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9着章 能存着好心才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49着章 能存着好心才怪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我看着陆敬希,竟然不再觉得害怕,也不似往常那般忌惮。

    明明只是短短的几天不见,可变的东西,真的是太多了。

    他自然也变了。

    往日的温和笑意没了,伪装出来的善意也没了,整个人的目光阴沉沉的,显得有些阴郁。

    低着眼睛看向我的时候,他的眼里也像是生了刺。

    那现在就算是真正撕破脸皮了不用再继续装了

    我想清楚之后,便不在这里跟他耗着,冷着声音问他:“陆先生来找我有事”

    陆敬希冷笑一声:“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得意”

    我不置可否,虽然没到得意的地步,但确实比久前轻松了不少。

    起码不用担心被人牵制,也不用手脚禁锢着畏首畏尾。

    但这些显然不能明说,要不然以陆敬希现在的状态,说不定恼羞成怒之下就把我咔嚓一下

    不行不行,我可不能冒这样的险。

    就让他去找陆敬修吧,反正陆敬修那么厉害,肯定不怕他咔嚓。

    嗯,就这么办吧。

    顿了片刻,深思熟虑之1;148471591054062后,我平着声答道:“我只是个普通的女人,日子过得怎么样并不重要,起码对你们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你们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掺和不了,也不想掺和。所以啊,陆先生,你来找我是找错了,从头到尾都是错的。中国有句古话,叫冤有头债有主,你为难我做什么呢”

    一番话把我自己撇的干干净净,我不能说没有愧疚,但跟我的小命比起来,其他的都是浮云。

    而且陆敬希肯定不敢明目张胆对陆敬修怎么样,他们两个的较量,注定是背地里没有硝烟的斗争。

    就算是之前陆敬修疏忽之下吃了个亏,可等他康复之后,以他的手段,肯定不会让对方好过。

    因此我现在最需要做的,不是护着他,而是保护我自己。

    我也不容易啊,总是夹缝中求生存。

    陆敬希听完我的话又是哼了声,不过神情倒是比方才缓和了些许,多了几分不屑和嘲弄。

    一直站在外面也挺冷的,我跺了跺脚,打算尽快结束这场不太有意义的对话。

    “所以陆先生,我说的话应该听清楚的了吧,你找我真的没用,我真的真的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我说的特斩钉截铁,“你要找你弟弟就去找,别为难我这种小市民了,行吗”

    陆敬希听完收敛起所有的神情,冷淡着脸色,突然向我这边走近了两步,差点撞到我的身上。

    我连忙向后退,高跟鞋不小心磕在哪里,整个人就往后倒。

    陆敬希眉头一皱,伸手就来扶我。

    我是宁肯摔了也不愿被他扶,整个人手脚并用,四仰八叉的。

    总之最后还是摔在了地上。

    幸亏屁股底下是一堆积雪,没摔得多疼,就是特别惨。

    我一时疼的浑身麻痹,没能起得来。

    而陆敬希也冷冷地收回自己的手,插进兜里,冷眼看着我的窘态。

    已经这么丢人了,我也就不差这一点了,坐在雪堆里仰着头怒目看着他:“非得这么欺负人吗我到底做错什么了净挑软柿子捏是吗”

    真是越想越气,我干嘛非得跟他们陆家人耗上了。

    一个人欺负我还不够,还组团来

    陆敬希没说话,就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跟看个傻子似的。

    我看着他也像疯子,正常人做不出他这种事儿。

    僵持了片刻,在我已经冻得要破功的时候,陆敬希先开口了:“起来。”

    我还就不起了:“用你管。”

    陆敬希这时候恶劣地用脚踢了一下我身边的雪堆,一些碎雪便落到我的身上,更衬得我惨兮兮的。

    他却像是以此为乐,踢了一下还不够,又踢了两下。

    最后我忍不住,反击踢向他的小腿,在他笔挺干净的西装裤上留下一个脏乎乎的鞋印。

    空气间瞬间安静下来。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

    今天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我期盼着时光能够重来一遍。

    我肯定不这么做呜呜呜。

    我怔怔地看着陆敬希的裤子,心想着完了完了,他怕是会气得踢死我。

    为了不让他轻易踢死,我赶紧手脚并用爬起来,又离他远了一米远。

    陆敬希相当看不上眼的瞧了我一会儿,然后像是失了所有的耐心,转身就要走。

    还没等我松一口气,他却又突然停下来。

    我顿时屏住呼吸。

    他伸出手指了指我,用相当低沉,又相当狠厉的语气说了句:“你知道今天晚上,原本会发生什么事吗”

    我不明觉厉。

    他像是憋着气无处可发,收回自己的手之后,又恨恨地吐了口气:“算了,回去吧,以后好自为之。”

    看着他坐着车慢慢离开我的视野,我想到他方才说的那些话,不知道为什么,一阵冷意袭满全身。

    今晚原本会发生什么吗

    除了他之外,谁能完全猜到。

    可我居然有种直觉,那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事。

    他对着我,能存着什么好心才怪。

    而像他这样的人,却又不像是会突然改变主意的性子。

    因为当权者的选择不容轻易更改。

    一念之间,所有的一切都会面目全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