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章 再好也已经错过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6章再好也已经错过了

    江佩澜的婚纱听说是从巴黎那边定制好运过来的,等到两个店员小心翼翼地将礼服拿出来,饶是我也忍不住暗暗赞叹。

    果然是美的无以复加,任何女人见了恐怕都无法抗拒。

    江佩澜看到之后也喜欢极了,很快便去试衣间换上。另外一边沈嘉安也已经换好了礼服,白色的西装,黑色的领结,衬得整个人温文尔雅又风度翩翩。

    我看着他走过来,心想着自己应该笑笑,再跟他若无其事地寒暄两句。

    只是想到方才他的眼神,我犹豫再三,还是作罢。

    我跟他早已没了什么关系,他要跟我的外甥女结婚,我做“小姨”的,该避嫌还是要避嫌。

    更何况,现在我都要自身难保了,何必还要替自己再装一个定时炸弹。

    我转过身去看店里挂着的其他婚纱样品,算是避开了跟他相对的机会。

    不过我没想到,我决心要避,他却打定主意不配合。

    感觉到有人走到我身边时,我轻轻吸了口气,顿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看过去。

    他都走到这了,我总不能还视而不见吧。

    “我没想到你能来。”他先开口说了句,声音听不出太多的情绪。

    我闻言也并不在意,只扯了扯唇角道:“看来是给你造成困扰了。可是没办法,以后你跟佩澜结了婚,也免不得跟我打交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沈嘉安的语气沉了沉,又用那样压抑的眼神看着我。

    我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接着撇过头,轻声道:“沈嘉安,当初既然是你选择了分手,现在就别说这样的话。人这一辈子,遇到的岔路口有很多,选择也有很多,一旦选定了,就别后悔,也别回头。就算是错过的风景再好,也终究是错过了。”

    沈嘉安听完再没说话,而我也懒得去看他现在的表情。

    转身走回到试衣间前,正巧江佩澜换好衣服从里面走出来,后面有店员帮她抬着婚纱。

    穿上华美婚纱的她更是漂亮的不像话,而且面若桃花,眼带羞涩。

    看到我之后,她弯着眼睛笑出来,问我:“小姨,好看吗?”

    我点点头,走上前去帮她整理了一下头纱,真心笑道:“嗯,特别好看。”

    江佩澜走到镜子前,像是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一样欣赏着身上漂亮的衣服。

    其实她这样的身份和成长经历什么好衣服没见过,她现在会这样高兴,婚纱如何是一方面,更多的大概是要嫁做人妇的喜悦。

    女人能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想想都觉得幸福,也让人满足。

    沈嘉安走过来的时候,江佩澜很自然地挽住他的胳膊,然后眼睛盛满笑意地问他,好不好看,美不美。

    沈嘉安自然给了肯定的答案,能娶到江佩澜做妻子,他也没什么可挑剔的了。

    最后江佩澜跟店员说,腰身还是有些大,需要改窄一些,还说婚礼就在下个月,在举行仪式之前,她还要过来试一趟。

    新郎新娘试完衣服,江佩澜便拉过我的手,说是要替我选一套。

    我闻言连忙摆手,说自己不需要。

    江佩澜不乏真诚地说:“今天找小姨过来,本来就是想替你选套礼服的。上次我过生日,你送给我一条项链,我特别喜欢,打算婚礼的时候也戴着。希望小姨不要拒绝了,这也是我跟嘉安的一份心意。”

    我听完其实稍有些尴尬,那条项链……罢了罢了,当事人都不在意,我还去纠结什么。

    到最后我实在拗不过,便随着江佩澜一起去选了衣服。

    她看中了一条白色的抹胸长裙,我见了则是摇摇头。

    婚礼上的穿搭很是讲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抢新娘的风头。

    我指了指旁边一件淡蓝色的裙子,说道:“还是试试这件吧。”

    在试衣间换好衣服,我踩上店员找过来的一双八公分的高跟鞋,有些别扭地撩开帘子走了出去。

    今天这都是什么事儿啊,说好了是陪人来试礼服的,结果到头来自己居然也跟着买上了。

    不过这件衣服我肯定要自己付钱,无论是江佩澜和沈嘉安,我都不想欠他们一分一毫。

    江佩澜看到我之后忍不住轻呼一声,连一旁的店员也极力夸赞道:“好美啊,特别合适!”

    我见状只是淡淡笑笑,什么美不美的,我只觉得浑身难受。

    硬着头皮在镜子前站了一会儿,其实裙子真的还不错,要是身后没有站着那么几个人,我肯定自在的多。

    店员上来帮我整理了一下,说腰身和肩膀都有些宽,需要改一下,还问我什么时候有空,可以再来试一回。

    我回答:“不用了,改完之后直接寄给我吧,我就不来了。”

    去试衣间换下衣服时,我听到后面江佩澜似是说了句:“小姨真的很美啊……”

    沈嘉安没回答,而我也不在意。

    ……

    走出礼服店时已经是晚上将近七点钟,我想开车直接回家。

    虽说刚才那几个小时没做什么实质性的事,但我觉得是真累。

    江佩澜闻言却挽留道:“嘉安定了附近的一家日料店,小姨一块去吃吧。都这么晚了,回家再做饭也有些麻烦。”

    我刚想借口说不必,一旁的沈嘉安居然也说道:“是啊,小姨……一起吧。”

    到最后我还是答应下来。

    冲着沈嘉安叫的那声小姨,我也不会拒绝。

    日料店的包间,沈嘉安和江佩澜坐在我的对面,我端端正正地坐着,抿着水,润了润有些干燥的喉咙。

    上菜之前,三个人这么大眼瞪小眼坐着有些尴尬,看得出谁都想打破这样的尴尬,奈何实在找不出合适的话题。

    我又喝了口水之后,抬起头看向两人,微微笑道:“刚才听说你们两个的婚礼定在下个月。幸亏来得及,不然的话,我恐怕没办法亲自到场祝贺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