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章 又跟我装可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电话铃声响了很久,久到我以为不会有人接通。

    只是在信号切断的前一刻,那道冷清的声音到底还是传来:“有事?”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平静着声音道:“陆先生,刚才您的助理找到了我,说是可以帮我做任何事。我就想问问,您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陆敬修闻言似乎有些不耐:“你自己来找我说的事,还要问我?”

    我咬了下嘴唇:“可是当初您明明也说过,要等价交换,所以我很想知道,您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陆先生是个商人,总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这回陆敬修没有很快回答,我觉得他是在考虑要跟我等价交换的条件。

    我也耐心等待着。

    说实话,他会突然答应帮我,着实让我意外不已,甚至还有那么点儿受宠若惊。

    不用去南美,也不必离开余家,这对我来说当然是最好的结果。

    只是在惊喜之外,我却不能失了应有的理智。

    无功不受禄,这个道理我践行了十数年,也从来不会单纯地相信无缘无故的善意。

    更别说还是跟陆敬修这样的男人打交道。

    我直觉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因而在一个馅饼砸下来的时候,我就算是再高兴,也不能被砸晕。

    过了好半天,陆敬修才像是嗤笑一声:“以为我在算计你?疑心病。”

    我听完郁闷得不行,声音也闷闷的:“我是疑心病,那你是什么?整天阴晴不定的,就不能给个准话吗?”

    “余清辞。”他警告似的叫了我一声。

    我也不知道从哪来的胆子,话不经大脑就说出:“我是余清辞,我听着呢。”

    话音刚一落下,我就有点儿后悔了。

    我这是在干什么啊,明明知道陆敬修是我的“救星”,我还在这里个人犯别扭,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多想想怎么哄哄人家呢。

    可是当真是憋屈啊,我一个娇娇弱弱的女人,整天还得花心思去哄个大男人,他都不会不好意思,不会害臊吗?

    我吸吸鼻子,暂且把负面的情绪都压了下去,语速放缓,语调放平。

    “对不起陆先生,我心情不太好,您别跟我计较。”

    陆敬修:“……”

    “要是您实在不解气,就骂我一顿吧,我没关系的。”我又吸吸鼻子,“我是真的快熬不下去了,刚才我还在想,要不我就认命吧,我势单力薄一个人,如果没有贵人相助,就算是再反抗,又能改变什么呢?”

    “……又跟我装可怜。”他像是从鼻子里哼了声。

    我被人戳破心思也不在意,因为我隐隐约约觉得,陆敬修似乎还是吃我这一套的。

    于是我一鼓作气接着说道:“不是装可怜,我是真可怜啊陆先生。而您就是我的贵人,只有您帮我度过难关。但是我这个人不习惯欠人人情,所以我期盼着您的帮助,又想着给您同等的报答。”

    “余清辞。”陆敬修又叫了我一声,不过声音显然比方才缓和了许多。

    “是是,陆先生有什么话尽管说。”这回我哪敢再跟人顶嘴,连忙应承了两声。

    “你这个女人真的是……”

    真的是什么,他没说完。

    直到电话挂断,陆敬修也没再接着方才的话说下去。

    虽然我很想知道他对我的评价来着。

    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总归让我心里有个底,以后跟他接触的时候也能把握一个度。

    只是他向来惜字如金,对我尤是如此。

    临收线之前,他只说了句:“见好就收吧,至于条件,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见好就收。

    嗯,我现在已经是自身难保了,一只脚踏在悬崖边,却还想着从别处挽回一点颜面。

    表面上看是不吃“嗟来之食”,但实际上,就是矫揉造作,就是虚伪至极。

    能有什么比摆脱难关更重要的吗?

    没有,跟想要的结果相比,那点点自尊,那些许的面子,都是累赘。

    ……

    因为得了陆敬修的允诺,原本困扰我的问题一夕之间化作云烟散去,而我也更不必去苦恼离开余家的事。

    经过这一回,我算是真真切切地看明白了,也想清楚了。

    只要我一天不强大,就一天受人摆布,为人所挟制。

    而能让我摆脱现状的唯一办法,就是爬到最高的那个位子。

    弱肉强食,无论生活在哪种环境下,强者的话就是真理。

    ……

    之后我联系到秦颂,也算是间接联系到了陆敬修。

    前者把我的情况问的很细,我也都照实说了。

    讲的差不多了之后,秦颂只跟我说了一句:“余小姐请放心,这件事我会解决,不会再跟您造成任何困扰。”

    虽然跟他接触的时间不多,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陆敬修的缘故,我打从心底里觉得他也是极厉害的。

    陆敬修会让他来帮我,说明他也有十足的能力和把握。

    听完他的话,我也算吃了个定心丸,平静着声音答道:“我相信你。谢谢,秦助理。”

    秦颂的动作很快,大约过了两天的时间,余淮林便找到我,说是让我去跟陆氏的一个案子,大约半年的时间。至于去南美的事情,以后再议吧。

    以后再议,也可以是无限期地宽延。

    我心里高兴,但表面上还是装的风轻云淡:“好的,都听总经理的安排。”

    余淮林闻言看向我,一双三角眼有些浑浊,不过并未有明显的狠厉。

    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之后,他才缓缓开口道:“你也是个有手段的,但凡事要有个度。有些人能救得了你一回,却不一定能救第二回。”

    我听完点点头,表示“虚心受教”:“总经理说的是,我会牢记。而且我一直相信事在人为,下一次没人救我的时候,我会试着自救。”

    余淮林脸色变了变。

    我还是笑着的模样,极有礼数地退了出去。

    回办公室的路上,我心情极好地哼起了歌,不用照镜子我就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得意。

    是啊,得意的不得了。

    因为从现在开始,一切都要变得不同了。

    卧薪尝胆没什么不好,但终有一天,还是要真刀真枪地针锋相对。

    我已经准备好了,他们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