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8章 找个壳子藏第起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48章 找个壳子藏第起来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我闻言又是一惊,连忙转头望过去,发现果真是她站在门口。

    神色有些冷凝。

    我蓦地有些尴尬,刚才那情形看过去,好像是我故意要偷窥她的手机似的。

    我真的没那个意思啊,我就是嫌铃声有点吵,想给挂断来着,根本没有别的意思。

    张了张口,我想解释两句,她却没给我机会。

    她走到我面前,脸上依旧一点表情没有,甚至盯着我的目光都泛着冷色。

    床上的手机已经不响了,周围一派安静,彼此间的气氛也是静滞尴尬的。

    我掐了掐手心,逼着自己说道:“不好意思,我没别的想法,就是听到你手机响了”

    她打断我的话:“嗯,你来有事吗”

    我努力笑笑:“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想来看看你。”

    她便没再说什么,坐在了床边,垂着目光不再看我。

    哪怕她没明说,我却是真真切切地觉得,她大概有些不太欢迎我。

    起码对于我的到来,她并不高兴。

    我咬住嘴唇,告诉自己别在意,毕竟是分别了二十多年,怎么可能一下子熟悉起来。

    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不急于一时,以后总会好的。

    我强迫自己弯了弯唇角,像方才一样继续笑:“看你在这里好好的我就放心了,下次我来的时候会提前跟你说一声,你不用有什么负担。那么我先走了,再见。”

    回到车上,我坐在驾驶座上,系上安全带,下一刻应该就直接开车走的,可是心口有点堵。

    我伸手揉了揉,还是闷的不行。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一件两件事都做不好。

    感觉谁也不需要我一样。

    我真的是有那么差吗而我要求的也并不多,只要能对我好一点,一点点就够了。

    鼻子突然有点酸,但我并不想哭,就使劲儿捏了捏,让那股子酸意赶紧散去。

    没什么大不了,以前那么苦都熬过来了,都到了现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觉得心理能承受的住了,我才发动起车子。

    没地方去,就只能去公司。

    半个多小时后,我刚把车停在停车场,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

    拿出来一瞧,是陆敬修。

    之前闹出的那些笑话又都浮现在我的脑海,我现在不光觉得难受,我还特别窘迫,恨不得倒带回去,更恨不得把所有人的记忆都给抹除。

    呜呜呜,真是太丢人了。

    我恨恨地瞪了屏幕几秒钟,看着它还在响着亮着,到最后还是不太情愿地接通了。

    要是不接电话,那个小气鬼又该生气了。

    摁下接听键之后我没出声,很快便听到陆敬修说道:“现在在哪”

    我双目无光望天:“找了个壳子藏起来了。”

    他似是在笑:“别藏了,回来吧。”

    我觉得他的笑声特别刺耳,就跟故意嘲笑我似的。

    我出那么大的糗,有一半,不对,一多半的原因都是因为他

    要不是他事先不跟我通气,我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喊出来吗,我绝对不会喊

    瘪了瘪嘴,我半委屈半气闷地说:“我不要,段时间之内,我一点都不想看见你。你也别找我了,让我一个人冷静冷静,等我觉得恢复了再联系你。挂了,再见。”

    说完之后我就收了线,捂脸哀嚎一声,下车上楼。

    来到办公区,我没去办公室,而是中途去了一趟邹楠的办公室。

    正好我今天原本就想找她,聊一聊那笔不太寻常的账目,现在正好有时间面谈一下。

    去到她的办公室,她正在打电话,于是伸出手敲了1;148471591054062敲门。

    她转过头来看到我,明显是意外了一下,接着像是跟那边的人交待了一番,挂断电话之后就起身走过来,我也正好推门进去。

    “现在在忙吗”我轻笑了声问她。

    邹楠也客气地笑笑:“最忙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余总快坐,我去泡杯茶。”

    我摆摆手:“不用,我坐一会儿就走,你也来坐。”

    面对面坐好,我没多说废话,直接开门见山道:“上次你跟我说过资金担保的那笔账,为什么现在还没有收回来”

    邹楠闻言面不改色,像是早有准备:“香港那边的公司传来消息,说是上市计划延迟了一段时间,最晚这个月底,一定会将资金连同利息一块汇过来。”

    我微微点了点头,算是认同她的说法,可我却还是有些担心:“很快就要公布年度报表了,事关重大,一点错漏也不能出。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在余氏干了这么多年,向来也都是勤勤恳恳。正是如此,别的话我不用多说,就是希望你能留心一些,别到时候出现什么乱子。那对余氏,可是最致命的打击。”

    邹楠笑意更深了些:“余总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处理妥当。”

    离开邹楠的办公室,我便上了楼,到茶水间找了些点心吃。

    早晨的时候光顾着给陆敬修熬粥了,自己一点没顾得上吃,胃都饿得有点难受。

    而且想来我做的吃的口味不会太好,更何况他本身就有营养师给配着餐,瞧不太上外面买来的东西。

    所以啊,我干嘛要费那个功夫啊,整个吃力不讨好。

    今天一天对我来说都不太友好,大概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那什么水逆。

    接下来的时间,我怕是要愈发小心些了。

    很多时候人的心里就会生出那样的直觉,有好的,有坏的。

    我自认带有“乌鸦嘴”的潜质,通常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所以当我看到陆敬希出现在我家的楼下时,我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真的不惊讶。

    像是早就料到了他会出现一般。

    陆敬修给了他不痛快,他没办法给前者同样的“报复”,就只能来找我。

    谁让我,是别人眼中,陆敬修少有的“弱点”之一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