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章 好像不后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7章好像不后悔

    两人闻言都是一惊。

    我瞥了眼他们的神色,之后笑意更深了些:“老爷子已经决定让我去南美拓展分公司的业务。不出意外的话,两三个月之后就出发了。”

    “南美……”江佩澜闻言喃喃重复了句。

    沈嘉安的脸色更差,放在桌上的手动了动,最后握成拳。

    相比较于他们的讶异,我则是风轻云淡的多:“很正常的工作调动,只是要好长时间回不到南城,估计还会挺想这边的。还好能赶上你们的婚礼,不至于留下什么遗憾。”

    “小姨……”江佩澜一脸忧色地看着我,似乎也能猜出我此去不是什么好事,起码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我只轻笑着点点头,却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

    本来这件事我是没必要放在台面上说的,早晚他们都会知道。

    只是我也很清楚,江佩澜再大度再爱沈嘉安,也不可能对我和他的关系做到全无芥蒂。

    很多行为我不愿意去多揣度当中的深意,但就像老爷子说的,我毕竟是长辈,哪怕位置和关系都有些尴尬,也应该表现出应有的气度。

    虽说最后的结果还未可知,但让准新娘彻底安下心,欢欢喜喜地去迎接属于自己的婚礼,我想也是挺好的。

    其实说句不谦虚的话,我觉得自己还算是个挺善良的人。

    起码在别人不招惹到我的时候,我偶尔还会主动替他人着想。

    一顿饭下来,三个人说的话都很少,吃到半饱之后我就放下筷子,擦了擦手。

    “东西很好吃,今天让嘉安破费了,改天小姨再请你和佩澜吃一顿。刚才突然想起来回家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你们慢慢吃,慢慢聊。”

    ……

    走出料理店,我步行走回到车前,上车发动离开。

    开车回家的路上,我想起这一天的遭遇,真心觉得有些离谱,也有些好笑。

    不过这样的事情以后应该很难发生了,只要沈嘉安跟江佩澜真正结了婚,我就再没有任何立场和理由跟他有额外的接触。

    各自安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把那段过去彻底地放下了。

    不会再为沈嘉安跟别的女生多说一句话而吃醋,也不会为了他牵肠挂肚。

    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的人,相伴走到一定的阶段,再各走各的,也能到达各自美好的人生。

    问我后不后悔跟沈嘉安相恋过那一段时间吗?

    好像不后悔,因为在我最难熬的那段时间,是他陪在我身边,让我觉得,自己也不完全是一个人,还有人爱着我,关心着我。

    但又免不得有那么点儿后悔,因为在那段自以为是幸福归属的感情结束之后,我对过去虽然没什么留恋了,但对未来,似乎也失去了应有的期待。

    ……

    周一正常来公司上班,高层会议结束后,江峥居然又将我单独叫住。

    这回有余淮林在场,我就算是再不舒服,也只能答应下来。

    我忍着脾气问江峥有什么事,后者这回居然真的正经起来,跟我说起了余氏最近接的一个案子。

    开始的时候还都挺正常,我听的也算认真,但后面的几个字眼却让我的眼皮一跳:“陆氏集团?”

    “是啊,跟我们发生纠纷的万苏科技是陆氏控股的公司。之前也是我大意,没彻底调查清楚。现在两家公司闹上法庭,赔钱什么的倒还好说,就怕因此得罪了陆氏。”江峥少有的一脸苦色。

    我一方面觉得他活该,签合同这么大的事居然都不查清楚对方是什么身家,这样的行事作风不栽跟头才怪。另外一方面我又不可能置身事外,只要是牵扯到陆氏,余家肯定会把我拉出来当挡箭牌,这是一定的。

    果然,江峥整了整神色,看向我笑呵呵地眯了眯眼睛道:“我跟舅舅……总经理已经商量过了,派余经理去解决这件事是最合适不过了。就凭余经理跟陆家三公子的关系,那万苏科技知道了绝对会麻溜地撤销告诉!”

    我心下冷笑,面上却还是平静的:“可是我跟陆敬修已经离婚了,别人不知道这件事,你们还不清楚吗?”

    “我说小姨,陆家至今没放出离婚的风声,那在外人眼里你就还是陆敬修的老婆,陆家的三少奶奶!谁敢抹你的面子!”

    我懒得再跟他耍嘴皮子,知道说多了也没用。

    但以往我可以得过且过的事,这一回却怎么想怎么不能答应。

    要我打着陆敬修的幌子出去跟人谈判,万一让那个活阎王知道了,我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更别说我现在还有事相求于人家。

    只是若是严词拒绝江峥,我在余氏这边也不会太好过。

    心里快速略过多个念头后,我轻吸一口气,说道:“这件事确实有些棘手,我得回去好好考虑一下。”

    江峥居然也不置可否:“好,就让余经理考虑。但是我相信,到最后,你还是会答应的。”

    我暗暗咬牙,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回到办公室之后,我思前想后,决定给余淮林打个电话。

    江峥跟我说的那些,肯定有人教他说的,而教他的那个人显然就是他的好舅舅,我的大哥。

    因此我跟江峥说的再多都没用,真正要脱离这件事,还是要得到余淮林的首肯。

    在电话接通之前,我就已经料想到了这次通话的结果,却还是不死心地想试一回。

    不过当听到余淮林含沙射影地把我骂了个通透时,我才终于意识到,在这个家里,哪里能容得我说一个不字。

    就算我反抗,抗争,到头来也还是逆来顺受的结局。

    只是真不甘心啊,怎么能甘心呢。

    我垂下目光继续听对方的训骂,心里却在想着,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尝尝同样的滋味。

    半生压抑,身不由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