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章 各怀心思的家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2章各怀心思的家宴

    隔日下午,我在家收拾得容光焕发地出了门,打算回余家老宅。

    化妆的时候我特地把脖子的痕迹遮了遮,一天的时间过去,原本红色的斑块竟然都泛了青紫。

    也不知道那男人到底是什么癖好,专门挑这些显眼的地方啃咬。

    到余宅之后,我看到门口停了好几辆车,估计是都回来了,老爷子不止叫了我一个人。

    果然,等我走进宅子,看到的就是一大帮人坐在一起,好不热闹。

    见我走过去,气氛骤然冷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其中大多数都还有些沉色。

    我没看那些,只是面不改色地走到老爷子面前,笑着又不失端庄地叫了声:“爸爸。”

    “嗯,回来了。”老爷子随意摆摆手,示意我坐下。

    我扫了一眼沙发,发现没什么位置留给我。余淮林和余秀琳分别坐在老爷子两侧,原本我是该坐在余秀琳身边的,可现在江峥坐在那,正不怀好意地看着我。

    不怀好意什么,以为我会因为一个座位跟他吵起来吗?

    也太小看我了,连老爷子都说我懂事的很,我又怎么可能在这样的场合跟一个小辈计较。

    我扯了扯嘴角,面色如常,抬步到旁边的沙发前坐下,挨着的是余淮林的女儿余小涵,余小涵的身边则是江佩澜。

    “小姑,你可来了,我都等你好久了!”余小涵凑过来跟我咬了咬耳朵,语气是属于少女的烂漫。

    余淮林将近四十岁才得了这么一个女儿,平日里宠的跟什么似的,全家也都当个宝贝供着。

    也奇怪的很,余小涵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长大,除了脾气有些骄纵外,品性却是极好。而且性格外向,见到谁都是自来熟,就算是对我,她也亲近极了。

    我转头看向她,眨了眨眼睛,悄悄说道:“这不是来了,重要人物都是压轴出场的。”

    余小涵闻言笑倒在我肩膀上,丝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眼光。

    我也轻抿着嘴跟她一块笑,不仅仅是因为好笑,还有其他的原因。

    比如给某些人添个堵什么的。

    开餐之前,老爷子先训了会儿话,主要是几个小辈的事宜。

    其中包括江峥跟一众小明星闹出来的绯闻,以及江佩澜和沈嘉安的婚事,还有余小涵高考的动向,事无巨细,都或关心或责问了一番。

    而当事人的态度也不尽相同。

    江峥采取的是表面虚心接受,背地里照玩不误的方针,老爷子早就看透了,也懒得多说他。

    江佩澜说起沈嘉安倒是一脸的羞涩和幸福,轻声软语地说了婚礼的筹备情况。期间老爷子瞥了我一眼,我便主动开口,说我最近正好有空,可以帮着一块准备。

    余小涵听到学习脑袋都大了,更不想提什么高考,当即就坐到她爷爷和爸爸中间,皱着鼻子撒了会儿娇。这家里最大的两个人拿她实在没办法,最终只能无奈笑着作罢。

    用餐的时候,我还是跟余小涵和江佩澜一侧。

    坐在我对面的是余淮林的妻子,叫程芳,是南城一家服装集团的千金。

    她跟余淮林结婚的时候,娘家的背景还是极丰厚的,可是近年来服装行业衰落,她家的公司也不可避免受到影响,大大不如以前的繁华了。

    余淮林这人最是势利,用得着岳父母家的时候,对妻子那叫一个体贴入微,一旦不再有什么倚仗,态度也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反正近年来在这样的家庭聚会上,程芳基本说不上什么话,还时常要看余淮林的脸色。

    而且当年她费力生余小涵的时候也伤到了元气,身体一直不好,平日里不常露面,跟我也没什么交集。

    此时的她正在给余淮林剥虾,生硬的壳大概刺得她指腹有些痛,但她没有停下的意思,剥完之后将完整的虾肉放到丈夫的盘子里,此番举动也只是换来对方冷哼一声,很是不屑。

    我见状低头喝了口水,同时也免不得在心里轻叹一声。

    女人啊,活这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

    像余淮林这样的男人,功利心重,才能平庸,不知感恩,脾气还极其糟糕,怎么值得守着过一辈子。

    不过总归是各人有各人的选择,我不能忍受的事,在别人看来,也可以成为另外一种活法。

    老爷子规矩多,吃饭的时候不喜欢人说话,因此这也难得成为一段平静度过的时光。

    我这两天没怎么吃东西,饿得有些狠,便多吃了些。

    埋头吃饭的时候,我听到有人轻哼了一声,抬头一瞧,却没发现什么异样。

    估计又有谁看我不顺眼了,我也在心里哼了哼,然后低下头,继续大口地吃起来,吃的特别香。

    饭后老爷子把余淮林叫去了他书房,还开口让我先留一会儿,稍后还要跟我谈谈。

    江峥接了个电话之后便躲到一边跟人聊天去了,客厅里坐着的便只剩下这家里的女眷。

    这回我跟余秀琳一同坐在主沙发上,坐在我旁边的是程芳。

    江佩澜和余小涵陪在左右,瞧着也挺像一副和乐融融的景象。

    佣人很快送来水果和花茶,我拿过茶抿了一口,赞了句:“味道不错。”

    余秀琳闻言嗤笑一声:“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寒酸样儿。”

    我对这些话早就已经习惯了,听到了也只当挠了挠痒痒。

    程芳和江佩澜听完也没什么反应,倒是余小涵看不过去了,扬声道:“二姑,你别总是这么说小姑。她不常回家来,好好说话不行吗?”

    “小涵。”程芳赶紧拉了拉女儿的手,示意别多嘴。

    在她看来,跟余秀琳杠起来可不是什么好事,毕竟这位余家的二小姐,那也是深得老爷子宠爱的女儿,日后保不准能分余家一杯羹。

    余小涵还是满脸不服气,可是看到母亲无声责问和恳求的模样,最终选择忍了下来,气呼呼地起身跑上了楼。

    于是剩下的都是各怀心思的主儿。

    余秀琳许是还在为刚才余小涵的顶撞生气,气撒不出去,只能对程芳嘲讽道:“大嫂,小涵也不小了,该知道的礼数还是要教的。”

    程芳闻言赶紧答道:“是是,二妹你别在意。”

    我见此垂下目光,又喝了口茶后,悠悠开口道:“佩澜和嘉安的婚事,老爷子事先已经交待过我了。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二姐和佩澜你们尽管开口。毕竟,我跟沈嘉安是旧识,对他的喜好也多少了解一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