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1章 太没自制太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51章 太没自制太力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陆敬修的这个吻颇有种要把我吞下肚的气势,他的气息也沉的吓人,喷洒在皮肤上让人起了层层的颤栗。

    我被动地承受了一会儿,后来猛然反应过来,我干嘛非得表现的像被他强吻一样啊

    明明我也想亲他,想咬他来着。

    不能总是被他吃的死死的,偶尔我也得学会反击。

    我反击的方式,就是抱紧陆敬修的腰,使尽浑身的的力气一转身,他可能是没太防备,就这样被我摁在了墙上。

    我当即心里边成就感爆棚,把陆敬修压在身下的感觉,真的别提有多爽了。

    像是把他给征服了一样。

    陆敬修大概是不太喜欢这样的姿势,眉头皱了皱,放在我腰上的手也紧了紧,像是要找回方才的主动权。

    意识到他要干什么之后,我的手一边不安分地探进他的衣服里,一边嘻嘻笑着吻在他的唇角,含含糊糊地说:“别动,今天换我来宠幸你。”

    此话一出,他怎么样不说,我整个人已经羞耻的不行。

    只是跟他太久没这样亲密了,哪怕我嘴上可以装作无所谓,身体却在下意识地渴望着他。

    想亲亲他抱抱他,也想让他这样对我。

    我的手沿着他光裸的皮肤一路向上,学着他以前的样子处处点火。

    而他这时候居然也任由我胡作非为,要不是我心里还有点理智,我都会认为他喜欢这样的对待。

    不过很快我的招数就用尽了,手不尴不尬地放在他的胸膛上,接吻也开始有些心不在焉。

    陆敬修这时突然咬了我一口,不是很疼,但把我气得不行。

    好啊,敢咬我,看看姑奶奶的厉害。

    我稍稍侧开他的唇,开始亲咬他的下巴和脖子,双手也重新作妖,对着他整个人上下其手,挂在他的身上跟八爪鱼似的。

    陆敬修的手就在我的背后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着,偶尔我站不太住了,他还把我往上托了托。

    真正意识到这种行为不太妥当,是我听到外面有人走动过去的声音。

    一个现实就这样血淋淋,啊不是,赤裸裸地摆在我的面前,那就是这里不是什么酒店,也不是家里,这是医院啊医院

    在这么神圣的地方,我刚才在干什么呜呜呜。

    我向来是个知错就改的性子,意识到错了,我就想立马“止损”,总不能等别人推门进来看到我们俩这香艳的场面吧。

    我使劲推开陆敬修,浑身挣扎着想离他远点,省得他再有意无意地勾搭我。

    只是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请神容易送神难,撩人容易灭火难。

    在我想就此打住的时候,有人不干了。

    本文首发夏至小说网1;148471591054062.xzread.,第一时间发布最新章节~

    陆敬修今天第一次伏在我的耳边,声音沉哑到不行跟我说:“不是说要宠幸我”

    我:“我没说过你听错了”

    陆敬修能放任我睁眼说瞎话才怪,反正他一手反剪住我的双手,另一只手则慢条斯理地开始解我里边衬衫的扣子。

    “陆陆陆陆陆陆敬修你想干嘛啊啊啊”

    我简直要疯了,他该不会想在这就那个啥吧

    别啊,不能这样啊,会被人发现的呜呜呜

    陆敬修低头看着我,目光淡淡的,笑意也淡淡的,仿佛是在说,小样儿,让你再嚣张。

    陆老板,陆先森,陆大帅哥,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以后我再不敢在你身上胡来了

    还没等我认完错表完衷心,陆敬修已经把大部分的扣子解开了,我里边没穿保暖衣之类的衣服,于是这就算是跟他坦、诚、相、待了

    陆敬修这下低笑了声:“不想我吗”

    像是掺了醇酒的蛊惑。

    我舔舔嘴唇,莫名觉得有点渴,但脑袋里的理智还没有丢:“不行,不能在这等你出院了,我们再,再”

    陆敬修没再说话,只用手指在我的锁骨上摩挲了两下,痒得很。

    我现在当真是有些拿不准他的心思了,到底是真的想做,还是单纯得就想逗我一下。

    如果是后者的话,我越是反抗,估计会让他觉得越有趣。

    可是我又不敢真的豁出去跟他叫板,万一是另一种可能,那我当真是羊入虎口,难逃劫难了。

    我绷着神经看着他,观察着他的神色,想进一步判断一下。

    只是他的脸上情绪波动向来少的可怜,就算给我百八十年我都够呛能看出来。

    就这样静静待了一会儿,他放在我锁骨上的手突然拿开,我以为他会就此放过我了,心下顿时一喜。

    不过我怎么也没想到,他接下来居然锁上了门锁上了门

    那“咔哒”的一声,像是在预示着即将要发生的事

    妈呀,救命呀

    陆敬修几乎是把我扛在了肩上,我被颠的七荤八素的,因而当后背触上床单时,我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直到一个死沉死沉的人压上来,我才嚎了一嗓子。

    陆敬修捂住我的嘴,然后俯在我的耳边,一边轻轻啃噬着耳廓,一边低哑着说:“想把外面的人喊进来”

    我内牛满面,我不想喊人,我就是想自救。

    我要被人吃了呜呜呜。

    陆敬修又笑了声,像是看出了我的怂劲,知道我不会想让人欣赏这一现场活春宫。

    他懒得再捂我的嘴,开始有恃无恐地扒我的衣服。

    我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委屈得不得了,心想着你们男人怎么都这么饥渴呢,怎么就这么没自制力呢

    哪像我们女人,关键时候都能坐怀不乱,不为男色倾倒。

    很快我就被他扒了个干净,屋子里暖气很足,并不冷,我就是觉得特别扭。

    扭捏了一会儿,我闷着气问:“这里该不会有什么摄像头吧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没有,我很确定。”他一边回答一边咬上我的胸口。

    我顿时浑身狂抖。

    接着说出来的话也是抖着的:“可是这里也没有套子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