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5章 不走 不行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45章 不走 不行吗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一走出医院,我就给小张打了个电话,问她公司有没有什么情况。

    最近这几天我忙着在医院照顾陆敬修,公司那边都很少去了,得时刻跟小张保持着联系,免得错过什么大事。

    她简单跟我汇报了一些,然后照常问我一句:“余总,您到底什么时候能来上班啊?我一个人真的顶不住。”

    我出言安抚她:“既然公司没什么问题,我去了也没什么用处。而且这对你来说是个锻炼的好机会,碰到我翘班的次数可不多哦。”

    我半打趣着她,心情也颇有些轻松。

    过马路的时候,我偶然一瞥,突然瞧见停在不远处的一辆车。

    应该是在等红灯,车子贴着很厚的车膜,看不到里面的人和物。

    这辆车之所以引起了我的兴趣,是因为跟之前某个人用的车很像。

    只是天底下同款式的车多了去了,怎么可能个个都联系到一起。

    估计是我这两天也太累了,都出现不靠谱的想法了都。

    匆匆买完东西,回到医院的时候,我特地去找了刘医生一趟。

    陆敬修在的时候有些话不方便说,但不管怎么样还是要问清楚。

    刘医生因为陆敬修的缘故对我的态度也很和善,我有什么问题都耐心回答了,比如陆敬修的真实情况,最晚什么能康复。

    还有,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刘医生回答:“最快也得这个月底。”

    月底……那还是有点距离。

    按照现在的形势,在医院里待的时间越长越被动,不过这也没办法,总不能不听医嘱就站做主张走吧,那样的事我才不会做呢。

    而且就算陆敬修想做,我也得拦着他。

    问清楚了想问的事,我心里有了底,然后就想离开。

    刘医生这个时候却是无意间对我说了句:“当时他做手术之前昏迷的时候,喊过一个名字。”

    我闻言一怔:“什么……名字?”

    刘医生和善一笑:“叫‘青瓷’,我还一直奇怪,他是买了个多贵的瓷器吗,小命都快丢了,还心心念念着。”

    这下我没话说了,我总不能说,我就是他口中那个“多贵的瓷器”吧。

    多尴尬。

    但我就算是不说,刘医生竟也是一副深谙其道的样子。

    “现在我终于是知道,他喊的是谁了,确实价值连城,值得好好珍惜。”

    这好像……是在夸我?

    ……

    回到病房,我看到偌大的空间里面只有陆敬修一个人坐在床边,没见着护工之类的人。

    走过去我便问他:“我走的时候明明已经让护工过来了,怎么,她没来吗?”

    陆敬修看也不看我:“来了,我又让她走了。”

    我那副操碎了心的腔调又出来了:“你昏迷的时候人家可都是尽心尽力地伺候着,可专业,可细心呢,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得感谢人家。”

    而我也能想象出,就他那整天冷冰冰的模样,跟人说话的时候会有多冷淡。

    陆敬修跟我的想法完全不在一个频率上,他关心的只有一件事:“怎么去了那么长时间?”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表,暗道有吗?

    才将将过了半个小时,我还是紧赶慢赶回来的,生怕他又闹什么脾气。

    结果,得,还真的闹上了。

    但是总归是病人最大,我没跟他抬杠,也没跟他扯皮,赶紧把吃的拿出来准备好,殷勤地端到他的面前,哄着他吃。

    “这个万福居的乌鸡粥可是一绝,专门给病人补身体的,我也是听人说起,特地去给你买的,你试试看。”

    陆敬修看着有些不情愿地接过我递给他的勺子,没吃,倒是一直在看我。

    我以为他这是想让我喂他,也不扭捏,直接拿过勺子舀了一勺递到他的唇边:“来,张口。”

    陆敬修的脸稍稍向后退了一些,眉头也皱了起来:“我是什么小孩子吗?”

    我“奥哟”一声,心想着你自己居然也发现了,你这哪是小孩子,你明明是三岁的小孩子。

    幼稚的不行。

    当然我不能说这种话刺激他,我还得好好哄着。

    到最后陆敬修倒是终于吃了些,伺候他吃完,我瞧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一点多。

    刚才虽然已经打电话问了小张,但我还真得回去一趟,时间长了我是真的有些担心。

    就着剩下的粥简单吃了两口,我收拾了一下,然后就跟陆敬修说了我的意思。

    他的脸色瞬间难看了些:“回去有事?”

    我摇摇头:“没事儿,就是一直记挂着,太久不去公司我怕出什么差错。”

    陆敬修轻哼:“能出什么差错。”

    我真是受不了他这傲娇别扭劲儿了,不过也发觉他这样挺可爱,粘人得不行。

    我估计他是昏迷的时间太长,乍一醒来不太习惯,就不跟他一般见识,给他时间自己适应着。

    像刚才一样穿戴好之后,我走过去帮他整理了一下被子,然后示意他躺下:“再睡会儿吧,别太伤神。”

    他没动。

    我便故意站起身体,做出要走的姿态。

    这闹别扭的人啊,你越是哄,越是难哄,还不如让他自己缓一缓呢。

    更何况,我一直不愿提起的一件事,也是一个事实是,我们两个已经分手了。

    而且分手好久了。

    如果不是这次的意外,估计我们到现在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虽然我是想跟他重新在一起,不过这层窗户纸到底没捅破,做什么说什么都名不正言不顺的。

    一切还是等他好起来再说,到那个时候,我们再好好讨论一下彼此的关系,以及以后到底该何去何从。

    想到这,心情顿时有些沉。

    我轻吸口气,见陆敬修还是不太想理我的样子,打算就这样走。

    只是等我刚走了两步,手腕就被人攥住了。

    陆敬修坐在床边,微微仰着头看向我,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睛却幽深的很。

    他这个样子,我都以为他要跟我说什么挺严重的话。

    不过最后就算不严重,也称不上多平淡。

    反正以前陆敬修是从来没有用这样依赖又略带恳求的语气跟我说过——

    “不走不行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