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61章 咄咄逼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361章 咄咄逼人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前女友啊。

    记得,怎么不记得。

    当初就因为这样一个模糊不清、遥不可及的存在,我跟顾正还闹了好大一场别扭。

    他替陆敬修的前女友抱不平,对我特看不上来着。

    当时我就隐隐有预感,或许我跟那个前女友的缘分还不止如此,只是那一闪而过的念头,到了今天,居然真的成为了现实。

    电梯门再次打开,这回我走了进去,一直到了停车场,我都没再出声。

    而一看手机,对方也并没有断线。

    想来顾正也意识到,对陆敬修那个前女友,我没办法做到全然冷静和平静。

    我站定住脚步,长吸一口气说道:“当然记得。我还记得你跟我说过,她身体在疗养院休养,怎么会突然到南城来”

    顾正的声音沉了沉:“有点事需要处理”

    “跟陆敬修有关”我想也不想就反问。

    顾正没有给出正面的回答,不过他的沉默已经说明了一切。

    是了,就是跟陆敬修有关,要不然我想不出其他的理由,能让一个长期在疗养院生活的人不远万里来到陌生的国度。

    我知道再问下去无益,顾正跟不跟我说是一方面,另外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傻人有傻福。

    把所有的事情都弄得清楚,不见得会有多幸福,还不如被蒙在鼓里。

    只是我的个性不容许我这样做,一路走来,我宁肯伤个通透,也不愿稀里糊涂地过下去。

    我平静着声音问顾正:“她来南城,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顾正显然有些为难:“这、这我真的没法给你说”

    “那要我亲自去问陆敬修”

    “唉别别,你别问他。”顾正下意识地拦我,不过很快又说,“就算问了,他也不见得会回答你。”

    我忍不住呵笑:“你们越是这样,我越是好奇了。究竟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我倒是有点不信邪。”

    “清辞,你”他有些欲言又止,又无奈得很,“你何必非要问个明白呢你害怕她会威胁你的地位吗不会的,她不是那种人。以前她跟老三确实是在一起过,但是分开之后,他们也只是朋友,根本不会发生你担心的那种事。”

    先前我还能平心静气地跟他说话,到这当真是有些控忍不了了。

    说我害怕陆敬修的前女友吗

    他怎么不想想,任何一个女人处在我这样的位置上,都应该是怎样的反应。

    自己的男人去接以前的老情人,还整晚都待在一个地方,我若是真的无动于衷,那才是反常。

    不过这些我并不打算跟顾正说了,说了他也不会懂。

    因为他的心早已经偏向一个人,别人再怎么说的有道理,他都不见得会往心里去。

    还有一件事,我不介意提醒他:“别忘了你是订过婚的人,人每走出一步,都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说完我没再听他的回应,直接收线。

    再接到陆敬修的电话,我已经坐在了公司的会议室里,听着下属做着工作汇报。

    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我拿起来一瞧,很快就给挂断,继续听汇报。

    一个多小时之后会议才结束,其他人都走了,就我还坐在原处。

    我拿过手机摩挲了两下,然后找出方才未接的号码回拨了过去。

    这次陆敬修倒是很快接了。

    “有事吗”我垂下眼睛淡声问他。

    陆敬修则是低声反问我:“早晨跟顾正通过电话了”

    我知道这件事瞒不过他,而且也不想瞒,原本我就想让他知晓。

    淡淡应了声之后,我又轻叹一声,说:“你昨天去接的人,究竟是谁啊”

    至此,说出这句话的我,最终还是违背了自己的本意,也违背了跟顾正的约定。

    我想好了不去问陆敬修的,只是我高估了自己,我没办法对他前女友的存在无动于衷。

    说我小气也好,善妒也罢,我都无所谓,我要的,无非就是一个明确的答案。

    陆敬修听完我的话并没有很快回答,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很难的问题,但他就是不说。

    我应该从没告诉过他,也没告诉过别人,我是个特别没自信,特别没安全感的人。

    有些事情你不说出来,我就1;148471591054062算是告诉自己要笃信,也根本没办法说服自己。

    长久的等待之后,我最终还是承认,是我败下阵来。

    我闭了闭眼睛,有些疲惫地说:“算了,我不问了,就这样吧。”

    陆敬修这时终是开口了:“一定要知道”

    我低低笑了声:“你跟顾正问了我同样的问题,先前我没有跟他多说,但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作为你的女朋友,我一定要知道。再不然我们做个换位思考,要是沈嘉安从外地回来,我去接他,还跟他晚上住一个酒店,却什么都不跟你解释,你能接受的了吗”

    他没说话。

    我无声笑了笑,继续说:“应该是没办法接受吧。但凡你对我有一点真心,都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那对于我,你想让我做到什么地步呢”

    陆敬修听完似是叹了声:“好吧,今晚去我那里,你想知道的事,我都会告诉你。”

    得偿所愿,我的心情却并不轻松。

    抹了抹眼睛,我有些自嘲地问:“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咄咄逼人”

    “没有。”

    “不对,是有,我都知道。可是陆敬修,我只有对你是这样,别人的闲事我向来懒得去管,也懒得去打听。只有你不一样,我不希望你什么事都瞒着我。”

    “嗯,我知道。”

    “好了,晚上下班之后我去直接去你家。你等着我,我也等着你的回答。”

    那个传说中唯一的前女友,我不知道过去的你们感情有多深,我只想确定,以后的日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三人行这种事,我不能容忍,也绝不容许它发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