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章 这算什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3章这算什么

    听我说完这句,余秀琳的脸色顿时变了,江佩澜也抿了抿嘴唇。

    我跟沈嘉安的过去在余家不是什么秘密,想当初我还为了后者想离开余家。等到我沈嘉安分了手,不久之后江佩澜成了他的女朋友,余秀琳便把我当洪水猛兽一样防,生怕我跟她的乘龙快婿扯上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

    虽然我不会那么做,但也从来不解释。

    因为这件事若是用的好了,也能在适当的时候让人不痛快。

    至于名声什么的,我从不在乎。

    我扯了扯嘴角,将茶杯放在桌子上,起身要离开。

    “余清辞!”余秀琳一把扯过我的手腕,力道极大,像是要我的腕骨捏碎一般,“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我闻言笑笑,也不顾腕上的疼痛,只平静道:“二姐,我只是实话实说啊。而且是老爷子亲自发的话,让我多帮帮佩澜,我都是好意。”

    “你,你!”余秀琳嚯的站起身,眼睛瞪得极狠,像是要打我。

    我也不怕她,敛去了方才的笑意,冷着脸看向她。

    “二姐,平时你对我横加刁难,我其实不怎么在乎。但是对待小孩子,最好还是表现出长辈的风度。你刚才说小涵没有礼数,那你的好儿子江峥又好的到哪里去。凡事别总是宽几苛人,多想想自己的情况。还有,这个家里最大的是老爷子,底下人再怎么闹腾,也不该惊扰了他老人家。所以啊,你还是放手吧,今天这样高兴的场合,别给大家找不痛快。”

    余秀琳的脸色简直差到了极点,不过许是碍于老爷子的面子,没有立即发作。

    江佩澜此时也终于走过来,挽住了母亲的胳膊,轻声道:“妈,外公还在楼上,我们别打扰到他。我陪你去花园走走吧。”

    余秀琳闻言又瞪了我一会儿,最终还是狠狠甩开我的手,和自己女儿离开了。

    走前江佩澜也看了我一眼,目光很平静,隐隐还有几分忧伤。

    比起余小涵,我平日里跟这个外甥女其实没太多交流,若非一个沈嘉安,我们也根本没什么能够交集的地方。

    刚才那么说出来,我知道除了激怒余秀琳,江佩澜听到了也会不太高兴。

    可是没办法,为了余小涵,我咽不下那口气。

    别人怎么说我都可以,但只要波及到我身边的人,我就怎么也忍不下去。

    说到底,还是太过护短,也时常冲动。

    ……

    余秀琳和江佩澜走后,客厅里便只剩下我跟程芳两个。

    我们自然是没什么可聊的,而且我觉得对方好像还在有意无意地避着我。

    也正常,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

    在这个家里,但凡是明智点的,都知道跟我划清关系。

    好在很快佣人走过来,告诉我老爷让我去书房找他。

    我应了声,很快去到了三楼的书房。

    余淮林还坐在书房的会客沙发上,见我走进去,他不屑地瞥了一眼,之后继续去研究桌上的紫砂壶。

    “来,先坐。”老爷子让我到另一边坐下。

    等我刚落座,便直接切入正题。

    “清辞啊,刚才我跟你大哥商量过了,觉得你能力是有了,就是缺少一些锻炼的机会。公司现在正在拓展海外的业务,等到三个月后南美的分公司就筹备的差不多了,到时候你就去盯着,争取在那里站稳脚跟,尽快盈利。”

    老爷子的话还是字字铿锵,也像一颗颗钉子一样,钉进了我的骨缝。

    去南美吗……

    呵,还真是个好地方,真出了个好主意。

    发配边疆,不外如是了。

    我放在膝盖上的手先是僵了一下,然后骤然握紧,声音极力保持着镇定:“爸爸,我恐怕不能承担这样的重任。”

    一旁余淮林这个时候发话了,语气还有点儿幸灾乐祸的意味:“什么叫不能承担重任。清辞,你的能力我们有目共睹,而且你还是我们余家的人,去了之后更能稳定军心不是。”

    我依旧垂着目光,顿了会儿才低声答道:“大哥说笑了,我是什么身份,我一直很清楚。”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我知道这件事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

    老爷子既然已经开口,说明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我反抗不得,也不能反抗。

    ……

    走出余家的时候,我有些浑浑噩噩地不知道该去哪里。

    天空中飘起了丝丝密密的小雨,不过瞧这天色,之后来的是倾盆大雨也说不准。

    我挪动着步子来到车前,打开车门上了车,想发动汽车离开,却怎么也打不着火儿。

    如此反复几次,我便在方向盘上狠狠捶了一下,眼泪也同时掉了下来。

    这算什么,这都是什么。

    我努力了这么多年,到头来得到的都是什么!

    被人轻飘飘一句话踩进了泥地,如果没有意外,怕是永远不会翻身了。

    在这个家里,没人会帮我,也没人帮得上我。

    早知今日,还不如早早地跟余家脱离关系。

    而若是能让我选择的话,我宁愿在福利院跟人抢食长大,也不愿淌进余家这个漩涡。

    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老爷子就是余家的天,除非有人比他更厉害,否则我去南美的事情几乎没有挽回的可能。

    比老爷子更厉害的人……

    我的脑袋突然停滞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慌忙地擦掉脸上的眼泪,然后找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我从来没有主动打过这个电话,可时至今日,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就算是有一星半点儿的希望,我都不会放弃。

    是啊,我不能放弃,就算被全世界抛弃,我也不能放弃自己。

    电话倒是通了,“嘟嘟嘟”的等待音在静谧的空间内显得格外清晰,也格外漫长。

    与此同时,我也听到自己的心在加速跳着,一下,一下,又一下。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我觉得前路愈发模糊的时候,电话终于通了。

    那边传来一个冷清又轻淡的声音:“喂。”

    眼泪又掉了下来,我咬了咬嘴唇,用尽全身的勇气和力气喊了声:

    “陆敬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