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6章6 会好好保护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66章6 会好好保护你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第二天我早早地醒来,手往旁边的位置一摸,果然,没人。

    打着呵欠起身,我趿拉着拖鞋离开房间,径直去到书房。

    一般在这个家里找陆敬修,来这准没错。

    这一回也不例外。

    我推开虚掩的门,抱着臂靠在门框上,看向里面正站在落地窗前的人影。

    外面的天色还没全亮,屋里又没开灯,所以显得有些暗沉沉的。

    陆敬修可能想事情想的太入迷,没听到我过来的动静,无奈我就只能敲了敲门。

    这下子他终于转过身来。

    我没朝他走过去,还是站在原地,状似气哼哼地问他:“怎么又起这么早啊什么时候我能在你怀里醒过来一次”

    他的身形逆着光,因此我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

    直到他去开了灯,我才眯着眼睛看到他1;148471591054062嘴边残存的笑意。

    “过来。”他低哑着声音对我说。

    我却是不顺他的意,我可是个有起床气的人,还气着呢。

    而且我又不是什么宠物,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不能让他太容易拿捏到。

    陆敬修见我站着不动,顿了会儿后,便走到我面前,主动牵起了我的手。

    我心里边儿已经有点乐了,但是面子上还是要绷着。

    我继续审视地看他:“干嘛,来跟我认错啊,我才不会轻易原谅你呢。你这个总让我独守空房的男人。”

    陆敬修这次终于是有些忍不太住了,他表情略带无奈,手上用了些力气,我便不得不跟着他往前走。

    虽然我原本就没想着“抵死反抗”来着。

    陆敬修带着我走到书桌前,接着松开我的手,从旁边的书柜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还没等我问他是什么东西,他就已经打开,递到我的面前。

    我怔怔地看了眼盒子里面的物件儿,又抬眼怔怔地看向他。

    “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放在里面的是一块玉佩,当初我喜欢他喜欢得紧,一个心血来潮就把随身带了二十多年的玉佩给了他。

    但我没想到他这个时候会再还给我。

    陆敬修没回答我的问题,见我不接,他便拿过去,要给我戴上。

    我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心里说不太清楚是什么滋味儿。

    按理说,送出去的东西,应该就不能要回来了吧,也不能再贸然还给人家。

    不然这算什么,清算吗

    我咬着嘴唇,心思不知道为什么又转到了他那个前女友的身上。

    昨天还信誓旦旦地说不喜欢她,现在更没什么关系了,那怎么现在又要还我东西,要跟我撇清关系一样呢

    陆敬修像是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我不高兴了,他轻轻抚了抚我的头发,问我:“怎么了”

    我又气又委屈:“你干嘛把玉佩还给我”

    “这本来就是你的。”

    “我给你了就算是你的。哪有你这样的,情侣之间归还东西,那是、是要分手的时候。我跟你还好好着呢,你干嘛要还给我是不是是不是还想着你那个前女友”

    说到后面我自己都相信了,就更委屈,更想哭了。

    陆敬修显然是不太理解我的脑回路,明显僵滞了一会儿,之后才把我揽进怀里。

    “傻丫头。”他似笑似无奈地叫了我一声。

    他抱得我很紧,我依偎在他的胸口,也觉得安心下来,还觉得自己特可笑。

    不过是一个区区的前女友而已,看我把自己弄得这样风声鹤唳的。

    陆敬修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只要他愿意,他身边别说有一个女人了,一打两打都不算少。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觉得恢复正常之后,我才从他的怀里退出来。

    说话的时候还有些别扭:“你是不是觉得我最近特别喜欢发脾气,特别喜怒无常啊”

    陆敬修竟然还真的思考了一下:“好像是有点。”

    我羞怒地掐了一下他的腰,示意他说话小心点。

    他便不再跟我开玩笑,敛了敛神情,抬手将手里的玉佩给我戴在了脖子上,垂挂在胸口的位置。

    我低头看了眼,在其他的情绪之外,竟然不由得生出种挺特别的感受。

    像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又像是时过境迁的怅然。

    原来时间过得长了,什么都可能改变。

    陆敬修的手指在玉佩上摸索了两下,表情有些凝重,好像在想些什么,我便问他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他缓缓摇头,说:“没事,你戴着很好看。”

    我抿抿嘴唇,突然又想起她了,我还没来得及问她有关玉佩的故事呢,没想到就再没这样的机会了。

    不想把这样消极的情绪传递出来,我故意放轻快语气,拉过陆敬修的手,对他说:“那是自然,我确实可好看了,你找到了我,也算是拣到了宝。”

    陆敬修揉了揉我的头发,没理会我调笑的话,只低声温柔地说道:“这是跟了你很多年的东西,以后会好好保护你的。”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认真地对他说:“你以后也会好好的。”

    他听完便轻轻笑了:“嗯,都会好的。”

    吃完早饭,陆敬修便送我去到公司。

    昨天秦颂帮着我处理了一下事故的现场,但是也没办法一下子把一辆车给变得完好无损,还得花时间去修。

    我正苦恼着之后的几天上班要怎么办,陆敬修便跟我说,以后每天他来接送我上下班。

    我听到了自是相当感动,这有男朋友跟没有男朋友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啊。

    美滋滋地感叹了会儿,我没矫情就承下他的好意。

    出行方便是一回事,另外我也担心再出现昨天那种事,我一个女人,碰上那一帮土匪似的男人,当真是没什么胜算。

    我可不想动不动就来那么一场惊魂。

    下车之前,我犹豫良久,到底还是问了陆敬修一句:“昨天我跟你说过的那个程易江,你打算要怎么办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