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2章 不想养个大儿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42章 不想养个大儿子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我下车来到陆氏的大门口,没靠的太近,从里面进来的每个人我都能看的清楚。

    有些人目光瞥到了我还有些意外,我也不知道他们认不认识我,也无所谓,反正我等的那个人最终能出现就好了。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当我终于瞧见盼着的那个人,就再没能忍得住,直接迈开步子上前。

    陆敬修正在跟某个股东模样的人说话,见我过去,他静下声来,看向我。

    我轻咬了一下嘴唇,知道这个时候过来可能会打扰到他,可是就是想这么做。

    我对着他笑了笑,也对那个股东致以歉意,然后又上前迈了一步,握住了陆敬修的手。

    “我没跟你说一声就跑过来,你不会生气吧?”我低声问他。

    陆敬修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儿,没回答,而是转头对刚才那人简单说了两句,那人便先行离开了,表情还有点意味深长。

    大概是觉得我跟陆敬修的关系不太一般。

    还真让人猜对了,我们俩关系就是不一般。

    周围走过的人也时不时地看向我们,视线到处都是探究。

    哪怕我心里边再激动,也不想在这里被人围观。

    想了想,我扯了一下陆敬修的袖子:“秦颂还在那里等着呢,走吧,我们回家。”

    并肩一齐离开的时候,我忍不住用余光看向陆敬修,发现他的脸色虽然还不好,但是往日的那种气质气度像是都回来了一样。

    又矜贵,又疏冷,也尽是凉淡。

    察觉到我的注视,陆敬修突然转过头,问我:“这么看我干什么?”

    我故意轻松着语气回答:“看你好像又帅了而已。”

    陆敬修显然是不信,被我攥着的手反过来捏了我一下。

    我便轻咳了声,换了个话题:“头还疼不疼啊,刘医生说现在不太适合拆绷带,回去之后得赶紧再缠上,可别留下什么后遗症才好。”

    我确实一直在担心这个,要不是情况所迫,我才不会让他冒这个险呢。

    伤了头是多大一个事儿啊,我想想都后怕。

    可陆敬修却根本不在意这个,如墨深一样的眼睛盯着我瞧了好一会儿,便低声微哑地问我:“怎么不问问我结果?”

    我想也没想就说:“不管结果是什么,对你跟我来说,有什么影响吗?”

    他赢了,我会躲在他的身后,他输了,我就走出来牵住他的手。

    反正总会跟他在一起。

    陆敬修听完顿了顿,然后低声沉沉地笑了出来:“嗯,没什么影响。”

    回到车上,秦颂也是一副特别关心的样子,但许是碍于身份的缘故,他没能好意思问出来,就自己一个劲儿地在着急。

    我见了觉得好笑,便探过身去对他说:“想问你陆先生什么话就直接问,他现在心情不错,说不定会满足你的好奇心。”

    秦颂闻言嘿嘿一笑,还有点害羞:“我没、没什么好奇的,余小姐坐稳了,我这就开车了。”

    哇,真是有点好心没好报的节奏啊。

    我瘪瘪嘴坐回去,“委屈”地看向陆敬修,跟他告状:“看看你这个好助理,心里担心着你不好意思开口,我让他说他也不领情。唉,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都是跟你学的。”

    此话一出,算是把两个人都给“骂”在一块了。

    秦颂战战兢兢地不敢出声,起步之后车子一溜烟地驶入了车流。

    而陆敬修呢,也不理会我的胡搅蛮缠,就向车座后面靠了靠,偏过头看着我。

    我被他瞧得有些害羞,就问了跟他刚才一样的问题:“这么看我干什么呀?”

    他说:“有点累。”

    文不符题,顾左右而言他。

    但这句话,却是真真切切让我的心疼了一下。

    “累了的话就睡一会,马上就回去了。靠着坐不舒服,你就倚着我的肩膀,或者躺在我的腿上,好不好?”我软着声对他说。

    陆敬修又轻笑了下,货真价实的笑意,再不像从前那样罩着一层朦朦胧胧的雾。

    他往我的身边凑了凑,接着就如我说过的那样,将头搁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见此努力挺起胸耸着肩,生怕他靠的不舒服。

    而很快,他闭上了眼睛,呼吸也慢慢变得匀称起来。

    半个多小时后,鲁仁医院的几个大字已经出现在视野中。

    之前我已经跟刘医生说过,等我们赶回来,拜托他再替陆敬修诊治一下,我总担心这么贸然跑出去会让他哪里不舒服。

    可现在回来了,我转头看着像是沉沉睡着的男人,忽然有点不太忍心叫醒他。

    想让他多睡一会儿,也跟他多待一会儿。

    秦颂见状也有些为难,知道不能在这多耽搁,于是回头问我一句:“余小姐,这……”

    我朝他微微点点头,然后伸出手推了轻轻推了一下身边的男人。

    没想到陆敬修很快睁开了眼睛,目光清明。

    我便笑话他:“原来是在这装睡啊,跟个小孩子似的,你羞不羞?”

    陆敬修闻言非但没起来,居然还往我身上又蹭了蹭,不过语气腔调依旧他的风格,凉凉淡淡的:“还是累。”

    我忍下想打他一顿的冲动,心想着熊孩子闹性子了别理他,一会儿就好了。

    还有啊,我不是很想承认,对他这个样子,我是根本没什么抵抗力的。

    甚至还喜欢的不得了。

    我抿抿嘴唇,在破功之前,已经托着他的头逼着他坐直身体,他却是一副有点不爽的样子。

    切,我还不爽呢。

    懒得再跟他耗下去,我直接捧着他的脸一本正经地跟他说道:“现在,马上下车,刘医生还等着呢。”

    陆敬修这才有些不情愿地应了声:“让他等会儿怎么了。”

    我真是要被他气笑了。

    这伤到了头,难道顺带着都转性了?

    不是吧,别给我开这样的玩笑啊。

    我可不想养个大儿子啊啊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