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0章章 只怕万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70章章 只怕万一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自从见了蔺潇这一面,我的心算是终于定下来了。

    都说眼见为实,像陆敬修那么不喜欢秀恩爱的人,都能在蔺潇面前对我体贴入微地宣示主权,难道私下里两个人还能有什么纠葛

    别再杞人忧天,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了,其他的事情都还忙不过来呢,哪还能分得出心思管这些。

    因为牵扯到年底放假,所以有一大堆公事需要处理。

    好几天我都留在公司加班,小张作为我的助理自然是也跟着留下来。

    但我现在着实有点不太想见她,待到她来跟我汇报工作的时候,我也基本上不跟她对视,等她说完了就直接让她出去。

    小张也是个聪明人,很快发现了我的反常,便用一贯可怜兮兮的语气问我:“余总,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事了你最近怎么不喜欢理人家了啊”

    我轻吸一口气,眼睛没抬地回答她:“没有,最近有点忙,我心情不太好,你别放在心上。”

    小张喃喃地应了声:“哦”

    我既知道这样会伤了她的心,又实在绕不过心里的那道坎儿。

    她到底为什么要那么做呢又到底是为了谁在做事

    我自认为对她算是不错,只是跟金钱利益比起来,还是太微不足道了吧。

    等她情绪低落地出去后,我放下手中的笔,转了下座椅,看向窗外,发了很久的呆。

    第二天一早,我拟好了辞职信,趁着其他人还没来,放到了小张办公桌的抽屉里。

    我想她会明白我的意思的,与其撕破脸面,还不如好聚好散。

    信任一旦塌陷,就再不会有修补的可能了。

    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

    一上午的时间我都有些心神不宁,但事实却是风平浪静,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连小张都没来找我,估计是还没发现那封信。

    中午到了饭点,我还犹豫着要不要去吃饭,放在一边的手机先响了。

    是慕萱打来的。

    说起来我们有挺长时间没有联系了,自从陆敬修出院之后,我也再没碰上陆家的人,他们也都没再来找我。

    这时候接到慕萱的电话,我还是有些意外的。

    接通之后,她的语气跟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听了几句才能察觉出些许担忧。

    “清辞,你最近过的还好吗”

    我轻轻一笑:“嗯,还好。”

    “跟老三相处的也不错吧。”

    “是啊。”

    “哦,这样啊”她的语气变得有些迟疑。

    说到这我已经觉得有些不妥了,于是反问她:“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慕萱突然叹了声:“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看你跟老三这么好,我其实很替你们开心。但是如果不说出来,我又怕你会受到伤害。”

    我闻言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停顿些许时候,我低声道:“大嫂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慕萱又叹了口气,话语中带着些遗憾,好似还有气恼。

    “前两天我跟一个小姐妹出去,在市中心一家西餐厅吃饭。大概是晚上的六点多钟,我看到老三陪着1;148471591054062一个女人走进了餐厅,两个人的举止说不上多亲密,但看得出来,那个女人挺依赖他的。当时我怕自己误会了,担心贸然告诉你会让你们两个不愉快。可是可是刚才,我又看到他们两个在一块,去了西池大街一家叫星梦的花店。清辞,我告诉你的这些都是我看到的,但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事实。老三的人品我信得过,我不相信他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只是我又想,事事没有绝对,万一,万一呢”

    慕萱,原来你也怕这个万一啊。

    嗯,我也怕呢。

    特别害怕。

    所以无论对什么事,我都不敢百分百地笃定,生怕哪个环节出了差错,满盘都是败局。

    我用手捂住眼睛,沉默片刻,便平静着语气回答她:“嗯,我知道了,我会问问他的。”

    “对,不管怎么样,都跟他好好谈谈。就算真的有什么事,也别忍着,该摊牌就摊牌。我就是忍了太久,等到想拨乱反正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我一怔:“你”

    “我已经决定跟陆敬峰离婚,他不稀罕我,我也不要稀罕他了。虽然老爷子现在还不同意,但我相信天长日久的,我的目的总能达成。现在不说我了,你还是问问老三吧,我们女人啊,还是要活的明白,也别太委屈自己。我算是终于看透了。”

    跟慕萱通完电话,我怔愣了几分钟,接着就找到陆敬修的号码拨了出去。

    慕萱说的对,不管怎么样,我都得问清楚。

    是误会也好,事实也罢,总不能事到临头了才后悔没有弄明白。

    虽然,我还是在害怕,怕很多事,以至于走出的每一步,都只觉得步履维艰,恨不得一直缩在一个安全封闭的壳子里才好。

    很长时间那边都没有人接通,我已经穿好大衣,准备去慕萱说的那个花店了。

    这时候突然有道声音传来。

    但很可惜,不是我预想中的那个人。

    “hello,这是ian的手机,他现在不在这边,你有什么事吗”对方说着夹生的普通话,声音却轻快又温柔。

    我站在原地僵愣了片刻,然后问道:“他去哪了”

    “我也不知道,他就让我在这边等着。你要是有事的话,我可以让他回来之后打给你。”她显然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话语中透露着心性的天真和单纯。

    跟她一比,好似是我有些处心积虑一般。

    我自嘲一笑,咬住嘴唇,将手上的围巾放回到架子上,接着一字一句低缓地说道:“我是他的女朋友,找他有些急事。而且冒昧问上一句,请问你是哪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