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章 陆敬修听了想打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9章陆敬修听了想打人

    来到跟顾总约好的地点,我将车停好之后就进了餐馆。

    这是南城一家有名的鲁菜馆,以前我也来过,菜的味道还不错。

    那个顾总没选什么高档的西餐厅,也没找什么一道菜动辄上千的高档酒楼,就到这样的地方来,我突然觉得心里舒坦了点儿。

    倒不是舍不得顿饭钱,就是打从心底里觉得我跟“骄奢淫逸”的那种人不太合气场。

    餐馆的服务员将我带到了预订好的包间,推门走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然已经坐着一个人。

    上回跟那个坤达建材的李总见面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原本以为今天面对的还会是个油头满面、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谁知道定睛望过去,竟然是个……是个挺年轻的男人。

    而等他闻声转过头,我看见他的模样之后,则是恨不得一头撞在房间的墙上。

    如果我没认错的话,他他他……他就是那天我约P“未遂”的那个男人!

    他看到我后弯着唇角笑了笑,不知道是单纯的客套呢,还是跟我一样,想起了那天不算多愉快的经历。

    “余经理,请坐。”他起身走到我面前,跟我握了握手,接着引着我到位子上坐下。

    我着实有些别扭,可碍于场合,只能也扯扯嘴角笑道:“顾总不用这么客气。”

    “我叫顾正,直接叫我名字吧,别叫我什么顾总了,我底下的人都叫我老大。”他眼里还带着笑意。

    我表面上应和着点点头,心里则想着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我又不能跟着叫你老大。

    略有些尴尬地坐了一会儿之后,顾正抬手示意了一下服务生,要点餐。

    顾正瞧着就是个挺风度翩翩的男人,他把菜单先递给我,让我先点。

    我也不客气,选出了几样招牌菜,之后又把菜单递给了他。

    他又添了几个菜之后,服务员便先出去了,包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

    “今天都是开车来的,酒就不要喝了,我点了壶南山春茶,希望你能喜欢。”

    虽然之前的交集有些尴尬,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对顾正这个人印象还是不错的。

    他长得不错,干净又高大,而且为人稳重不浮夸,考虑事情也很周到。

    我们孤男寡女的,即便是为了生意上的事,坐在一块喝酒也不太好。

    这么一来,我先前的别扭和紧张也消散不少。

    也是,成年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何必总是耿耿于怀呢,人家就根本没放在心上。

    菜品上桌之后,鉴于手边没酒,那套酒桌文化也不用施展了。

    几番客套下来,便直接谈到了正事。

    “顾总,我今天是代表我们江峥副总来跟您道歉的。之前是我们一定程度上违反了合同的规定,这部分损失我们会承担。但凡事和气生财嘛,闹上法庭还是太严重了些。不如改天找个机会,我们双方的律师碰个面,商量出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到时候,还是两家公司都得益啊。”

    虽然一番话说得冠冕堂皇,但我知道顾正直接答应的可能性不大。

    余氏说可以赔钱,可赔的数目绝对不会多。余淮林之前已经跟我透了底,说是要在可能的范围内将赔款压到最低。

    他这句话分明就是废话,也是屁话!

    既要想不吃官司,又想少花钱,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但我在其位谋其事,硬着头皮也得继续说下去。

    顾正闻言略略思索了会儿,之后问我:“我已经找人专门评估过,万苏这次的损失,绝不少于一千万。”

    我“是是”了两声:“我知道贵公司遭受的损失很大,如果顾总觉得还有商量的余地,数额什么的我们可以再协商。”

    “余经理,那你不妨说说,贵公司能付出的赔款数目大概有多少?”

    来了来了,我就知道,这个问题是逃不过的。

    我端起茶水喝了口,润了润有些干涩的嗓子,接着斟酌道:“具体的数目还在计算中……”

    “这样恐怕不行,我要是就这么答应撤了诉,回去之后要怎么跟我的股东们交待?”顾正说这些的时候还是极为风轻云淡的,似乎觉得讲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也只能赔笑:“是是,我知道让顾总为难了,但……但……”

    “但”了好半天,我也想不出能说服人家的法子。

    结果事情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我用什么理由把人家约出来的,就用什么理由说服人家呗。

    我轻咳一声,整理了一下心情,重新笑道:“今天来不光是谈公事的,我觉得顾总您性格豪爽,很值得交个朋友。这样,改天等我们家敬修有空,一定再请您一起出来聚聚。”

    我的话音刚一落下,正在喝茶的顾正突然呛了一口,掩着唇咳了几声之后便拿过餐巾捂住嘴,又一脸惊疑地瞪着我。

    他这幅样子可实在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按理说我搬出了陆敬修,他应该觉得敬畏,觉得受宠若惊才对,怎么会像看着一个傻逼一样看着我。

    难道是知道陆敬修常年在国外,觉得我们两个感情可能不会太好?

    我压下心里的疑惑和不舒服,继续道:“我们家敬修虽然不常回南城,但是我经常会去看他。其实夫妻之间嘛,就算是离得远了些,但是心还是在一起的。”

    “啊,是,是是是。”顾正反应过来之后一连说了好几个是,像是终于相信了我的话。

    之后的一切都很是顺利了,许是抹不过陆敬修的面子,顾正最终同意撤销对余氏的告诉。

    我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也并不高兴,高兴的估计只有余淮林和江峥。

    相反的,目的达成了,我开始愈发忐忑起来。

    我开始祈祷,千万别让陆敬修知道今天的事,千万不能。

    要是他听到我说的那些话,估计能用声音一刀刀剐了我。

    什么我们敬修,什么夫妻一场,什么心在一起。

    我听到了都觉得荒唐,都觉得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