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章 抉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2章抉择

    周六。

    一大早我就从床上爬起来,精神抖擞地去洗漱,然后去煮了点东西吃。

    今天对我来说那是相当的重要,我一定得调整到最好的状态才行。

    举办晚宴的地点是南城会堂,之前江峥问我想不想跟他一起去,要是放在往常我肯定想都不想就拒绝,我愿意跟他一起才怪。

    可这回不一样,这回陆家的请柬是给余家的,我若是想进去,那就得以余家人的身份,有江峥在,事情也能简单许多。

    跟江峥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五点。

    中午我小睡了一个小时,起床的时候精神更足了些。

    时钟刚过三点,我就钻进衣帽间,找出昨天买的那条浅粉色礼服换上,接着又去化妆。

    一切都准备好之后,我看了眼时间,差十五分钟到五点。

    所有的事情都很完美,我踩上八公分的水钻高跟鞋,又背上红色的Chanel小包,哼着小曲儿出了家门。

    在楼下等了不到十分钟,江峥那辆扎眼的劳斯莱斯便出现在我面前。

    这回我没坐副驾驶,而是坐到了后车座,跟江峥并排坐在一起。

    “Wow,perfect!”他看到我之后流里流气地吹了声口哨。

    我今天心情还可以,于是懒得跟他计较。

    开车去会堂的路上,我问江峥:“你还听说过陆敬修的什么消息吗?”

    江峥闻言看向我,表情照例是浪荡轻浮的:“打听这么多干什么?是不是看人陆敬修要得势了,想跟你那前夫再续前缘啊?”

    我在心里翻了好几个白眼,想着我要是再主动跟你说话我就是个棒槌。

    江峥这人说过了,一贯的吃硬不吃软,我问他的时候他吊儿郎当的不当回事,一旦我冷下脸来不理他,他又坐不住了,凑过来贱兮兮道:“陆敬修的两个哥哥都在陆氏身居高位,外面都说,这个三公子也要回公司分一杯羹了。啧啧,到时候的场面肯定会特别好看。小姨,其实你跟陆敬修离婚也不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起码不用淌陆家的浑水。不然的话,你得被人算计得骨头都不剩!”

    他说的这些倒不全是废话。

    陆敬修如果回了陆氏,那就真的像外界传言的那样,是要得势了。

    只是我淌不淌陆家的水,不是我所能决定的,也是谁都无法预料的。

    ……

    二十多分钟后,车子稳稳地停在了会堂的门口。

    我跟江峥一同下车,迎面见到的都是些脸熟的人,大家无一不是盛装出席。

    有的见了面能轻笑点头打个招呼,有的就干脆冷眼扫过一圈,而后各走各的,谁也不烦扰谁。

    晚宴正式开始的时间是七点,但很多人选择提前到场,除了沾沾陆家的喜气,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拓展一下人脉。

    今晚来到这的一部分人,平日里那要是没有相当的面子,是谁也请不来的那种。

    陆董事长的威望自不必说,他只要振臂一呼,无数身处高位的人都会响应。

    不过这样难得的场合,我却没有太多的兴趣,我只想等着陆敬修出现,然后去找他,问他一件事。

    江峥很快被人拉着去应酬一些公子哥和富家千金了,老远的,我看到老爷子和余淮林余秀琳也在跟人说着话。

    趁着时间还早,我走到稍稍隐蔽的角落,从包里拿出手机。

    没有来电,也没有信息。

    上午的时候我给Ian发过一条短信,告诉他我今天又得失约了,实在是有件脱不开身的事儿。

    我知道这样三番两次放人鸽子不好,可每次都是事赶事,我也不能抛下正事就为了去跟他打个炮。

    但转而一想,我们两个原本就是所谓的P友关系,如果连这一层面的需求都满足不了,那我们之间还靠什么来维系呢?

    Ian这回看起来好像也是真的生气了,以往我给他发信息,他怎么就会回应一声,哪怕只有一个字。但这次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他那边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该不会一气之下,又像上回那样把我拉黑了吧。

    不会不会,他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估计是没看到,嗯,没看到。

    距离晚宴开始只剩下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陆家的人很快要登场了,江峥这个时候又窜到我的身边,笑眯眯道:“陆敬修快要出场了,你还站在这干什么?”

    我闻言看向他,语气平静地一字一句道:“你好像对我跟陆敬修的事很关心啊。江峥,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嘿我能打什么主意?!你别诬陷人啊,我都是一片好意!”江峥“无辜”地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我懒得理他,瞥他一眼之后就向人群中央走去。

    只是走到半路,放在我包里的手机似乎是响了,一阵阵地震动着。

    江峥见我停下脚步,又多嘴地问了句:“怎么了?”

    “……没事。”我捏了捏手里的包,迈开步子继续往前走。

    就在快要走到目的地时,我又突然顿住。

    “江峥,我去接个电话,马上回来。”说完我就转过身,加快步子向外围走去。

    来到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我拿出手机,接通。

    “请问是青瓷小姐吗?”传来的是一个温柔的女声,周围还传来一些杂音。

    而我一听到“青瓷”两个字,心里就突然揪了一下。

    “嗯,我是。”我低声回答。

    “这部手机的主人刚才出车祸送进了我们医院,现在还在昏迷。我们从他身上只找到这一部手机,手机上也只有一个号码,所以才联系到您。请问您现在可以来市立医院一趟吗?这位先生伤的有些严重,不排除做手术的可能。”

    我听完之后猛地攥住手机,咬了咬嘴唇之后,微哑着声音反问道:“他……是不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

    “是。”

    “……长得很好看?”

    “是。”

    是,那就是了。

    除了Ian,谁会在手机上存上“青瓷”这个名字。

    只是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突然出车祸了呢?怎么就突然重伤昏迷了呢?

    我捂了一下眼睛,想起那条他没回复过的短信,心乱如麻。

    这个时候在我的身后突然响起一阵热烈的鼓掌声,想来是宴会开始,今天的主角登场了。

    层层叠叠的人群将会堂中央挡得严严实实,所以我看不到台上的人。

    陆敬修此时应该正站在那里,接受众人的注目。

    “青瓷小姐?”电话那头的人又催了我一声。

    我的手捏的手机更紧了些。

    短短的一分钟时间内,我的脑海略过很多个场景。

    譬如我在余家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和欺压,又譬如我被人一句话轻飘飘地发配到了南美,再比如我忍了陆敬修那么多次的霸道,好不容易能有个跟他面对面的机会,为自己求得一线生机,为此我还特地花了好多钱买了一块表,想今天送给他,“贿赂”他来着。

    但这所有的所有,都定格在我跟Ian最初见面的那一幕,还有那一回,我喝醉了,他找到我,将我稳稳地抱在怀里,他温热的额头靠在我的脸上,痒痒的,麻麻的。

    真是讽刺,真是他妈的操蛋!

    我挂断电话,在原地怔愣了几秒钟,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跑出了会场。

    也跑向了一个注定艰难又无望的未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