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0章 值得第纠缠的价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40章 值得第纠缠的价值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就动了一下,然后我僵硬着低头去看的时候,已然看不出什么异样。

    这个时候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我一个激灵,下意识地握紧陆敬修的手,然后缓缓转过头,装作若无其事道:“怎么了?”

    护工还是早前的那个和善的大姐,她看着我,略有些歉意地说道:“我不是故意来打扰您的,可是……”

    还没等她说完,我就透过她,看到了后面的一个人。

    他也在看着我。

    陆敬希还是如往日那般清俊华贵,脸上甚至还带着惯常的温和笑意。

    只是如此赏心悦目的一切,非但没让人觉得多高兴,反倒是排斥的很。

    陆敬希见我不说话,便自己开口,让护工先出去。

    等到门被关上,我将陆敬修的手放到被子轻轻盖住,然后站起身,面对向陆敬希。

    “二哥。”我冷静地叫了声。

    陆敬希闻言笑意更深了些,接着缓步朝我走过来,很快站定在我面前。

    “听说你来了这,我就想着,说不定会碰到你。”

    我呵呵低笑:“见我做什么?该说的话,我们之前不是已经都说过了。”

    陆敬修不置可否地摇摇头:“听说前几天你见了老爷子,怎么,他跟你说了什么?还是给了你什么东西?”

    我抿紧唇,平着声音道:“没说什么特别的,老爷子也没给我什么。”

    陆敬希挑挑眉,也不说是相信还是不相信,而是直接坐到了沙发上,离我和陆敬修都只有咫尺远的距离。

    我悄悄挪了挪步子,挡住了陆敬修的上半身。

    陆敬修这时重新看向我,用一贯和煦的声调不急不缓地说:“前几天你说和老三分开了,我还以为你说的是真话,没想到你是唬我的。”

    要是别人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我会以为他是在开玩笑,起码没什么恶意。

    但听到陆敬希这般开口,还是在这样的处境下,我真有种要被他剐了的错觉。

    而且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解决”我简直是易如反掌。

    我心乱如麻,拳头也稍稍握起。

    陆敬希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笑意更深了些,眼里也泛起一股子戏谑。

    然后他一转眼,看向陆敬修的方向。

    在理智告诉我要怎么应对之前,我的身体已经下意识地做出了反应。

    我稍稍跨前一步,几乎是挡住了陆敬希的视线,让他被迫看向我。

    我死咬着下唇,很快沉声说了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想做什么?到底我身上有什么能让你感兴趣的东西,能让你一而再再而三地纠缠?”

    “纠缠?”陆敬希像是听到了特别可笑的话,“你觉得我是在纠缠你?”

    此时的我除了胡说八道也没有别的选择:“要不呢?你在我身上花费那么多时间,以前还假惺惺地送我什么生日礼物,总不会一点目的都没有吧。”

    当初他送我的那个大笨熊还在家里的储物室里,那个时候,我不能说没有半点感激。

    一个人的生日总会有点孤单,就算是一个近乎陌生人的祝福,都能让我心头暖上一点。

    可我要是知道他是这么一个人,我能要他的东西才怪。

    摆明了没安好心呢!

    陆敬希像是也记起了久远的记忆,脸上的嘲弄消散了些,神情变得有些冷凝。

    我继续绷着脸看向他,心里却稍稍松了口气,能把他的注意力转移开就好,不能让他多看陆敬修。

    要是再发生刚才的状况,估计会大事不妙。

    陆敬希登上陆家最高位子的绊脚石,目前看来,最主要的一部分就是陆敬修。

    要是他现在醒过来,结果真的还是个未知数。

    看了我一会儿,陆敬修再开口的时候,已经没了方才的戏谑:“趁着我动手之前,先把东西交出来,对你来说是最明智的选择。”

    我能猜到他要什么,但那是属于陆敬修的东西,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松手。

    陆敬希忽而站起身,他的个子极高,基本上得低下头看我。

    我怕离得他太近,就没抬头,还往后挪了挪步子。

    然后我就听到陆敬希笑了声。

    笑得莫名其妙,让人胆战心惊的。

    “我现在突然发现,你身上确实有值得人纠缠的价值了。”他说。

    我听到了则是恨不得抬腿踢他一脚,他这个人能正常一点吗?

    我还是没看他,他便没什么顾忌地继续说道:“嘴硬,虚伪,虚张声势,还有,笨蛋一个……”

    笨蛋……

    你特么才是个笨蛋呢!

    我终于抬眼瞪向他,不过就算是瞪得再狠,对人家来说也不过是不痛不痒,根本没什么威慑。

    最后陆敬希走的时候,眼神又往陆敬修的方向瞥了眼,状似轻淡没什么所谓地说了句:“三天之内,你最好祈祷着老三不要醒过来,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怎么样。

    他没说完,也没有给我再问的机会,直接推门走了出去。

    意识到他走远了,我才跌坐回椅子上,一头的汗。

    而反应过来之后,我连忙去看陆敬修,握住他被子里的手,去看他的脸,还有他的反应。

    刚才他是不是要醒了,亦或者只是无意识的动作。

    无论是哪种情况,我应该做的都是去找医生过来,给他检查一下,看看他现在的状态如何。

    只是刚才陆敬希说的那句话犹在耳边,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而医生也给出了答案,那个我曾经梦寐以求的答案,我又该怎么办呢……

    陆敬希他应该不是危言耸听,要是陆敬修醒过来,我怕他真的会下手。

    到那时候……到那时候,我能保护好自己,也保护好别人吗?

    我将额头抵在陆敬修的手背上,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能有人教教我,到底应该怎么选,怎么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