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章 我不同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我自己盘算的挺好,却忽略了Ian的反应。

    他这样的男人,会平白无故接受一个女人的东西吗?

    我顿时有点儿没底气。

    “那个……这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就是买着玩儿的。你要是不喜欢……不喜欢的话就还给我吧,哈哈……”我尴尬地笑了两声。

    Ian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也许他本身就是个惯常将情绪掩藏的人。

    他看向我的时候,一双眼睛里像是满含着什么,却又让人丝毫分辨不出来。

    我有些坐立难安,心想着这回还是做足了蠢事,我干嘛要平白无故送人东西啊。

    明明知道有些不可能,也不能强求,却还是不长记性,存着不该有的奢望。

    不过东西既然已经送出去了,他没说不要,我也不能自己拿回来。

    我暗暗抠了抠自己的掌心,然后拿着包站起身,还是免不得尴尬:“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我先走了,你也赶紧回家吧……”

    说完我也不再看向他,转身准备去结账离开。

    只是还没等我走出几步,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青瓷。”

    我的脚步下意识地顿住。

    青瓷啊。

    我其实才不叫这个名字呢。

    低低笑了声,我转过身,重新看向身后的男人:“嗯,还有事?”

    Ian站起身,他没动那块表,而是径直朝我走过来。

    餐厅里来来往往的人不算少,可从这一刻开始,我的眼里只能看到眼前的这个男人。

    等他站定在我面前时,我收了收怔愣的神色,浅笑着望向他:“有话快点说啊,我真的还有事呢。”

    Ian的眼里仿佛也沾染了点笑意,又轻又淡:“一直都是你在说,连这点时间都等不得?”

    我噎了噎,有点儿委屈的开口:“你以为我想像个话唠一样吗?还不是你不愿意说话,我要是再不出声,我们两个干脆去演默片得了。”

    Ian闻言点点头,竟然认同我说的很对。

    我是不晓得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了,不过真的很奇怪,几分钟前还忐忑纠结的心情,到了现在,竟又像是放晴一般。

    “分手的事,我不同意。”过了会儿,他出人意料地开口。

    就这一句,震得我头皮发麻,太阳穴也一跳一跳的。

    “你你你……你什么意思?”问出来之后我就后悔了,心想着我这不是废话吗,字面意思还不懂啊。

    果然,Ian没再重复,也没解释,拉起我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混乱之中我的脑袋还存着些清醒,一步三回头地去看餐桌:“哎——表表表表表……”

    ……

    被人带到酒店压在床上的时候,我一边挣扎,一边却又不着痕迹地配合他,颇有点儿“欲拒还迎”的姿态。

    说实话我现在连自己的想法也弄不清了。

    理智告诉我赶紧跟这个男人断的干干净净,不然的话以后不知道还有多少麻烦事找上门。

    而感情上……我们这种人是不该有感情的,自己活着已经不容易了,怎么可能还承受另外一个人生活的重量。

    嘴上的疼痛让我从晃神中清醒过来,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直直地看向压在我身上的男人。

    Ian此时几乎是在撕咬着我的唇舌,以前他这个人虽然在这种事情上强势,却不会像现在这般粗暴,恨不得要把我咬出血。

    我疼的厉害,却只想让他更疼,于是便学着他的套路,也凑上前去舔他咬他。

    以往我们都是直奔主题,前戏也通常能免则免。可今天实在是太不一样了,不一样到,我们抱着推搡着在床上滚了好几圈儿,身上的衣服即便是有些皱,却也还好好地穿在身上,能让彼此牵系在一起的,只有唇舌的纠缠。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反正我是觉得大脑缺氧殆尽,几乎要喘不上气了,勾连着的舌头才终于放过彼此。

    深深地喘了两大口气之后,我一个翻身,顺势趴在了男人的胸膛上。

    看他不像我喘得那样厉害,甚至还有几分绰绰有余的自在,我就有点生气。

    我“恶狠狠”地瞪着他:“我都说要分了,你干嘛还带我来这,还亲我?!”

    Ian慢悠悠地回答:“我也说过了,我不同意。”

    我哽住一口气:“……你不同意也得同意!”

    “青瓷。”

    “别叫我青瓷,我不叫青瓷!”

    Ian不说话了,脸色也微微沉了下去。

    他这模样虽然算不上生气,但周身散发的冷意还是让人觉得心里没底。

    于是我的“嚣张气焰”也顿时压了下去:“……我不该朝你吼,你继续说,继续说……”

    这副怂样儿也是没谁了。

    Ian倒没再说什么,只是双臂桎梏住我,将我重新压在身下。

    除去彼此的束缚,再毫无间隙地契合在一起时,我仰起脖子,恍惚间有了股冲动。

    不如……不如就这样吧,在一起一天是一天,等到实在走不下去的时候,再决然地离别,不必回头。

    ……

    第二天醒来时,身边的男人已经不见了,我摸了摸旁边的床铺,也已经没了温度。

    披上一件睡袍,我起身走到窗前,拉开厚重的窗帘。

    清晨的阳光很快便泄了进来,一室明亮。

    我惬意地闭了闭眼睛,又长长地舒一口气,之后才挪着有些酸疼的腿去洗手间洗漱。

    换好衣服准备离开时,我看到床头的柜子上放着的方形盒子。

    这东西我送了两次都没送出去,真是让人挫败啊。

    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去退货。

    我俯身拿起盒子,觉得重量有些不太对,于是又给打开。

    ……表已经不见了。

    只剩个空盒子。

    我怔愣着看了会儿,反应过来之后,又抿着嘴唇笑了出来。

    口是心非,装模作样的男人。

    再加上一个装模作样,口是心非的我。

    嗯,绝配,真是绝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