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章 这男人太可恶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迈出房间的时候,我反手小心地将房门关好,接着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

    余小涵此时正站在客厅的中央,见我走过去,她还有些不满地嘟囔:“小姑,你去哪儿了啊?叫你半天你也不答应。”

    我轻咳一声,直接略过这个话题:“司机已经到楼下了,走,我送你下去。”

    “你也知道要送我啊。”到底是小孩子心性,余小涵埋怨几句也就把事情给抛在了脑后,换好鞋子就跟我一块下了楼。

    坐电梯的时候,我靠在电梯壁上,抿着嘴唇,觉得上面仿佛还存留着一点余温。

    旁边余小涵也恹恹地斜倚着,似乎因为什么事情在苦恼。

    将她送到车上,在关上车门之前,我俯下身对她说道:“回去之后跟你爸妈好好说,别一言不合就发脾气。还有啊,以后别再去那种乱七八糟的地方,真要是想去,来找我,我陪你一块。”

    余小涵闻言看向我,眼睛里竟像是闪着泪花:“小姑,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啊?爸爸二姑他们对你又不好。”

    我听完只觉得心里一软,接着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傻丫头,我对你好不好,跟其他人有什么关系。别想些有的没的了,回去记得好好学习,不管家里怎么样,路还是自己走出来的,记得了吗?”

    余小涵使劲点点头:“记得了。”

    直到黑色的奔驰车消失在视野中,我才裹紧身上的线衫,转身上了楼。

    进门的时候,我听到洗手间好像有动静,走过去一看,果然是Ian在洗澡。

    我们两个这关系也不用管避不避嫌了,我直接推门走进去,他闻声转过头,看到是我之后又神色如常地继续洗。

    透明的水珠沿着健壮的胸膛一路往下,直至没入不可描述的幽丛。

    每晚都让我死去活来好几回的那地方,啧啧,真是让人脸蛋发热啊。

    我斜靠在门上,眯着眼睛欣赏眼前这赏心悦目的景象。

    几分钟之后,水声停下,我赶紧上前,殷勤地扯过浴巾给他披在身上。

    “看够了?”他瞧着我冷哼一声。

    我十分满足地点点头:“特别好看。”

    于是他又无话可说了。

    其实我老早之前就发现了,这男人虽然在床上要怎么强势怎么强势,要怎么威风怎么威风,可放在平时,只要我说的话露骨了些,他就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了,甚至偶尔还会被我撩拨得不要不要的。

    这样的表现,都让我觉得他似乎有那么点儿纯情。

    不过这样的想法一闪便过去了。将近三十岁的男人,还是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看着还特有钱的男人,能跟纯情这个词搭上边才怪!

    我长吐一口气,抛去心里那点儿莫名的烦闷,转而去储物柜里找新的洗漱用品。

    Ian的头发没有完全擦干,湿淋淋的刘海挡在额前,敛去了平日里的严肃板正,多了几分年轻的气息。

    我挺喜欢看他这个样子,特别是他微微俯下身来的时候,我都想使劲揉揉他的头发,然后捧着他的Ia脸咬上他的鼻尖。

    但女人嘛,到底还是要矜持一点,不然的话多没面子。

    我轻咳一声,把东西递给他。

    Ian接过去,很快却又皱了皱眉:“剃须刀?”

    我:“……”

    你觉得我会有那种东西吗?!

    我长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然后端着声音轻哼道:“我家没有剃须刀,你要是想用,下次自己带。”

    Ian听完顿了一下,之后突然笑了笑,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我懒得再理他,转身走出了洗手间。

    刚才我煮的一锅粥还是温的,我找出两只碗将粥盛出来,然后又把面包给简单摆了个盘。

    这早餐……嗯,是有点简陋。

    但在我这已经是最高待遇了好嘛,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连火都懒得开!

    将东西都摆到餐桌上时,Ian正好洗漱完走过来。

    看到桌上的食物,他先是怔了一下,然后缓缓抬头看向我。

    我则是面无表情的回应:“想吃山珍海味自己准备,我就喜欢喝清粥吃面包。”

    说完我就坐下,拾起勺子就开始喝粥。

    不多久,对面的男人也坐了下来,跟我一样,慢条斯理地喝着粥,顺便还拿起一块面包细细咀嚼着。

    我用眼睛的余光看向他,只觉得这男人太可恶了。

    怎么能这么会哄女人开心呢?

    实践出真知,以前肯定在很多女人身上试验过了。

    我瘪瘪嘴,懒得再去想他可能的“风流韵事”了。

    ……

    Ian要离开的时候,我送他到玄关,看他领口稍有些外翻,便踮起脚尖替他整理好。

    凑近的时候,我闻到他身上的沐浴露味道,是我用了十几年的那一款,一股莫名的感受随之而来。

    好似……有种超越身体接触的亲密。

    我给他弄得整整齐齐之后,又伸手摸了摸他的下巴,上面有一层薄薄的胡茬。

    我弯了弯眼睛笑道:“其实这样挺性感的,也特帅。”

    Ian闻言不置可否,他向前跨了一步,将我抵在门边的柜子上。

    这个时候没有其他人在,我也再没了任何顾虑,但不知怎么的突然起了点戏弄的心思。

    我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胸膛,故意拿捏着语调说道:“今天虽然是周末,但是这个周的‘交流’已经结束了。Ian先生,你该走了。”

    Ian大概是听出我在装模作样,先是低头惩罚似的咬了一下我的嘴唇,接着又轻吻向上,含住了我的眼睛。

    温热的嘴唇印在眼皮上的感觉当真是有些奇妙,跟唇与唇的火热相连不一样,少了些情欲,多了点被呵护,被宠爱的滋味。

    等他慢慢退开的时候,我感觉眼眶里像是氤氲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跟我的失态相比,Ian的脸色依旧如常,只是目光多了几分难以捉摸的幽深。

    这一刻我才意识到,我遇到了一个高手。

    无论他是有心还是无意,他能轻而易举地将一个女人的心牢牢把控住。

    而且我也有预感,只要跟他接触的时间越长,陷得就会更深。

    终有一天,便是泥足深陷,再难脱身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