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第371章 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7第371章 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对方听完我问出这一句,显然也是愣住了,好半天都没应答。

    我承认自己有种难言的快感,还有抑制不住的可悲。

    什么时候,我也能耍出这样的手段了,我不是最不耻这种事吗

    还是说,我只是假装无所谓,真要是触到了我的底线,我会比谁都要激进,都要冲动。

    那边的人没再说话,我也没有挂断电话,我们两个就这样静默对峙着。

    对峙到,有一方先开口打破沉默。

    这一回是我担当这样的角色,我淡淡说道:“你不想说的话,那我就猜一猜你是他的前女友,对吗”

    对方倒也低低应了声:“ian都跟你说过了。”

    我的语气平缓,心情却不是如此,事实上,我感觉胸口堵得厉害,像是一不小心就要爆开一般。

    陆敬修之前1;148471591054062跟我说过,他前女友来南城,是为了帮他一个忙。

    帮什么忙呢

    能让两个人同进同出,一起吃饭,一起买花。

    我想不出来,真是想不出来。

    对方像是也不愿再跟我继续说下去,她低道一声:“我会让他联系你的再见。”

    声音里再没了之前的欢快。

    我握紧手机,语气如常地答道:“好,你跟他说,他等着他的电话。”

    收线之后,我把大衣脱下来,缓缓回到桌前坐下,眼睛盯着桌面上的文件,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从中午到下午,我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一直没响过。

    无论我看多少次,都是一样的结果。

    下班的时候,我有些心不在焉地走出办公室,迎面看到的就是眼睛有些红肿的小张。

    看到我,她像是吓了一跳,有些紧张。

    我这才恍然想起,早晨我把辞呈放在了她的抽屉里,意思是让她尽早辞职,她这时候应该是看到了。

    我看着她,什么话都不想说,也说不出来。

    她也望着我,眼睛滴溜溜地转,不多一会儿就浸出了泪。

    我不是很喜欢别人在我面前哭,可我也不得不承认,看到小张哭得这样伤心,我的心里也不好受。

    拿出一张纸巾递到她面前,我说:“别哭了,我会安排人事部,让你尽快办好离职手续。补贴不会少,毕竟你跟我在身边这么多年,我不会多亏待你。”

    “余总”小张哭得声音有些嘶哑。

    我垂下眼睛,轻叹一声:“在你当初做出选择的时候,就应该预料到今天的结果。我不会多追究什么,也不会影响到你以后的前程。走吧,这是目前为止,我能想出的最好办法。”

    “可是我不想走我想留在这里余总,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绝对”

    还没等她说完,我就已经打断她。

    “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但凡是背叛,我都不能容忍。我也希望你能明白,人生当中不会有人为你的错误买单,我们每走出一步,就要承担这一步的后果。”又叹了口气,“当然,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我对你也是有感情的。可恰恰是因为如此,我现在看到你的每一眼,跟你说的每一句话,所感受到的背叛感就越多。别再多说其他的了,我不是很想听。明天早晨来公司的时候,我希望能看到你正式的辞呈。好了,到此为止吧,回家吧。”

    说完这些,我没听她的回应,直接绕过她走向电梯。

    背后传来一阵阵压抑的哭泣声,我没回头,只将手握成拳,同时也觉得鼻子有些泛酸。

    让小张离开,除了是对她的惩罚,何尝不是对我的折磨。

    我在公司里最难的那几年,都是她陪着我一步步走过来的。

    她看着我从余氏的底层一点点爬到现在的位置,而我也见证着她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大学毕业生变成现在干练成熟的模样。

    人的一生当中除了亲朋和伴侣外,还会碰到无数像这样的见证者和陪伴者,我们所经历的每一个阶段,都不必可少这样的角色存在。

    而今天我做的事,就是跟这一阶段作别。

    我又不是铁石心肠,我的心,也是会痛的。

    开车回到家,我没什么胃口,换下衣服之后就躺倒在床上,手里拿着手机,也不知道在盼着什么。

    明明我现在可以直接打过去,我就不信还能是那个前女友接电话。

    但我又不是很想这样做,总憋着一口气,觉得陆敬修才不会冷落我。

    就这么一直纠结着,到了晚上十点,我实在熬不住了,终于耐不住给他发了条短信。

    我问:“你现在在哪,干什么呢”

    等了几分钟,屏幕一直没亮过。

    我咬着手指甲,真觉得要被逼疯了。

    该不会、该不会那两个人现在还在一起吧

    我顿时从床上弹坐起来,捏着手机的手一直在抖。

    待到觉得一会儿不会张口大骂了,我才颤着手拨出号码去。

    等待电话接通的过程实在是让人心焦,说是心急如焚也不为过。

    不过这一回到底还是让我听到了陆敬修的声音。

    他的声音很低沉,还有些嘶哑,但我来不及分辨那里面的情绪,就气鼓鼓地问他:“你现在到底在哪啊为什么不回我的短信”

    陆敬修闻言静默了片刻,然后用我从没听过的灰败语气说:“在医院。”

    “在医院干什么啊”为什么我又有了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有些难以回答,反正陆敬修静默了比方才更久的时间,久到我以为他不会说话了。

    我的心脏也跳的特别快,咚咚咚地,让我忍不住捂住胸口,屏住呼吸。

    又过了好一阵子,我最终还是听到他的答案。

    他说:“老爷子过世了。今天下午在家里,心脏病发,没能抢救得过来。”

    我一听,脑袋顿时一片空白。

    通知:8.309.2有事,不更新,勿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