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章 爱情的天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公司这边的事暂时告一段落,我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跟Ian见面也再不是之前那样愁云惨雾的模样,做·爱的时候尤为主动,待他暂且停下来,还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我则是喘着气回望向他,咯咯笑了两声:“怎么了,我又哪里惹你不称心了?”

    Ian闻言伸手掐了一下我的腰,我则“哎哟哎哟”地求饶。

    最终他也没有问我为什么高兴,我也不会主动去跟他说明。

    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我不想去翻旧账,也不愿去设想渺远不可知的未来。

    偷得浮生半日闲。

    这一刻能跟眼前的男人紧紧相拥相连,我真的不愿意被其他的事情打扰。

    一切结束的时候,我趴在他的怀里,迷迷糊糊的想睡,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猛地坐起身去拉他的手腕。

    看到那块熟悉的腕表之后,我抿着嘴唇笑了笑,然后转过头问他:“喜欢吗?”

    Ian将我扯回胸前,声音轻淡:“喜欢。”

    “喜欢就好,我也觉得特别好看。”我不好意思地将脸埋了埋,省的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被人看了去。

    兀自激动了会儿,那股子困意又来了,我阖上眼皮要睡过去的时候,Ian突然摸了摸我的脸,又滑向我的耳垂。

    耳垂是我特别敏感的地方,因此我几乎是一个激灵睁大眼睛,半嗔半怒地嘟囔道:“干嘛呀?”

    “你想要什么?”他看着我,一字一句地问出口。

    我继续嘟囔:“我什么都不想要。”

    “必须要。”男人的语气添了几分强势。

    别人要是这么命令着跟我说话,我是要生气的,再不济也要甩出去几个白眼。

    但是这么跟我说话的人是Ian,我居然一点儿都气不起来,甚至觉得他冷肃的声音还有点儿小性感。

    我很喜欢摸他的喉结,此刻也触上去,用指腹轻轻摩挲着。

    “是因为我送给你的表吗?”我轻声开口,“不用在意的,这块表我本来是要买来送人的,可是因为一些意外没送出去,留着又挺可惜。不过你也不许嫌弃,为了买它我一年的工资都搭进去了,你自己瞧瞧,是不是特别高级。”

    Ian没回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凑上前去亲了一下他的脖颈:“真要是想送给我东西,留在以后好不好?等我想出来要什么,再跟你说。”

    这一招我是跟陆敬修学的,向别人讨得这样的承诺,几乎是得了一张空头支票。

    不过我跟他还不一样,他是讲求回报大于付出的商人,而我仅仅是个害怕被人看破心思的胆小鬼。

    我不会要Ian的什么东西,因为我给他的,都是心甘情愿给的,从来不曾想过有什么回报。

    以前我对沈嘉安也是这样,他需要的,或者潜意识里想要的,只要我有我都会给。

    只是时间长了,这样的付出就会被当做是理所当然,再然后是一文不值。

    所以啊,从那个时候起我就长了记性,以后就算是再遇到一个让我奋不顾身的男人,我也不会单方面无偿地投入。

    总要从对方那里得到一些东西,哪怕自己并不需要,也得攥在手里。

    爱情有时候就像是一座天平,两端是一男一女,哪一方付出的多了或者是少了,天平都会倾斜。

    当倾斜的角度太大,天平随之倾倒时,爱情也无以为系。

    当然了,我跟Ian之间算不得什么爱情,不过相处的方式,总归是大同小异。

    听完我的话,Ian低下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接着捧起我的脸,在我的眼皮上轻吻了一下。

    “都听你的。”他似是轻叹一声。

    ……

    没了烦心事之后,日子开始过得很快。

    这段时间我除了正常的上班作息,其他时间就是和Ian一起,做·爱到筋疲力尽。

    不过生活哪是千篇一律的,就算是再平静祥和,也总会生出些波澜。

    接到余小涵的电话时,我正要去赴Ian的约,今晚我们说好了不去酒店,而是去郊外新开的一家度假村。

    但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有些嘈杂的声音,我的心也跟着咯噔了一下。

    “小姑……小姑是你吗……”那边的人扯着嗓子喊了两声。

    我勉强能听出是余小涵的声音,不过她这到底是在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

    “是我,小涵,你在哪?都跟谁在一起?”我皱着眉头问她。

    “我在……在城西酒吧……跟同学在一起……我喝了两瓶酒,头好晕,但是不敢打电话给家里……小姑,你来接我好不好,我难受……”

    我狠狠吐了一口气:“你都要高考了,不在学校好好学习,怎么还去哪种地方?”

    话刚说完我就反应过来,现在哪是训诫的时候,还是把人接回来要紧,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长得还那么好看,别在外面吃了亏。

    开车赶去城西酒吧的路上,我抽空给Ian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今晚会晚点过去,临时有点事。

    Ian这个人也从不婆婆妈妈,听我这么说了,他只是浅淡应了一声就收了线。

    火急火燎地来到酒吧,我几乎是小跑着进去,在糟乱的环境里仔细搜寻着余小涵的身影。

    期间不小心撞到了几个人,有的喝的大了还上前来拉我的手。好不容易摆脱那些醉鬼,我也终于在一个角落看到了歪倒在沙发上的余小涵。

    我长舒一口气,吊着的那颗心总算是稍稍放了下来。

    “小涵,小涵!”我走到她身边俯下身叫了她两声,见她是真的醉的厉害,只能伸出手将她扶起半挂在肩上。

    磕磕绊绊走出酒吧的时候,我紧紧抿住嘴唇,手上使力,脚下也不敢停歇。

    好不容易将小姑娘扶到车上,我只觉得后背都出了一层薄汗。

    余小涵趴在后车座上,像是极舒服地蹭了蹭皮质的座椅。

    看着她小猫一样乖巧的样子,我是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好笑了。

    开车的时候,我好几次从后视镜里察看着余小涵的样子,生怕她一不小心给滚落下来。

    而在这期间,也有那么一两次,我突然觉得,好像谁都比我幸福。

    因为伤心烦闷喝醉了,或者是因为挫败艰难失落了,一个电话打出去,总有朋友过来安慰你,最起码家人始终在你身边。

    不过我是个例外,从来从来,只有我一个人,我也只靠自己一个人。

    觉得伤感吗?

    嗯,有一点吧,谁也不是铜墙铁壁不是。

    我转头看向窗外,看着这座城市的灯红酒绿,沉默片刻,终于还是还之一个微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