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章 对她来说什么都不是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分手”的事就这么暂时搁置了下来。

    也许从一开始我就不情愿跟Ian彻底分开,人在做一件不情愿的事情时,潜意识里是希望它做不成的。

    至于这做不成的后果……只要我多加注意,应该是能避免的吧。

    ……

    沈嘉安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开完部门会议,前脚刚进办公室,紧接着电话就响了。

    我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名字,顿了顿之后,拨动手指接通。

    “清辞。”沈嘉安的声音有些沉,也有些模糊。

    我不咸不淡地应答:“嗯,有事吗?”

    “……没事,我就想问问,你上次说要去南美的事,是真的吗?”

    我闻言冷笑一声:“我没那么无聊,跟你在这件事情上开玩笑。”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你从来不说谎话,也从不虚伪。”沈嘉安的声音更沉了些,“我只是想问你,有没有能帮得上的地方。”

    我将手里的文件放在桌子上,接着走到窗前,看向外面明媚一片。

    “帮我?”我轻声反问一句,“你要怎么帮?”

    沈嘉安没回答。

    而我也没指望能从他那里得到什么答案。

    曾经的他为了家族利益抛弃了我,又转而搭上我的外甥女,单单这一件事,我就能看透他这个人的本质。

    其实我相信他对我是有点真感情的,可那点感情跟富贵荣华比起来,算什么呢?

    我能为他放弃一切,他能给我的,只有背叛和伤痛。

    我垂下眼睛,嘲讽地勾勾唇角。

    “沈嘉安,我不需要你的帮忙,你只要能离我远远的就好。事到如今,你还在想什么呢?”

    沈嘉安的呼吸骤然粗重了些许:“清辞,你还在怨我?当初我会那么做,是因为……”

    “因为你的家族,因为你的父母,你跟我说了很多遍了,我早就知道了。”我掐掐眉心,“就算理由再冠冕堂皇,但事实不会变吧。你在我最信任你的时候选择了逃离和背叛,难道还想要我谅解你?我没那么高尚伟大,我这个人睚眦必报,你不是很清楚吗?”

    “不是,不是……”

    不是什么,沈嘉安没有说完,而我也再没有耐心听下去,直接挂断。

    回到办公桌前继续工作的时候,我轻叹一声,想着男人大抵都是如此。

    拥有的时候不当一回事,等到真的意识到失去了,又开始后悔。

    而那份后悔,纯粹是自负心在作祟。

    曾经那么喜欢我的一个傻姑娘,怎么可以对我不屑一顾呢?我就算是找了别的女人,她也该对我余情未了、守身如玉才是。

    可世上哪有那么多的理所当然。

    早晚有一天,那个傻姑娘会让你知道,她爱一个人的时候可以不顾一切,但放下一个人的时候,你对她来说就什么都不是了。

    ……

    沈嘉安的来电并没有影响到我的心情,我现在已经焦头烂额的,根本顾不上他的情绪。

    下班之后,我没立刻离开公司,而是留在办公室里,查看我这些年的积蓄。

    存款有一点,房子是租的,除此之外还有辆车。

    依靠这些,我在南城可以生活的很好,但若是离开去外面,说不定就会过的相当艰难。

    也正常,当初我为了沈嘉安差点跟余家决裂,老爷子为了避免我自立门户,这些年来明里克扣暗里打压,我根本存不了什么钱。

    之前我也从没再想过要离开余家,不是对这个家还有什么留恋,而是觉得不甘心。

    凭什么我做牛做马这么多年,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而那些利用我嘲讽我的人,却可以过得很好。早晚有一天,我得让他们尝尝相同的滋味,试试同样的苦痛。

    只是事到如今,我若是不走,那就真得要去南美了。日后若是想回来,怕也不那么容易。

    走,亦或是留,我暂时还拿不定主意,但天平却已然向前者倾斜。

    ……走吧,我就不相信靠自己的双手,我会饿死在什么地方。

    事在人为,我向来笃信不疑。

    不过脱离余家实在不是件小事,就算是真的下了决心,也得从长计议。不然的话,单单一个老爷子,我估计都会招架不得。

    收拾好东西离开公司时,天色已经慢慢暗了下来。

    我来到停车场,偌大的地方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脚步的回声。

    快步走到车前,等我刚打开车门,放在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单弦的调子在昏暗空旷的环境下显得格外的突兀,我也吓了一跳,上车坐好之后,我找出手机来接通。

    “余小姐,您好。”对方是个男声,而且听上去温和有礼。

    我也答道:“你好。”

    “我是陆先生的助理,我叫秦颂。”

    “陆先生……”我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句,心里却已然有了个猜想。

    他说的陆先生,跟我想的那个,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接下来秦颂的回答生生让我的猜想成真:“是,是陆敬修先生嘱托我联系您。”

    “联系我……做什么?”我的反应慢了半拍,因为我实在想象不出,陆敬修让他助理找我能有什么事。

    “只要是余小姐需要的,我都会尽力帮您做到。”秦颂很快回答。

    “任何事?”

    “是的,任何事。”

    “有什么条件?”凡事总有个因果,而对于我跟陆敬修这样的关系,等价交换才是真理。

    这次倒是秦颂顿了一下:“余小姐误会了,陆先生没有提任何条件。”

    我无声笑了笑:“我不用付出任何东西,却平白得到了你的帮助,天底下大概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余小姐……”

    “先这样吧,我再考虑一下。等我想明白了,我会再联系你。”

    说完我就直接收了线。

    紧接着,我也不顾还在晦暗的停车场,找出陆敬修的号码就给拨了过去。

    让他助理出面,自己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倒要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