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5章 很快都5会结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65章 很快都5会结束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帮忙

    我闻言立马转过身,有些疑惑地看向他,一时之间不是很懂他刚才说的话。

    陆敬修的表情很淡,说起他那个前女友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引人遐想的情绪在。

    “要不然你以为她来干什么”

    他没继续往下说,倒是反问了我一句。

    跟反将一军似的。

    我抿了抿嘴唇,不是很想承认我确实曾经脑补过一场大戏,甚至还臆想过他们旧情复燃,我黯然神伤的场景。

    那些个猜想差点把我给逼疯,但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好像跟我以为的是两码事。

    我尴尬地咳了两下,然后有些别扭地开口:“我没以为什么”

    陆敬修捏了一下我的脸颊,表情大意是他不相信。

    切,不相信就算了,改天我也得让他试试,看看有个前男友身份的人横亘在我们之间,他会是什么反应。

    到此我还不忘打破砂锅问到底,前女友问题是什么问题,是原则问题

    其他的都好说,我能让他在这个方面得过且过才怪。

    陆敬修见我坚持,倒也不再瞒我了,很快淡淡开口说道:“她是我母亲的学生,我母亲在世时,对她像亲生女儿一样对待。”

    我轻轻“啊”了声,接着问他:“那你们会在一起”

    “嗯,因为方便。我那时候读医学,学业很忙,根本没时间去认识别的女孩子。加上我母亲又喜欢她,就这么在一块了。”

    我着实是被他的话惊住了。

    但凡是别的男人跟我说这种话,我还会相信,但是陆敬修

    不是吧,以他这种条件,哪需要主动去勾搭别人啊,好多女孩子应该上赶着去追他吧。

    之前顾正跟我说,陆敬修只有一个前女友,我也就随便那么听听,心里边压根儿不信。

    结果今天陆敬修又跟我这么说

    我揪住被角,嘟囔着问他:“说的好像你有多纯情似的。你这种男人,大多数都是那种万花丛中过的,我清楚得很”

    他的脸色微微变了:“你怎么会清楚”

    我:“耳濡目染”

    余家在南城不是个小户,我就算是再不得余家人的欢心,但很多时候还是能接触到上流阶层的。

    就豪门望族那些公子哥儿,我真是见一个够一个,不管表面上多光鲜亮丽,私底下那叫一个玩得开。

    因此最初知道陆敬修的身份的时候,我还强迫着自己不去想他的过往,给自己暗示了无数遍,说他的过去如何我不在乎,我要的是他的未来,只要他以后对我好就足够了。

    不过女人在这种事情上大抵是既小心眼又矛盾,想着不在乎,可做出来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

    陆敬修闻言盯着我看了会儿,接着把被我蹂躏的被子拿过去,看着我一字一句缓缓说道:“你先来跟我解释解释,到底为什么会耳濡目染”

    我一口气没提上来,看着他眼睛睁得滴溜圆。

    今天的陆敬修太反常了,我觉得我也不太正常,说话到现在,怎么感觉彼此都不在一个频道上呢

    我一门心思想知道他的前女友,他的注意力倒是放在我怎么接触到那些公子哥儿身上。

    我闭了闭眼睛,决心赶紧把这个话题略过去。

    吸了口气,我说:“别打岔话题,赶紧跟我继续说,你跟你那个前女友,以前的关系怎么样,现在又是种什么状态,要是早就分手了,她干嘛还要千里迢迢地到南城来,只为了给你帮个忙”

    说到最后我觉得都开始泛酸水儿了。

    陆敬修一副“看你小气的”表情,我盯着他则是恨不得扑上去咬上一口。

    但我们谁都不是那种逃避现实的人,该说的话,该面对的问题,都不会躲开。

    “我们的感情算不上多深,真要说起来,顾正比我更喜欢她。知道他的想法之后,我就提了分手。”

    “是你主动提的分手”我不确定地反问了遍。

    陆敬修的声音更淡了些:“嗯,总不能继续耽误人家。”

    原本我还有些小窃喜,听他这句又跌到了谷底。

    不耽误人家,说的像是多怜惜似的。

    他怎么不怜惜怜惜我呢

    我没好气地说:“你舍不得耽误她,就来耽误我了”

    这句话说出来纯粹就是作死的,饶是陆敬修再淡定,听到这句也破了功。

    他捏住我的脸颊肉,微微用了点力,我的嘴都撇到一边去了。

    偏偏他还不放,就静静沉沉地盯着我瞧,瞧了一会儿,又问:“觉得我在耽误你”

    我绝望地摇摇头,心想着我真是挖坑给自己跳。

    闭上眼睛,我不管不顾地低吼了句:“你没耽误我就算耽误了,也是我们互相耽误”

    这句话说完,原本定在脸上的力道顿时消失了。

    然后我听到陆敬修似是满意地说:“这还差不多。”

    我低嚎一声,想着这话真是没办法继续说了,到这都不知道是我质问他还是他考验我了。

    说到底,是他这个男人的道行太深,我根本赢不了。

    我憋屈地扯过被子,嘟着嘴翻个身,背对着他,不想再继续说话。

    起码今天是不想再说了。

    周围的气氛静滞了一会儿,之后我感觉到有具胸膛靠在了我的后背上,有力的手臂也将我紧紧环绕住。

    我的身体微微绷紧,但心里却是轻松的。

    我跟陆敬修之间,当真是越来越有默契了,很多时候,沉默更1;148471591054062能让我们贴近彼此。

    当然,这也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我抹了抹眼睛,并不是想哭,只是有些累。

    抛却了方才的调笑,陆敬修的声音也低沉了许多,响在我的耳边,像淳淳的大提琴音。

    他说:“很快她就会回英国。很快一切都会结束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