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2章 舍不让得让你受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62章 舍不让得让你受伤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因为惦记着下班要去陆敬修家,下午我早早地处理完工作就打算离开。

    走前我打算找小张说点事,只是走到她的办公桌前,我并没有看到人,问了一圈儿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正当我转身要走的时候,旁边突然有人恍然说了句:“刚才我去洗手间的时候,好像看到她和邹总在说话呢。”

    和邹楠说话

    听到这句,我还是挺惊讶的,因为我实在想不出这两个人会有什么交集。

    不过既然她不在,我也不多留了,反正明天再说也不晚。

    取完车离开公司的时候,想了想,我还是给陆敬修发了条短信,告诉他我现在就去找他。

    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我希望我跟他都能提前有心理准备。

    我是准备1;148471591054062倾听,而他呢,是得准备好和盘托出。

    我给他的耐心向来最多,可那也不是无限多的,在未来的某一天,说不定就会耗尽。

    因为临近下班的时间,所以路上的车有点多,一直到出了市中心,车辆才少了些。

    我因为心里一直想着事,除了开车之外,对周围的情况并没有多观察。

    直到一个拐弯的地方,我才发现后面像是跟着一辆黑色的车子。

    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确定是不是特意跟着我的,因为这里是单行道,后面没办法超车。

    不过时间长了,那辆车始终跟我保持相当的距离,走到宽敞的地方我特地往旁边靠了靠,它也没有超过去。

    如此,我便在心里想着,这大概又是遇上跟踪的了。

    只是谁会做这种事呢

    难道是陆敬希

    上次他找我的时候,曾经半威吓半阴狠地跟我说过,让我好自为之,那次他没对我下手,不代表以后不会。

    不过他要对付我的话,不至于用跟踪这种手段吧,我们对彼此可都算是知根知底了。

    可如果不是他的话,那会是谁呢

    一边思忖着,我一边悄悄踩下了油门。

    这城郊野外的,我就算是报警也没用,天高皇帝远的谁也救不了我。

    使劲拼一拼,说不定能在被追及之前去到陆敬修的家。

    只要到了目的地,后面的人应该就不会再轻举妄动了。

    车子平稳快速地行驶在路上,我的精神虽然有些紧绷,但也不至于到崩溃的边缘。

    这么多年,大风大浪见了不少,小磕小绊也时常遇到,我没那么不经吓。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我放在副驾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铃声略有些突兀,让此刻的我平白多了些紧张。

    因为车速很快,所以我不太敢分神去看手机,只能大概猜想着,这应该是陆敬修打过来的。

    刚才我给他发短信的时候,他并没有回复,想来这时是问问我什么时候会到。

    我摸索着耳机戴上,然后按下了接通按钮。

    不管怎么样,每次在我没主意或是犹豫不决的时候,我就想告诉陆敬修,让他帮我出出主意。

    他说的总是对的,我对此深信不疑。

    不过他不会每一次都出现在我面前,更不会每一回都替我做好选择。

    就像现在,听到对方的声音,我握住方向盘的手顿时收紧,喉咙也是。

    程易江不知道是不是料到了我的反应,总之他笑了笑,像是有些得意:“停车吧,你以为你能跑的了”

    我的手指愈发紧了些,心脏也跳的极快,似是要跳出了嗓子眼。

    只是一开口说话,我便把紧张和忐忑都很好地埋在了心底,让人半点听不出来。

    “就算跑不了,我也得试一试。要不然落到你的手里,我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我故意说的赌气了些,果然,程易江又笑了声,显然是没把我的拒绝和反抗放在眼里。

    “我说过了,我不会伤害到你。我对你可是喜欢的很,怎么舍得让你受伤。”

    还说喜欢我,都到了这个时候,他可是真是虚伪。

    我抿了抿嘴唇,咬紧牙,没再跟他多啰嗦,只是紧紧盯着眼前的路。

    开过这条路,再进入一个弯道,接着就到陆敬修的家了。

    到那时候,程易江就算是胆子再大,也不敢明目张胆劫人吧。

    只要到了就安全了,只要见到陆敬修就没事了。

    我一直在给自己打气,生怕一个不坚定就出了差错。

    可是就在我要减速转弯的时候,后面的车突然加速冲上来,直挺挺地挡在了我的前面。

    眼见着就要撞上,我下意识地打了下方向盘,车轮响起极尖利的摩擦声,我感觉到车体猛烈一甩,然后不知道撞到什么地方,停了下来。

    有人站在外面敲车窗的时候,我还因为刚才的撞击有些晕眩。

    好在撞得并不是很严重,我也没受什么伤。

    听到声音转头望过去时,我看到的就是笑意深沉的某人。

    以前我对程易江的印象不好,或者说很讨厌他,主要是因为他这个人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发火给人甩脸子。

    但现在我看到他笑着的模样,我只觉得更欠扁了。

    我忍着不舒服瞪向他,偏偏他还自我感觉良好,表情轻松,继续敲打着车窗玻璃。

    我能轻易打开才怪。

    摸到一边的手机,我想打电话找人过来。

    这边出了事故,怎么样都不算是小事吧,而且最重要的是先把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给处理了。

    我跟他的恩怨,我已经设想过很多种对抗的方式。

    但绝不是现在这种单枪匹马的对峙。

    我又不是傻子,自己这身板在他面前可占不了什么便宜,我清楚的很。

    不过在我打通电话之前,让我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两个男人,手里拿着工具,开始破拆玻璃。

    看着一道道裂纹出现,我终究是没办法再保持冷静,几乎是尖利着嗓音喊出来:

    “程易江,你到底想干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