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第9章 没那么容易中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5第9章 没那么容易中彩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我以为陆敬修听到蔺潇的名字,哪怕不大吃一惊吧,也肯定不会无动于衷。

    可现在他真的听到了,反应却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他仅仅是看了我一眼,然后淡淡答道:“确实认识很长时间了。”

    声音几乎没什么波澜,好像是在陈述一件特稀松平常的事情。

    我被噎了一下,思考了片刻才又问他:“但是听她的意思,你们俩可不只是认识那么简单。她喜欢你吧”

    这时走到沙发边,陆敬修替我把大衣脱下来,随意搭在沙发把手上,接着他示意我坐下。

    好啊,那我就坐下,好好听他的解释,他可别妄想着蒙混过关。

    陆敬修很快也挨着我坐,在我的“逼视”下,他没沉默太长的时间,很快接过刚才的问题来说:“应该是喜欢。”

    什么叫应该是喜欢

    他不回答的时候我生气,他证实了我更生气

    我简直气得七窍生烟,恨不能上前去揪他的头发,问问他你不是以前都在国外的嘛,什么时候去惹来这么多的桃花啊啊啊

    许是察觉到空气里有股子杀气,陆敬修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我大概是不舒服了,接而轻描淡写地转移了一下话题:“她找你有什么事”

    有什么事想到1;148471591054062这里我更气。

    我哼了声,把蔺潇找我说的话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他,当然并没有添油加醋,我就算再气怒,也不会刻意去诋毁谁。

    陆敬修听完后又沉默了阵子,神情也微微敛着,让我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不过我原本就不是想追究谁对谁错,我只是想让他知道,有蔺潇那样一个人存在着,她喜欢着他,仇视着我,将来还不一定会给我们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

    我以前没遇到过这种事,所以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小题大做,事情发展全凭他的态度。

    过了会儿,见他还没有说话的意思,我便起身要走。

    他见状立马攥住我的手腕。

    我又好气又好笑地低头看他:“你继续想吧,看看待会儿能想出个什么解决法子。我现在要失陪一会儿,因为人、有、三、急。”

    陆敬修应该也被我的直白惊着了,很快松开了我的手,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复杂。

    我看他一眼,差点又绷不住笑了出来。

    在洗手间洗手的时候,我随意哼了两句,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心里暗道一声大事不好的同时,我已经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出去,冲到了玄关,找到了我的包。

    一打开,果然,我之前买的避孕药还好好地在塞在隔层里,半点没动过的痕迹。

    我真想捶捶自己这个木头脑袋,当时买的时候干嘛不直接吃了呢,后面发生那么多事,折腾的我都给忘了个干净。

    而且现在吃也没用了啊

    我脑袋有些懵,手里攥着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个时候陆敬修突然从后面走过来,我背对着他,一听到脚步声整个人一凛,反应过来之后就把药盒往包里一塞,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翻找。

    陆敬修很快便问我:“在找什么”

    我“咦”了声:“在找口红啊,口红在哪呢”

    陆敬修似是有些无奈:“大晚上的找什么口红。”

    我手一顿,接着就呵呵呵笑了出来,顺便把拉链给拉上,转头对他说:“对哦,看我这个脑子。好了好了,我不找了,我们去吃饭吧,哈哈”

    陆敬修纵然是有些疑惑,但他没问我为什么这么反常,我当然也不会主动去说。

    忘记吃避孕药这回事,其实说到底就是我犯了次晕,事情都堆到一起给忙糊涂了。

    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吗

    没什么大不了的。

    以前偶尔我也犯过这样的迷糊,到最后不也没有什么问题嘛。

    而且前天陆敬修做的时候咳咳,也没弄进去多少,想想我也不会中那么大的彩,哈哈哈别太杞人忧天了啦

    我甩甩头,把这件事给抛在了脑后,毕竟现在可不是追究我的健忘的时候,蔺潇的事情还没有过去呢,我可不会轻易放过,总得让陆敬修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饭还是他做的,吃饭的时候,我时不时地看他一眼,陆敬修饶是再迟钝,也知道我今天是不打算就此罢休了,干脆放下筷子,看着我明确地说道:“她的事情我会处理,以后不会让你觉得困扰。”

    我刚想点点头,但猛一想又觉得不对劲:“你处理归处理,但是不许经常见她。”

    就蔺潇对他那惦记样儿,要是他们俩经常碰上头,还不一定擦出什么火花呢。

    这样的可能性虽然小,但我也得防患于未然。

    陆敬修倒也听我的话,很快应了下来。

    等到要睡觉的时候,我虽说还对这件事有些耿耿于怀,可在陆敬修面前,却是并不打算再提了。

    他这样的男人,肯定知道应该怎么做,我说的多了,反而显得多余,也难保不会引起他的反感。

    情侣和夫妻之间,该给彼此留点空间和余地的。

    毕竟不是别人,你总不能亲手把他往外推。

    拉拢都来不及了。

    我轻轻喟叹一声,脸埋在他的胸口上,打算就这样睡过去。

    不过在完全陷入昏睡之前,我好像听到陆敬修若有若无地说了句:“过两天有个老朋友要来南城,我要去接一下”

    我打了个呵欠,含含糊糊地问道:“是你在英国的朋友吗”

    他顿了顿,而后低应一声。

    “那就去接呗,我不让你见蔺潇,又没不让你见朋友。”

    把我想成多小气的人了。

    我才不是那样的人呢

    陆敬修没再出声,仅仅是将我抱紧,脸贴在我的头发上,像是怕我跑了似的。

    切,我往哪跑啊,我这一生,怕是都要跟他耗上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