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章 走投无路的求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4章走投无路的求助

    陆敬修大概是听出了我的哭腔,顿了顿之后,他沉下声音问了句:“发生什么事了?”

    我吸了吸鼻子,又深呼吸了两口,才闷着声音答道:“我遇到了点难事,能不能请你……请你帮帮我?”

    这下他不说话了,不过也没有立即挂断。

    我捏紧手机,什么都不敢再说,也说不出,只等着他的回应。

    如果这条路也堵死的话,我所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乖乖听话了吧。

    乖乖听话去国外,乖乖地去替余氏开疆破土,再然后,鞠躬尽瘁到死,什么都留不下。

    过了好一阵子,陆敬修才又开口,听不出情绪问道:“怎么帮你?”

    我的情绪已经基本平静下来,听他这么问,我也照实回答:“我父亲想让我去南美的分公司工作,我不想去,可是凭我自己的力量没办法改变。陆先生,我是真的没办法了才会找到你。如果你能帮我度过这一关,以后但凡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我绝对会义不容辞。”

    听完我的话,陆敬修竟然笑了出来。

    以往他在我面前从未笑过,此时声音虽然有些沉,不过却能明显分辨出笑意。

    只是他发脾气的时候我忌惮着,此时他笑了,却更让我有些心惊胆战。

    我屏着气息不敢出声,心跳也跟着加速。

    陆敬修没笑多久,很快便恢复他以往的沉凉语气说道:“余小姐,不知道是我听错了,还是你太天真。你的家事,我要怎么插手。”

    我闻言一滞。

    “这个忙我恐怕帮不上,而且就算能帮,你所谓的义不容辞,也不值得我出手。”

    “陆敬修!”感觉到他要挂断,我心慌意乱地喊出一声。

    他则是冷哼:“陆敬修?”

    我咽了咽,连忙改口:“陆先生……您要怎么样才能答应?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照办。”

    我相信陆敬修有这个能力能替我解决困局,但他的心思实在捉摸不定,我是半点儿都猜不透。

    方才这些话虽然有空头支票的嫌疑,不过我现在是真的想不出来他需要什么,而我正好有。

    原本以为陆敬修还会一口否决,谁知道他这次像是思索片刻,接而淡淡反问道:“任何事都能做?”

    我使劲点头,语气也加重:“是。”

    “好,等我想出你能等价交换的条件,我们再谈。”

    我知道到这个地步算是最好的结果了,也不能再奢求什么。

    只是想到三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我还是觉得心底里发慌,由此我小心翼翼地提醒道:“我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之后,如果还不能让我父亲改变主意,我就要出发去南美了。”

    陆敬修有些不耐烦:“知道了,啰嗦。”

    我抿抿嘴唇,在掌握着我去留大权的阎王爷面前,一星半点儿都不敢顶嘴。

    收线之后,我从后视镜里看着还挂着泪痕的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就笑了出来。

    真是没出息,遇到一点儿事就哭唧唧的,对得起别人起的“冰美人”这个绰号嘛。

    而最为神奇的是,几分钟前还阴云密布的天空,此时竟是有放晴的预兆。

    我打开车窗向外看了眼,只觉得心里郁结着的那块大石也像是暂时被搬离一般。

    虽然我很清楚,未来要走的路依然充满荆棘,沾满泥泞,但人活着哪能一点儿坎坷都遇不到呢,我们能做的唯有一直向前。

    为了到达向往的终点,付出再多都是值得的。

    我怔怔地望了会儿,之后便关上窗,成功发动汽车离开。

    回家的路上,我想到陆敬修,除了一贯的吐槽和忌惮,竟然还多出了几分期待和感激。

    即便是他这个人不做亏本的买卖,只要是付出的,就一定要得到相等或更多的回报,我却仍然感激。

    感激,在走投无路的这个时候,我还能找到他,他还能给我织造出一点希望。

    不然的话,我怀疑自己都可能会崩溃。

    只是我更明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别人身上是多么的不理智,我要是想达到目的,除了求助,自救也不可避免。

    ……

    上班的日子还是千篇一律,不过我即将调到南美分公司的消息很快传的人人皆知。

    就连小张也旁敲侧击地问过我,外面的传言是不是真的。

    我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也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如果我真的要去南美拓展业务,不可能当个光杆司令,肯定要从公司带过些人去。

    但我却不能给她任何的答复,因为连我都不知道确定的结果。

    我们能做的,只有等。

    转眼到了周三,我按时下班来到酒店房间,澡也没洗就趴在床上昏昏欲睡着。

    感觉到有人走到我身边时,我勉强睁开眼睛看过去,只大概看了个轮廓就将脸继续埋在枕头里,闷声嘟囔道:“好累啊。”

    Ian坐到床边,宽大温热的手掌在我的脖颈上轻轻抚了抚:“所以?”

    所以……

    我偷偷笑了笑,接着撑起胳膊,翻了个身,趴在了他的腿上。

    “所以啊,今天你抱着我去洗澡吧。”

    相对狭小的空间内,湿热的水汽就是最好的催情剂。

    Ian起初还帮我好好洗澡来着,结果慢慢的手越来越不老实,身体也贴的越来越近,最后干脆抵着我在玻璃门上做了一次。

    我抱紧他的脖子,闭上眼睛随着他的动作起起伏伏,只觉得最近压在心底的那股烦闷也像是被撞出来一样。

    之后到了床上,他折腾的我更狠,我虽然有点累,但乐得配合他,算是有求必应。

    大概是察觉出我的主动,暂时停下的时候Ian哑着声音问我:“怎么了?”

    我轻喘着气,嘻嘻笑道:“爽啊,难道你不爽吗?”

    Ian闻言顿了顿,似乎没想到我说的这么直白,反应过来之后,便握着我的腰,比方才还要发狠地捣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