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7章 没脸3见人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47章 没脸3见人了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加完班离开公司,我直接开车回了家,打算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这些天因为陆氏的事,我都跟着提心吊胆的,好久没睡好了。

    今天得到这样一个结果,我也终于可以暂时安下心,剩下的,还是那句话,兵来将挡,顺其自然。

    洗完澡,我的头发还湿着,没来得及吹干就趴在床上,找出手机拨弄了两下。

    我给一个人打了电话,对方当然就是今天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的某人。

    想着这个时候还不算晚,让他听听我的声音,我也摸摸他的脾气。

    趁早先顺好毛,要不然明天去了还得费工夫。

    电话响了两三声那边就接起来了,我见此轻咳了声,不无正经地说道:“睡了吗?”

    陆敬修答:“还没。”

    还没睡啊,那应该就是在想我。

    我自己乐呵呵地想着,自我幻想嘛,不是真的也无所谓。

    乐够了,我才继续道:“我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在干什么。你还是赶紧睡吧,别熬得时间太长,嗯……我也要睡了。”

    陆敬修没应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明天什么时候过来?”

    明天我确实会过去,但现在,我想卖个关子:“明天啊,我突然有点事,可能抽不出时间。要不然后天再去吧,一天两天不见也没关系。”

    说完我心脏的位置一阵抽搐,激动的。想到陆敬修现在的脸色,我简直要控制不住自己,哈哈笑出来了。

    但无论如何我都得忍住,咬了下被角,我才勉强忍下笑意。

    那边静默了许久,久到我都以为他睡过去了,刚想叫他一声,就听到他说:“那你先忙。”声音凉淡的很。

    而他这一说,我顿时就不想笑了,还急的不行。

    完了完了,玩笑开大了,他这是生气了?

    估计是真生气了,谁让他现在脾气总是阴晴不定的,还特别扭,不晓得什么时候就不满意了。

    我又咬住被角,这次是想哭了,欲哭无泪。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种蠢事,我可不是干了一次两次了。

    我轻吸了口气,决定适当努力挽回一下,不然明天见到了他还别扭着怎么办。

    “那个……陆先生,我刚才是跟开玩笑的啦,明天我没事,会一早去医院的。你别生气哈,生气会头疼,头疼会继续住院……哎呀,就是生气特别特别不好,还会变丑!”

    一番话说得乱七八糟的,我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断。

    陆敬修听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反正在这之后,我听到他声音没什么起伏的说:“嗯。”

    就说了一个字……

    我心里哀嚎一声,将脸埋在被子里,放弃反抗了。

    ……

    第二天起床,我觉得精神不错,可能是因为昨晚休息的好,好久没睡这样一个好觉了。

    去医院之前,我在厨房倒腾了将近一个小时,搞砸了两次,才最终熬出一锅算得上色香俱全的瘦肉粥,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陆敬修平时不爱吃荤腥之类的东西,可是他现在的状况总得好好补养身体,不爱吃也得吃一点。

    开车去医院的路上,我还去买了些松软易入口的糕点,刚出炉还热乎乎的,瞧着就让人特别有胃口。

    这样一切准备妥当去到了病房前,我没敲门就直接走了进去。

    为了弥补昨晚的“过错”,我没看到人之前就兴冲冲地喊了句“陆老板,我来啦。知道你想我啦,给你买了好多好吃的呢”,以表示我的愉快。

    可我没想到,下一秒,愉快烟消云散,只剩下尴尬,还有……撞墙的冲动。

    屋子里坐着几个人,站着几个人,床上还半倚靠着一个人,都转头看向我。

    看着我,跟个傻子似的,愣在原地。

    反应过来之后,我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像是往头顶上涌去,太阳穴上的筋一抽一抽的,快把我抽晕过去了。

    “陆、陆、陆董事长好,林姨好,大嫂好……”

    在陆敬修的床边端端正正坐着的是陆老爷子,林婉,还有慕萱。

    其他还有几个站着的穿着西装的斯文男人。

    全都在齐刷刷地看我,跟看个稀有大熊猫似的。

    我恨不得鞠上一躬,然后掉头就走,一秒钟都待不下去。

    太……丢人了……丢人到家了……

    屋子里谁也没出声,直到陆老爷子咳嗽了两下,然后用浑厚的嗓音说道:“老三媳妇儿来了,快过来坐吧。”

    我还眩晕着,手脚四肢都不听使唤了:“不、不用了,我来没什么事……我不打扰了,我先走了……”

    说着我忙不迭地把手里的东西都放在桌子上,然后几乎是一秒提起加速度,绊着脚跑了出去。

    走前我还偶然瞥到了陆敬修,他也在盯着我看,似笑非笑的,也跟看个宠物似的。

    妈呀……谁来救救我啊啊啊!

    跑出去之后我没在医院多待,也不想回家,于是就去了趟疗养院。

    路上我不经意想起刚才的事,还是觉得丢人尴尬的不行,同时也怨着陆敬修,他干嘛不早点告诉我有人去找他啊,要是我事先知道了,我肯定不那么冒失,肯定不那么喊出来。

    当着那些人的面,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我简直是没脸再见人了……

    直到到了疗养院,我的心情才稍稍平复下来,也克制着自己不去想。

    反正短时间之内我不会再去医院了,也不会再去见陆敬修了,就让这一切随着时间的消逝慢慢淡去吧。

    嗯,大家会忘记的,一定会忘记的,呜呜。

    ……

    来到她的病房,我长吸了好几口气,敲门走进去的时候,我还小小地紧张了一下,也不知道在紧张什么。

    只是我没想到,这个时候她并不在里面,里面空荡荡的。

    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我心下奇怪,想着难道是出去散步了?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突兀的很。

    我先是一惊,然后循声看过去,发现是枕头边放着一个手机,估计是她的。

    非礼勿视这样的道理我都懂,但旁边一直响着声音也挺渗人的。

    思来想去,我犹豫着走过去,看看能不能先替她挂断,等她回来了再让她给人回个电话。

    还没等我低下头看清楚屏幕上的号码,就听到从门口传来一句:“你在干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