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5章 真是糟糕透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样近乎疯狂的时刻大概持续了十几分钟的时间,等到了市区,车速也终于慢了下来。

    感觉到“危险”慢慢远离之后,我还有些惊疑未定,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勉强平复下心神。

    再转头看过去,发现男人还是一脸如常,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什么都没发生过……

    呵呵,我怎么感觉像是从鬼门关走过了一圈儿呢?

    车里明明开着空调,但我还是觉得热,后背像是起了细密的一层汗似的。

    我用手扇扇风,觉得没用之后,只能吸气,吐气,又吸气,又吐气。

    如此反复好几次,身上终于没有那么难受了。

    而这时陆敬修也终于说话了:“吓到了?”

    这回我没再大言不惭地说我没被吓到,我一点都不害怕。

    事实上,我怕死了,真的怕死了。

    不过就算不逞强,我也不会示弱。

    顿了会儿之后,我轻哼一声,直接忽略掉这个问题:“刚才跟在我们后面的那两辆车是谁的啊?你知道吗?”

    陆敬修当然不是那种没事了飙个车玩玩的人,他方才会那么做,完全是因为有人跟着。

    混乱之中,我从后视镜里都看到了。

    正因为看到了,我一边决定全心信任陆敬修,一边却又忍不住担心,他是不是惹上了什么麻烦。

    不,或许是……我们是不是惹上了什么麻烦。

    我转过头直直地看向他:“难道是跟江峥有关?”

    陆敬修的嘴角像是勾了勾,不知道是在赞赏我的“聪明”,还是觉得我挺好笑。

    而这次他的关子也没有卖太久,等到了一个红灯停下的时候,他也看向我,看着我的眼睛,眉目间没有笑意,却似有温柔。

    “不是因为他。这样的事对我来说,很平常。”

    我听完之后脑袋里一瞬间蹦出一个想法,不过我直觉太可怕,因而不敢去深想,只能慌忙撇过头掩盖自己的惊疑和恐慌。

    陆敬修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他那么厉害,大概已经看出了我的抗拒。

    对事实真相的抗拒。

    绿灯亮起之后,车子稳稳起步。

    我觉得车里更闷了些,因此也不管空调是不是开着,总之就把车窗给打开了,陆敬修看到了也没说我。

    外面的疾风刺刺地吹在脸上时,这样轻微的疼痛终于让我有了些许实感。

    这一整天的,发生的所有事都跟做梦一样。

    而我分不太清楚,到底谁是梦境的编织者,谁只是这场梦中浮现的一个幻影。

    但有一点似乎可以确定,那便是我很排斥。

    无论对哪一种存在,我都半点不想去触碰。

    ……

    来到市立医院的大门口时,已经是下午的四点钟。

    太阳慢慢落了下去,落日的余晖正好冲着我的脸投射过来,晃得我有些睁不开眼睛。

    我想直接下车,但还没等推开车门,放在身旁的左右便被人握住了。

    那人的掌心一如既往地温热宽厚,以往我握到了都只觉得舒服喜欢,这回却有点想逃跑的冲动。

    不过我知道,只要他不放手,我就算是再挣也挣不开。

    如此,我干脆回过头去,看着他的眼睛说:“我现在有点乱,等我整理好了,我们再好好谈。”

    现在的这个状态,我真的没有信心可以继续跟他将事情摆在理智的层面上说清楚。

    怎么说呢,我这个人,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挺冷静自持的那种形象,可在某些时候,就像是现在,理智便化作了情绪的奴隶,说不得,碰不得。

    我心里想了这么多,但陆敬修却像是没有我这么多的弯弯绕绕,甚至他开口的第一句话,还是关于别人的。

    “江峥的事不用再担心,过几天就能知道确切的消息了。还有那个女孩,有秦颂在,也不会有事。”

    说完他就松开了手,意思是现在我可以下车了。

    不过我却是没有马上动作。

    人真的是种很矛盾的生物,有时候当真是怎么别扭怎么来。

    我想走的时候他不让,现在他让了,我又犹豫了。

    我都觉得自己有毛病。

    撇过头狠狠吸了口气之后,我终于鼓足勇气问了句:“陆敬修,我是不是个特差劲的女人?我现在都开始讨厌自己了,怎么办?”

    说好的成为彼此最好的合作伙伴,人家都帮我解决了这样大的麻烦,结果察觉到他身上有什么潜在危险的时候,我第一时间不是去了解接纳,而是选择了逃避。

    忘恩负义,不知感恩,我大概就是这样的女人,勿怪人家这么看我。

    “不是。”陆敬修很快说了这两个字,也算是给了我回答。

    但我估计这就是他安慰我的,但凡是个有心有血的女人,这个时候都得死心塌地地冲进他的怀里,信誓旦旦地说要跟他风雨同舟,一起走下去。

    不过我不会,真的不会。

    我不会轻易把自己置于太过危险的境地,更不会轻易地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别人的手上。

    在把即将面对的一切考量评估完毕之前,我不会许下任何的承诺。

    但就算是考量,也不是现在。

    我只要一看到他的脸,就觉得有点难受,难受的想哭。

    ……

    下车之后我给秦颂打了个电话,后者告诉我他正在陪齐珊珊做检查,让我先上楼去病房,他们马上就回去。

    我应了下来,之后就按照他说的那样,乘着电梯去了病房。

    陆敬修并没有陪着我一起来,或许是他有事,或许是听完我的话暂时给我一点时间考虑,也或许,仅仅是因为不想来。

    我在门口等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就看到有人推着一架轮椅走了过来。

    自然就是秦颂和齐珊珊。

    我走上前去,跟秦颂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之后,便去看齐珊珊。

    跟刚发现她的时候相比,她已经平静了许多,就是目光有些呆滞,而脸色一片惨白。

    秦颂将她推进病房,又将她抱到床上,之后便暂时出去了。

    于是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

    其实我现在看到齐珊珊,心里有点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难过也有,愧疚也有,除此之外,还有对自己的嫌恶。

    我真的是糟糕透了,不管在什么时候。

    鼓了鼓勇气之后,我才试着拉住她的手,轻轻说了句:“对不起。”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因为我是这样一个懦弱的,不坚定的,自私鬼。

    【稍后第三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