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章 一个人,好好地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0章一个人,好好地走

    跟顾正吃完饭走出餐馆,他极有风度地问我需不需要他送我回家。

    我打眼一看,不远处停的那辆路虎,还是上回我坐过的那一辆呢。

    说不定他现在就在心里笑话我,还大言不惭地说跟陆敬修感情好,感情好能出去约P吗?估计也免不了把我想象成不太正经的那种女人。

    我在心里叹了好几口气,心想着这件事了结之后我就不跟顾正这个人接触了,所以啊,无论是尴尬还是难堪,就到今天为止吧。

    我转头对他客气笑笑,说:“不用了,我开车来的,自己回去就好了。”

    “那好,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见。”顾正温和应道,没再多说其他让人下不来台的话。

    而等到坐上我自己的车,准备发动离开的时候,我猛地趴在方向盘上,自暴自弃地唾弃了自己一番。

    这一天天的都是什么事儿啊!

    我活的怎么这么丢人啊这么丢人!

    这种憋屈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啊啊啊!

    ……

    在心里哀嚎了好一阵儿,我慢慢坐直身体,敛下神情,调整好呼吸之后便打火儿离开了。

    失控和抱怨只是一时的,对于我来说,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面对怎样的困境,都不能停下前行的脚步。

    任何人想看我的笑话,嗯,让他们看好了,我早就面子里子都不剩了,不在乎再被人笑上两声。

    但只要我还留着一口气,就得继续走下去。

    一个人,好好地走。

    ……

    解决了万苏科技这边的纠纷,再上班的时候,江峥看到我笑的跟朵花一样。

    我看着他觉得心烦,但他拿职位压着我一头,我便只能忍下心烦,皮笑肉不笑地跟他打哈哈。

    江峥胡乱扯了几句之后,突然正了正神色道:“据可靠消息,陆敬修下个周就要回来了。下周六,陆董事长会给他家三公子办一个接风宴,到时候不出意外,南城大大小小的权贵都会到场。小姨,我说话向来算话,之前说过要带你去,那就决不食言!”

    我听完心里咯噔一下,表面却还是不为所动:“这样啊,回来的够快的。”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陆董事长听说要退了,那么大一个公司,当然要好好分给三个儿子。这陆三公子虽然常年在国外,但他在陆老爷子的心里有多少分量,那还真不好说。说不定啊,到最后就能来个庶子的逆袭,哈哈!”

    我最听不惯他拿陆敬修所谓私生子的身份来开玩笑,斜着眼睛瞪了他一眼之后,我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因为我不能在这个时候激怒江峥,我还指望着他能带我去陆家的宴会,见见陆敬修。

    每次只用电话交谈,总归是闻声不见人,根本没办法完全确定他的态度。

    我真的很想当面问问他,到底能不能帮我摆脱去南美的命运。

    如果能,具体要怎么办。

    如果不能,那我就再谋其他的法子。

    坐以待毙这种事,我是真的不喜欢。

    ……

    转眼间到了周六,最近这段时间我过得憋屈又压抑,以往能让我兴奋许久的这个时段,此次兴致却并不算高。

    Ian也看得出我有些心不在焉,压着我捣弄了一阵,又猛地送了两下之后,便抽身出来,起身要去洗澡。

    我知道是我有些扫兴了,但身心是真的累啊,累的连喊住他的力气也没了,只裹紧被子埋在枕头里,皱着眉头闭上眼睛。

    不出多久Ian便回来了,原本我以为他有些生气,可他躺在我的身边之后,突然伸出手,将我连被带人揽进了怀里。

    他的怀抱是我很喜欢的地方,倚靠着也很舒服,于是我放松身体,将自己整个人卸在了他的怀里,轻轻喟叹了声。

    之后很长的时间谁都没有说话,我是在恢复力气,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他在想什么我不会问,就像他也不会问我为什么心情不好。

    有时候我觉得这样的相处状态很好,谁也不会束缚谁,谁也不会给对方造成任何困扰。

    但偶尔也会觉得有点小寂寞,小孤单,靠的最近的这个人,偏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又叹了声,想安心睡一觉,只是还没等完全睡过去,放在一旁的手机便响了。

    我惊醒之后想去拿电话,谁知道Ian长臂一伸,先于我拿到了。

    “给我手机,我得接个电话。”我推了他的胸膛一把。

    Ian眉头轻皱,没听我的话,直接给挂断,又揉了一把我的头发:“不重要,睡觉。”

    我:“……”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电话不重要呢?

    我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可很奇怪的,最终我却也听了他的话,没再去管手机,也不想知道来电的人是谁。

    所有的事情都还有明天嘛。

    是啊,幸好还有明天啊。

    ……

    事后我看到手机的时候,才晓得错过的那个电话是谁打来的。

    沈嘉安。

    嗯,是他。

    我不太理解他为什么会突然联系我,但也并不是很想知道。

    甚至我还挺庆幸的,当时没接到这个电话,也就免去了不少尴尬。

    ……

    放松享乐的时间总归是短暂又易逝的,工作却又是怎么也做不完的。

    以往我在公事上算得上心无旁骛,无论什么都做到最好。

    可老爷子把我“流放”到南美的决定到底还是给我浇了一盆冷水,让我恍然明白,拼死拼活地给余家打拼根本没什么用,与其靠着工作能力取胜,还不如另辟蹊径。

    我的另辟蹊径,自然就是陆敬修了。

    只要他能点个头,我相信这件事到最后一定可以迎刃而解。

    安然地度过了四天的时间,周四的下午,我下班之后直奔向市中心的商场,想着给自己买套后天穿的礼服,再给陆敬修挑个礼物。

    虽然人家什么都不缺,但是求人办事嘛,怎么都要表明一点诚意。

    在一家店挑好一条裙子之后,我又去到商场的三层,来到卖奢侈品的专柜。

    给男人买东西,无非就是手表,皮带,领带。

    后两种稍显亲密,按照我跟陆敬修的关系,还是送表最合适不过了。

    我不太懂表的种类好坏,最后挑花了眼,就对照价格买了块百达翡丽。

    贵的东西总归是好的。

    嗯,能不好嘛?

    就一块表,花了我将近一年的工资!

    不过,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