的,当初毕竟是她抛弃了我,让我先是在福利院孤苦生活那么多年,后来又到了余家,二十多年过的压抑又绝望。

    这所有的所有,都是她带给我的,无一例外。

    并且在久前,每每想起这些,我都觉得自己是恨她的,恨她的不坚持,恨她的狠心,我怎么说也是她的骨肉,她怎么可以这样轻易地放弃。

    可真是奇怪,无论之前怎么想,一看到这个人,那些怨恨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

    满心剩下的,只有惴惴和惶惶。

    担心我哪里做的不好,会让她失望。

    我咬了一下嘴唇,把带来的花拿起来,犹豫着捧到她的面前:“这是给你买的花……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她没接下,仅仅是抬眼静默地望着我。

    我一时全身跟针刺一样,想着估计又是我做错了,我不该自作主张的。

    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总得问过她才作数。

    正当我有些难堪和懊悔的时候,她却突然说话了:“花很漂亮,我喜欢。”

    我一听心里顿时亮堂了不少:“真的吗?”

    “嗯,真的。”她轻轻一笑,脸带温和。

    将花插进花瓶里,我踱回病床前,坐在椅子上,跟她平视。

    这个时候我似乎该说些什么,无论是问她这些年过得好不好,还是现在的身体怎么样,都可以。

    奈何我真是个胆小鬼,又优柔寡断,无论如何都没能说的才出来。

    最后倒是她主动开口了:“你要是忙,可以不用过来,别耽误你的工作。”

    我笑笑,心情略有些涩:“没事,我不忙的。”

    她淡淡应了声。

    于是气氛又静滞下来。

    饶是我再能忍,对此长久的尴尬与沉默以对,我还是没办法承受了。

    我出声说了告辞,而她也没留我。

    走出病房十几米远,我长舒一口气,有说不出的轻松,也有说不出的惆怅。

    坐着电梯下楼时,我想找手机看看时间,谁知道在包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

    努力回想一下,我想起我插花的时候,好像随手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走的时候忘记带了。

    如此,我只好又原路返回。

    许是之前走的时候没注意,病房的门并没有关上,而是虚掩着的。

    我刚一靠近,就听到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嗯,见过了……还算顺利……没问题,应该不会起疑……好,有事再联系……”

    断断续续的几句话,没头没脑,却又突兀古怪的很。

    我站在门口怔愣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之后,才失笑摇了摇头,暗暗吐槽自己一句,想什么不靠谱的呢。

    之后我便敲门走了进去。

    见我去而复返,她也有些惊讶,怔愣片刻,她迟疑着问:“还有事吗?”

    我指了指桌子的方向:“我的手机落在这里了。”

    “哦,好,好。”她移开目光。

    这次临走的时候,我犹豫再三,还是把心里一直念着的那句话问了出来:

    “你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吃的,或者是用的?下次我再来的时候,给你带过来。”

    还没等她回应,我便又连忙接着说:“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想把好东西都给你。你也别拒绝,可以吗?”

    ……

    走出疗养院,我想起今天经历的这一切,颇有种起伏跌宕的感觉。

    但好在事情都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

    总有一天,这世间的事会如我所愿的。

    因为上天不可能把坏运气都给一个人,我也相信自己不会就这样被命运抛弃。

    ……

    几天之后,新闻版面用头版头条刊登出,陆敬希已经正式被提名陆氏总裁的职位,只要股东大会通过,他就是板上钉钉的陆氏继承人。

    说是股东大会决定,其实这就是个形式。

    陆老爷子手里有陆氏近六成的股权,只要是他推举的人,根本不会有任何意外出现。

    我看着新闻的页面,觉得心里一阵堵得慌,于是干脆关掉不看。

    我没办法阻止这些,估计除了陆老爷子之外,谁也阻止不了。

    只能静待着这样的结果发生。

    晚上下班的时候,我又去了趟鲁仁医院。

    自从上次来看了陆敬修,我也再不必躲躲藏藏的了,反正已经被人发现,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如此。

    这次来,护工照例走了出去,留下我跟陆敬修独处。

    我帮他擦了擦脸和脖子,然后摸着他的眉骨,轻声说道:“我现在觉得,真的是没办法了。我没办法改变这样的局面,而你又没醒来……”

    正说着,我握在手心的手指,突然几不可察地动了一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