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章 你胆子真是大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8章你胆子真是大了

    余淮林可能是骂的累了,暂时停了下来,我也趁此机会敛了敛心神说道:“是,总经理说的对,是我掂量不清楚自己的分量,摆不正自己的位置。我会改。万苏科技那边我会去接洽,争取让他们尽快撤诉,不会损害到余氏的利益。”

    我“知错能改”的态度显然让余淮林宽心不少,即便是之后又“敲打”了我几番,但是并没有多为难,很快挂了电话。

    收线之后,我靠在办公椅上想了会儿,最终找出了自己的手机,给陆敬修打了过去。

    如果这件事我非做不可,与其被陆敬修发现来找我算账,还不如提前跟他通个气。

    他那个人……虽然有些骄矜霸道吧,但也许大概可能会有那么点儿善心,体谅一下我的处境。

    我现在当真是举步维艰,几乎是被人上赶着走到这个地步,我也好生无奈的。

    这回陆敬修很长时间没有接通,直到一道温柔的女声传来,告诉我对方暂时不方便接听电话。

    他现在应该是有事,我没继续打,而是将手机放在一边,先去处理公事了。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我把资料什么的都整理好,接着又给陆敬修打了遍电话。

    比起早上的决心,此时的我不免多了几分忐忑。

    连线的这十几秒钟时间内,我开始忍不住幻想他接通电话之后的反应。

    不耐烦?

    嗯,肯定会不耐烦。以前我从不主动找事,但最近三番两次地找到他,就他那脾气,不劈头盖脸地骂我一顿就算好的了。

    除此之外,或许还会冷嘲热讽?不屑一顾?

    这也都极有可能,要他陆三公子完全体会我的难处,那着实是不太可能。

    世上的人那么多,能有几个像他那样含着金汤匙出生,之后又呼风唤雨地活着的。

    大多数还是像我一样,被生活逼的走投无路,或选择认命,或不甘心,选择拼一把赌一回。

    这次我的运气还不错,总算是找到了人。

    陆敬修的语气果然不太好,但也没到骂人的地步。

    我深吸一口气,斟酌着说道:“陆先生,有件事……我想跟您商量一下。”

    “余清辞,你最近胆子真是大了。”他冷哼一声,说出来的话也带着冰碴子,“我现在成你的什么了?什么破事都往我这里倒。再有这么一次,你自己知道后果。”

    说完之后他立马给掐了线,只留我在原地听着忙音,一脸懵。

    不过鉴于我事先已经有了预想,所以此时面对这样的场景,竟然没觉得有多难受。

    将手机揣回兜里,我走到窗边,来回踱了几次,最终下了决心。

    还是像余淮林和江峥说的那样,去找万苏科技的人吧。

    因为对我来说再没什么更好的选择。

    而陆敬修那边呢,日后若是他真的知道了我打着他的旗号去行方便,到时候来找我算账的话,我就拿今天的事搪塞他,说我明明想跟你商量来着,结果你二话不说就摔了我的电话,我也很苦恼呀。

    嗯,就这么办吧,走一步看一步。

    ……

    我以余氏财务经理的名义去约万苏科技的老总,结果人家根本不搭理我。

    也正常,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已经弄清楚了,是江峥事情做的不地道,不怪人家不近人情。

    后来我说我是余清辞,陆敬修的妻子,对方的态度骤然弯了180度,当即就回应说,顾总还在外地出差,周三下午回来,约我周三晚上见面。

    能约到人已经很好了,时间地点什么的我也不方便去计较。

    只是周三晚上有这么个饭局,恐怕又没办法跟Ian见面了。

    我想了想,找出他的号码给他发过去一条信息:

    “周三晚上我有事,我们周六再见吧,不好意思啦。”

    他看起来也不是游手好闲的人,应该知道工作为上的道理吧。

    之后我再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事情实在太多,男欢女爱什么的,就算是再食髓知味,暂时也没办法去顾及了。

    只是我没想到,在我赶赴万苏李总的饭局的路上,竟然接到了Ian的电话。

    “Ian?”我看到号码时有些不可思议,听到他的声音之后觉得更不可思议。

    这这这……他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第二次了。”他的声音有些沉,语气听着也有些不太好。

    而他说的第二次,应该就是我第二次放了他的鸽子。

    这件事确实是我做的不地道,我也从善如流地道歉:“是,我这临时有事,实在没办法赶过去了。不好意思哈,周六我一定过去。”

    Ian闻言冷哼一声:“过不来也不用勉强。”

    这话说的,怎么莫名有种控诉加傲娇的意味呢?

    而且他的声音实在太像陆敬修,有一瞬间我甚至有种错觉,跟我这么说话的人是陆敬修……

    哈哈哈哈哈。

    心里有点爽是怎么回事。

    快要到饭局地点,我赶紧收回不靠谱的幻想,轻咳一声说道:“不勉强,我绝对过去,排除万难也要过去!好哥哥,别生气哈,过两天我让你为所欲为,只要你不喊停,我就陪你到最后。”

    这么好声好气地哄了一番,电话那头的大爷终于是松了口,只是语气还有些别扭高冷。

    “这是最后一次。”挂断之前他说。

    收线之后我把耳机拿下来扔在一边,想到刚才跟Ian说的那些,突然无奈地有些想笑。

    Ian和陆敬修,唔,这两尊祖宗不仅声音像,这脾气有时候也挺像的哈。

    高冷傲娇,强势霸道,偶尔又喜怒无常。

    而且他们惯常“欺压”的还是同一个人,想到这我又有点儿气。

    他们高兴了,我不高兴也得陪着。

    他们不高兴了,我从头到尾都得哄着。

    合着遭罪的人从来都是我。

    真是,我欠他们什么了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