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章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天乘着电梯下楼,打算打车去公司的时候,刚一出大门,就看到一辆挺熟悉的车停在外面。

    而靠着车边站着的人,嗯,也真是熟的不得了了。

    秦颂笑着打开后车座的门时,我站在不远处凉凉地看着,总觉得他这笑里像是掺杂着那么点不怀好意。

    “余小姐快上车吧,上班要迟到了。”他还“好心”地提醒我。

    只不过我就算是再赶时间,我也不能就这么上了他的车,万一最后翻车了怎么办。

    轻吸一口气之后,我问:“陆敬修让你来的?”

    “是,陆先生说您的脚扭到了,担心您上班不方便。”

    刚才那个问题我其实根本不用问,秦颂做什么事,如果没有陆敬修的首肯,那也是不可能的。

    而陆敬修会这么做,大概是为了昨晚的那件事,想让我答应他的“求和”吧。

    切,那我必须得让他知道,我就算是上了秦颂的车,我也不可能因此放松警惕,他就死了这份心吧!

    ……

    秦颂将我送到公司楼下,替我打开车门的时候,还问需不需要他送我上去。

    我闻言差点跌了个趔趄,心想着秦助理你是觉得自己太帅,想在众人面前展示展示吗?

    无奈拒绝了他的“好意”之后,我挪着小碎步进了公司大楼,接着坐电梯直接去了办公室。

    路上碰到几个同事,大家看我的脚不太利索,都还关心地问我怎么了。

    我闻言笑笑,只说没事。

    在这些同事中,小张自然还是反应最大的那一个,围着我叽叽喳喳了老半天,一张俊秀的小脸皱的不得了。

    我照例说了她两句大惊小怪,可心里到底还是觉得软乎乎的。

    因为我的脚伤了,所以一天基本没怎么出办公室,连午饭都是小张替我带回来的。

    我胃口不太好,简单吃了两口就放在了一边。

    下午大概一点多不到两点,我接了个电话,等到对方说完,我的脸跟心都是冷的。

    “你说的都是真的?”我的嗓子像是蹦了根弦,一个不小心就会撕拉断掉。

    “是真的,我干嘛要骗你?”齐琳琳在那边带着哭腔,“上次你说要帮我妹妹,你不能算话不算话!”

    嗯,我说过的话我都记得。

    不过就是这两天,暂时被其他的事蒙住了心。

    我全身一阵阵地生寒。

    齐琳琳说,江峥那帮人把齐珊珊给带走了,带到哪里去不知道。

    齐珊珊走前像是发了疯一样要撞头,可几个大男人制住她还不容易。齐琳琳当时也被控制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砸昏的妹妹被人扛走。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在抖,我也是,我浑身上下也在抖。

    齐珊珊在那个状态下被带走,之后会遭遇到什么事……万一,万一是最坏的结果……

    “姐,算是我求你了,你救救我妹妹吧……她这辈子太惨了,好不容易才活下来,求求你救救她吧……”

    齐琳琳终于忍不住痛哭出来,我在电话这边都能感觉到她的痛苦,她的绝望。

    人应该只会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才会用这样撕心裂肺的腔调在哭,不为了博同情,不为了装可怜,仅仅是真的没路可走了。

    活着怎么就这么难呢?

    我捂了一下眼睛,不出几秒钟已经在心里有了答案,我哽着声音说:“你放心,这件事我不会不管。我会把你妹妹……好好地送到你面前。”

    ……

    打电话给陆敬修的时候,我的心里已经没了之前的纠结和别扭。

    齐琳琳说的那些话一遍遍地在我的脑海里回放,让我无暇再去瞻前顾后,更不会再为了一些虚无缥缈的事情蒙蔽了自己的心。

    说起来,我可真是差劲,真是混蛋。

    找到齐珊珊的时候,我曾信誓旦旦地跟她保证,说我会让江峥受到应有的惩罚,会让他接受法律的审判,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因为这个承诺,已经浑身是血痂的小姑娘将她的伤口重新剖开,毫无保留地呈现在我面前。

    当时的震撼和愤怒还历历在目,可接下来的这几天,我都做了什么呢?

    我捂着眼睛的手用力,将汹涌的泪意挤压回去。

    陆敬修接电话的时候,我已经勉强控制好情绪,等到他的声音传来的那一刻,我便僵着声音说:“继续合作吧,我答应你的条件。”

    ……

    得知江峥目前待的处所之后,我将东西稍微收拾了一下,接着就拿起包走出办公室。

    小张看到我走出去还凑上来问:“您要去哪啊副总?”

    我的脸和嘴角都有些僵硬,不过我还是努力温和着声音道:“有点事先走一趟,要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我脚伤了,去了医院。”

    “哦哦,好。”小张大概也察觉到了我神情的反常,却是什么都没问。

    离开公司大楼,我再看到那辆熟悉的车,之前的排斥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来接我的人还是秦颂。

    这次他见了我没再哈哈直笑,脸色也很是严肃。

    “陆先生现在还有个重要的会议,半个小时之后会赶过去。”我上车之后,他跟我解释了句。

    我闻言什么都没多说,只点了下头:“嗯,我知道了。”

    一路上车速很快,我觉得有些憋闷,便将车窗开了一条缝,外面的风就铺天盖地地进来,将我的头发吹的四散纷乱。

    疾风刮在脸上还有点疼,不过我却恨不得能再疼一点。

    二十多分钟后,秦颂将车停在了近郊一栋别墅的不远处。

    我转头向外看了一眼:“是这里吗?”

    “是,消息很可靠。”秦颂答。

    我的嘴角扯了扯,心想着总归还是一山更比一山高。

    江峥仰仗着自己的家世,算是无恶不作,有时候就连法律道德都对他无可奈何。

    可今天他终会明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句话,究竟是怎样的情景,怎样的含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