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章 破釜沉舟赌上一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1章破釜沉舟赌上一回

    买好东西走出商场,我懒得去找地方吃饭,只想着赶紧回家洗洗好好睡一觉。

    刚把东西放上车,我还没坐上驾驶座呢,放在包里的手机就响了。

    拿出来一瞧,好家伙,居然是陆敬修!

    这人难道是有什么预知本领或者心电感应?

    知道我给他买了块死贵死贵的手表,现在就来问我要了?

    自然是不可能,我甩去心里不靠谱的想法,赶紧接通:“陆先生。”

    “余小姐,你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陆敬修声音淡淡传来,不是以往的冷清,只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

    于是我那点儿不靠谱的想法又回来了。

    是,不光是你,我都对自己刮目相看了。

    十几分钟时间内花掉了一年的工资,老娘给自己买东西都没这么大手笔过!

    不过陆敬修说的显然不是同一件事,我轻咳一声,有些疑惑道:“陆先生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陆敬修冷哼,对我的话似乎气笑不得,“你自己做的好事,倒是要来问我了?”

    我隐隐有种预感,他讲的或许是前几天我打着他的旗号去跟人谈判的事。

    当时我还祈祷着,千万不要让他知道,千万不要,但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更别说对陆敬修这样神通广大的人了。

    我一时之间没了话可说。

    否认不是,承认也不是。

    那就等着他“发落”吧,反正我是放弃抵抗了,说不定最后还能来个“宽大处理”。

    陆敬修估计不知道我现在破罐子破摔的心情,还以为我想否认狡辩,当即就说道:“既然我的名字这么管用,何必还要求着我亲自帮忙。凭余小姐自导自演的本事,任何事应该都能迎刃而解了,我也是信服的很。”

    “陆先生言重了,我是因为身不由己……”真是身不由己啊。

    他方才那些话明显就是生气了,也说不准一气之下就不再考虑帮我的事。

    像万苏科技那边我能演演戏蒙混过去,但余家的那些人可早就知道我跟陆敬修离婚了,我就算是搬出这尊阎王爷,也根本没人会买我的账!

    惨了惨了,到底还是触怒龙颜,一朝被判无期了。

    我一只手拿着电话,另外一只就抠车门的把手,心里委屈的不得了。

    就算是我打着阎王爷的旗号出去谋利,那也不是为了我自己啊。

    而且陆敬修,我给你买了一块死贵死贵又特好看特好看的手表呢,你就算是给手表一个面子,也别骂的我太狠嘛。

    鉴于陆敬修生起气来实在吓人,这些话我也根本不敢说出口,只能在心里腹诽两句。

    陆敬修老半天没听到我的声音,怕是还以为我“抵死不从”,语气像是又掺杂了几分讥讽:“还不承认?”

    我忍不住嘟囔一句:“承认了能怎么样,承认了你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吗?”

    陆敬修:“……”

    他没回答,估计是被我弄得相当无语。

    我心里也憋着股气儿,而且发泄不出来,只能愈发郁闷起来。

    以前怎么说我也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来着,当时没行使过一天当陆少奶奶的权力,也没沾过一丁点儿的好处,现在补上一回怎么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当然我也都明白,我这样的身份,人陆敬修根本看不上眼,也勿怪整天呼来喝去,不当一回事。

    “算了,你要是真生气的话就使劲骂吧,我保证不还嘴。谁让我没掂量清楚自己的分量呢?谁又让我摆脱不了家人的压力,没能一个人死扛到底呢?而且我从小到大都被骂习惯了,多一个人还是少一个人对我不满意,没什么差别的。”

    这番话我是带着无限怨念说出来的,在怨念之外,又掺杂了几分委屈和无奈。

    我想,但凡是个男人,但凡是个有点儿气度的男人,绝对不会忍心再苛责我,说不定还要反过来安慰安慰我。

    可我怎么忘了,陆敬修这样的男人,他会怜香惜玉才怪!

    他闻言不冷不淡道:“行了,在我面前就不用演戏了,你这个女人,算计起来比谁都要周全。”

    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男人……用不用这么了解我啊。

    “这件事不会这么轻易过去,要是不让你真的得到点教训,以后说不准你能大胆到什么地步。”陆敬修的语气稍稍沉了下来,说的这些显然并不是开玩笑。

    我听完第一反应是示弱,又保证道:“陆先生,我本意不是如此。还有我不会再这么做了,真的。”

    陆敬修照旧冷哼:“我还能相信你?”

    “能,能,我会向您证明,我绝对值得您的相信!”我就差拍胸脯发誓了。

    陆敬修不置可否。

    我见有点儿门路,赶紧继续表忠诚:“听说陆先生这个周会回国,周六晚上会举办接风宴,余家也在邀请之列。到时候……到时候我亲自向陆先生赔罪,我会让您看到我的诚意。”那可真是沉甸甸的诚意啊。

    本来以为陆敬修会再跟我说两句,起码回应一下我即将去参加陆家晚宴的事,可奇怪的是,他听完之后没多说什么就挂断了,再次让我留在原地凌乱着。

    每次跟他通电话都是这样,我时常跟不上他的频率,以至于向来以察言观色著称的我,在面对他时常常是措手不及,摸不着头脑。

    也许这都是没见到真人的缘故,等到面对面看到了,能看到对方的脸,瞧见对方的表情,到时候再确定他的态度不就好办了嘛。

    嗯,所以周六的晚宴,是我最好的机会。

    到最后能不能得偿所愿,就看临门这一哆嗦了。

    而若是哆嗦不成,以后跟陆敬修的这一层说不得的关系,也就可以到此为止了。

    陆敬修,我破釜沉舟赌上这一回,拜托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