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章 你怎么在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0章你怎么在这

    “是缘”表面上是一间酒吧,但内里,怎么说呢,性质有些模糊。

    你来这可以单纯的喝酒,喝完就走,但要是想干点别的,也未尝不可。

    我不常来这里,第一次来的时候就遇到了Ian,之后就再没来过。

    今天重新踏进这里,不是没有紧张,不过更多的还是压在心底的蠢蠢欲动。

    天底下的男人可不止Ian一个,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更好的,到时候……哼!

    来到吧台,调酒师很快递过来一杯粉红色的鸡尾酒。

    我见状摆摆手:“我没有点。”

    “这是送给你的,美丽的女士。”帅气的调酒师挑了挑眉,眼底还有几分揶揄。

    我有些不明所以。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我才晓得,每一个踏进酒吧的人会被第一时间划分出两类,一类是专门来喝酒的,调酒师会递上一杯白色的鸡尾酒。剩下的那一类便是我这种,东张西望,左顾右盼,显然“另有所图”,此时用粉色的酒液修饰最合适不过了。

    我一接下那杯酒,很快便有人上来搭讪。

    “美女,一个人?”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上来碰了一下我的酒杯,语气暧昧。

    我则是连看他第二眼都不愿意,只面无表情地说了句:“我在等人。”

    之后又接连来了几个,不是长得太矮就是太高,不是太胖就是太瘦,不是太粗犷就是脂粉味儿太重。

    反正连Ian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我十分挫败,不仅仅因为没找到“称心”的P友,更因为我把每个人都不自觉地跟Ian作比较,比较的结果就是,像Ian那样的极品,真是可遇不可求啊。

    我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接着从包里找出两张钞票放在桌上,起身要走。

    这个时候突然有个人走到我身边,伸手轻轻拉了一下我的胳膊。

    我下意识地挣扎一下,然后抬头看过去。

    酒吧里的光线有些模糊,我眯了眯眼睛才看清楚眼前人的模样。

    好像……挺帅,虽然没有Ian那样英俊的不像话,但是气质什么的让人觉得挺舒服。而且靠近了觉得香喷喷的,不是那种劣质香水,像是衣服上洗衣液的味道。

    “一个人?”他上来也是问这一句。

    不过我没像之前那样断然拒绝,顿了顿之后,我有些磕绊着说:“一个人怎、怎么样呢?”

    他听完低笑了声,似乎觉得我的话有些好笑,我怔了一下,也跟着笑了出来。

    最后反正我是跟他走了。

    即便是心里有那么点儿不自在,但我想这大概是更换P友的后遗症,过一阵子就好了。

    男人将我带到了他的车前,大气豪放的路虎,乍一看跟他有些不相配,但细看之后却觉得越来越相配。

    他替我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但我没有立刻上车,而是靠在车门上,半眯着眼睛打量着他。

    “怎么,还有问题?”他笑了一下,眉眼间更添了几分清俊。

    我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最终轻叹一声,转身上了车。

    开车的时候,男人问我想去哪,我想也没想就答了句:“四季酒店。”

    路虎车行进的十分稳当,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我都觉得有些困了,解开安全带下车的时候动作也是慢吞吞的。

    还是1302号房,我轻车熟路地带着男人来到13层,却在走出电梯门的时候,突然有些后悔了。

    察觉到我停下了脚步,男人回过头,像是有些不解。

    我没看他,而是抓了抓头发,声音有些发虚:“我刚才想起来,我还有点事……”

    “不是吧,你反悔了?”男人朝我走近了两步,高大的身形衬得我愈发娇小。

    我闻言下意识地反驳:“谁反悔了……”

    就是、就是有点不舒服。

    打开房门进了屋,我先去洗澡,整个过程磨蹭的不行,恨不能洗脱两层皮。

    而在穿好衣服出去的那一刻,我也终于决定了,还是趁早跟人坦白吧。

    根本就没那个胆子,在这装什么豪放呢!

    刚一打开洗手间的门,还没等我看到人,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大力推撞到了墙上,然后霸道强势的吻便落了下来。

    我惊慌地连忙去推挡,想开口喊人,结果牙关一开,一条灵活的舌头便冲了进来。

    我顿时呆住了,手上的动作也变得僵硬,甚至忘了去咬那人的舌头。

    所有的反常,不过是因为,我发现压着我的男人,不是方才那一个,而是……

    几乎将我的唇舌咬出了血,男人才暂时退开,好看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我,似乎我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过错。

    而我回过神,看着他,也是气得不行。

    “你、你怎么在这?你这是什么意思?!”

    是了,站在我面前的人居然是Ian,那个删我好友,擅自断绝P友关系的Ian。

    Ian听完没有回答我,而是伸手将我抱起,接着三步跨做两步,将我毫不惜力地扔到了床上。

    我被撞得头脑有些发昏,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倾身压了上来,狠绝地撕掉了我的衣服。

    我听着一阵阵的裂帛声,只觉得心肺都绞到一起了。

    感觉到下身一凉,我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卧槽!你放了我的鸽子,删了我的微信,这个时候还敢来上我,你这是强暴!”

    Ian闻言竟然顿住了手上的动作,双手撑在我的耳边,跟我的视线相对,温热的气息洒在我的脸上。

    紧接着,他一字一句,用他那浑然天成的嗓音缓缓说道:“那天是我有急事。还有,删错了。”

    什、什么,删错了?!

    这句话你骗鬼去吧!

    我哽着一口气,还没等继续骂出来,就感觉一方炙热已经冲了进来,撞得我浑身一颤。

    Ian一只手掐着我的腰,一手桎梏住我的脖颈。

    他没立刻挺动,深深看了我一会儿之后,突然低头舔了舔我的嘴唇,又顺而往下,张口咬上了我胸前的柔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