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4章 喜欢着的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敬修说出那两个字之后,我听到周围好像有人走动起来,还有钢管似的金属物件儿碰撞的声音。

    人在看不见的时候听力真的会特别敏感,哪怕是一丁点的声音我都能听见,而且每传来一点动静,我全身都会不自觉轻颤一下。

    其实这样被人蒙住眼睛特没安全感,可大概是因为眼前这个人的缘故,我能够忍下心里的恐慌和好奇,只配合着他,一动不动。

    不多久,我听到有人闷哼一声,接着像是重重倒地一样。

    这下子我终于反握住陆敬修的手,低声急急地说道:“别伤了人,别……”别给你自己惹上麻烦。

    江峥就算是做了再多的恶事,也总有法律的手段严惩他。

    哪怕我也很想让他求生不得,但为了他这种人让自己惹了一身血腥,不值得。

    陆敬修肯定也明白我的意思,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捏了一下我的手指,像是示意我安心。

    过了没多久,房间里便突然安静下来,除了有人若有若无地闷痛着喘着粗气。

    陆敬修也终于松开捂住我眼睛的手,当他的模样重新出现在我眼前时,我真的有种冲动,想抱抱他。

    不是,是想让他抱抱我。

    我吸了吸鼻子,陆敬修则轻轻摸了摸我的脑后。

    “怕吗?”他又问我。

    我摇摇头,很坚定,很诚实地说:“不怕。”

    有你在这,我是真的不怕的。

    刚才挨打的人果然是江峥。

    看到他整个人蜷缩着趴在地上,嘴里还被塞着一块布,我就知道他方才为什么没喊出声了。

    而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挺高挺瘦的男人,看上去也是个公子哥儿的做派,眼神轻佻,但不下流。

    他的手里正握着一根手腕粗的钢管。

    察觉到我看着他之后,他也看向我,嘴角挑了挑,一双桃花眼也眨了两下。

    合着把人打的半死的人不是他一样。

    我是真的有点搞不懂现在的情况了。

    这个男人是谁,他跟陆敬修又是什么关系,他们是怎么把江峥还有其他几个人给制服的?

    种种疑问袭上心头,我却是谁都不能问,只能咬着嘴唇看向陆敬修。

    陆敬修的脸上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像是对眼前的场景根本不在意似的。

    他说的最多的话,不是,他说的所有的话,都是问我害不害怕。

    我不害怕啊,真的,我只是有点担心,也有点没底,不知道一切要怎么收场。

    又过了会儿,陆敬修轻叹一声,对我说:“走吧。”

    就这么走了?

    我睁大眼睛。

    “还想做什么?”他貌似挺认真地反问。

    我想了想,也认真地答道:“没有想做的,我们赶紧走吧。”

    这个地方我总觉得阴森森的,先带陆敬修离开再说。

    至于江峥,我相信他跑不了,陆敬修既然已经答应了我,就不会让他好过。

    说起来我自己也挺混乱的,我一边依赖着陆敬修的帮助,一边又暗暗想着,别把他牵扯进这些麻烦就好了。

    万一以后他受到其他影响怎么办?

    虽然这个概率挺小的,但是万一嘛,不管做什么事,总怕个万一。

    陆敬修察觉到我的紧张,还以为我口是心非,嘴上说不害怕,心里明明怕的不得了。

    我也懒得再去跟他解释了,反正能赶紧离开这里就好了。

    谁知道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伸出手,将我向门外轻轻一推。

    我没有防备,一个踉跄迈出去,好在有他握着我的手臂,没让我跌倒。

    “在外面等会儿。”他看着我,轻轻笑了一下。

    就是这一笑,让我什么话都没说,只应了句:“好。”

    然后他松开我的手,关上了门。

    在等待的这几分钟时间里,里面并没有传出什么动静,哪怕我贴在门上都听不到什么声音。

    陆敬修该不会是去打江峥了吧?

    不会吧,他以前可是医生啊,医生才不会打人呢。

    我还在他打人或者是没打人之间摇摆不定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给打开了,我因为贴的近,差点又踉跄着跌过去。

    幸好这次前面站着个人。

    陆敬修低头看着“投怀送抱”的我,顿了顿,接着不紧不慢地说道:“这么着急?”

    我急?我急什么啊我!

    我瞪了他一眼,心想着要不是你故弄玄虚,我至于这么狼狈嘛。

    明明是自己做的不对,还好意思来笑话别人,你可真行你!

    不管怎么样,之后我跟陆敬修到底是离开这栋别墅。

    走出去的时候,我的脚不可避免地又有点疼,陆敬修发现了又像是要来抱我。

    我当然是没让。

    在家里就罢了,在外面,尤其还是在这种地方,我能让他“随心所欲”地来才怪。

    他不知道丢人,我还脸皮薄呢。

    陆敬修倒也不再勉强我,只是脚步放的慢了许多,因而短短几十米的路,我们走了大概有十分钟的时间。

    秦颂之前已经带着齐珊珊先出来了,现在估计已经到了医院。

    陆敬修来的时候自己开了辆车,我们两个也不算是寸步难行。

    上车之后,我系好安全带,然后转头道:“我想先去医院看看齐珊珊。”

    陆敬修没有异议,只是点了点头。

    路上,我靠在座椅上,突然觉得有点累,大概是心情起伏太大,消耗了太多心神。

    只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弄清楚,心里总还记挂着一些事。

    想了想,我到底还是开口道:“你刚才让我在外面等,自己进去干嘛了呀?”

    其实这并不是我最想问的,只是说话要有策略嘛,要一点一点地来。

    陆敬修闻言没有立马说话,我以为他是不想回答,刚在犹豫要不要追问,就听到他压低声音说了句:“坐稳了。”

    “什么?”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车速陡然加快,甚至下面的车轮都发出骚刮耳膜的摩擦声。

    我双手紧紧抓住扶手,什么都没问,也知道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该问。

    在这样的紧急的时刻,我下意识地转头去看身边的男人。

    他的眼睛看着前方,双手握着方向,侧脸满是刚强坚毅。

    嗯,这就是陆敬修啊。

    泰山崩顶不显于色,就是他啊。

    我心里信任着,喜欢着的……他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