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章 慢慢地等,慢慢地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Ian走后,昨晚的那些疲惫像是一下子涌上来,让我再没心思干别的,径直回到床上躺着补眠。

    迷迷糊糊睡过去时,许多重梦境同时袭来,我分辨不开,却都又清晰地弥散开来。

    到了最后一身冷汗惊醒,我睁开眼睛怔怔地看向周围的景象,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行动迟缓地下床去洗澡。

    ……

    第二天又是新的一周,我依旧精神十足去上班。

    现在困扰我的事已经都解决的差不多了,我需要考虑的,只是未来要走的路。

    高层例会上,余淮林提到了跟陆氏合作的事。

    把这件事放在这样的场合说,陆氏的地位自然不言而喻。

    我坐在靠角落的位置静静听着,等到余淮林喊到我的名字时,我也没有丝毫的讶异和紧张。

    当初陆敬修帮我的法子,无非就是让我参与进陆氏跟余氏的合作中,只要余氏不想放弃这个案子,就必须得让我留下。

    其实这个办法稍显激进,一个把握不好,就会让我在余氏成为众矢之的。

    可是到底是火烧眉毛,能达成目的已经很好了,我哪能再挑剔什么。

    而且人家陆敬修也没有义务替我考虑,做到这种程度,我对他也只剩下感激。

    接下来余淮林脸色有些僵硬地做了安排,大体是由江峥主事,让我和其他几个负责人密切配合。

    瞥到江峥得意的神色,我勾勾唇角。

    有多大的责任就有多大的风险。

    以为只靠着关系人生就可以一帆风顺了吗?

    没那么容易的。

    会议结束之后,我步履轻快地回到办公室,许是看我心情不错,跟进来的小张也大着胆子打趣我:“经理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呀?”

    我闻言挑着眉看向她:“很明显吗?”

    小张点头:“是啊,特别明显。”

    我伸手摸了摸脸颊,心想着自己可别太过喜形于色了,万一哪天马失前蹄,那可就闹笑话了。

    我正了正神色,语气也肃正道:“不说有的没的了。最近这段时间我可能会有些忙,你也多注意着点,别出什么差错。”

    小张见此也赶紧认真应道:“知道了经理。”

    办公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之后,我长吐一口气,接着就去看陆氏的项目资料。

    在这件事情上,我是想做到最好的。

    一方面是迫于生存的压力,我总得让自己显现出应有的价值,才不会让余淮林抓住什么把柄。

    另外一方面,我也是挺想好好报答陆敬修的,即便是这样的方式太过隐晦,他不一定会知道,我也想做点什么。

    我从来不习惯欠别人人情,也总是跨不过心里的那道坎。

    ……

    之后的半个多月时间,我的确像是之前想的那样,忙的脚不沾地,有时候加班晚了就直接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除了刚进公司的那段时间,我几乎很少尝试过睡在公司是什么滋味。

    不仅仅是我,项目组的其他成员也都忙得很,就连江峥待在公司的时间也延长了,看的出对这个案子非常上心。

    这段日子虽然忙碌,但对我来说却是难得平静。

    余淮林没再找我的麻烦,江峥也没时间来给我添堵。

    每天工作之外并没有其他烦扰,偶尔还能偷闲给Ian打个电话。

    最近我工作忙,他似乎也有事,总之我们没怎么见面,却会在周三和周六的晚上通个电话。

    当然了,他这个人天生寡言少语,就算是聊天也大都是我一个人在七讲八讲,他只时不时地在那边应上一声。

    不过就算他如此无趣,我也喜欢跟他通电话。

    见不到人,就听听声音吧,总归是聊胜于无。

    ……

    就在陆氏的案子进展的越来越顺利时,余家又发生了件大事。

    江佩澜的婚期到了。

    余秀琳一直忙里忙外的不说,就连江峥这个做哥哥的也没闲下心,将手中的工作暂时放在一边,专心去筹备他妹妹的婚礼。

    有两次我回余家的时候,都看到江佩澜挽着沈嘉安的胳膊跟家人们坐在一起,显然后者已经做好准备成为这当中的一员。

    我一出现,气氛自然免不得尴尬。

    后来我就尽量不回去了,别人大喜的事,我就算是没办法全心全意地祝福,也不会坏心眼地给人添堵。

    又过了一周左右的时间,江佩澜和沈嘉安在南城的一家五星酒店正式举行了婚礼。

    这一天我穿着江佩澜给我选的那条礼服裙子出席,打扮的素淡又不失正式。

    席间有些人是听说过我跟沈嘉安的过往的,因此这个时候免不得朝我投射过来意味深长的目光。

    所有的一切我都尽收眼底,不过一星半点儿都没有表现出来。

    此时此刻若是闹出些动静,丢脸的人只会是我。

    至于其他人,他们想看笑话,亦或是幸灾乐祸地嘲讽两句,都随他们去吧。

    仪式开始之后,场内很是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对新人的身上。

    沈嘉安今天穿着笔挺熨帖的白色西装,额前的头发用发胶固定住,整个人当真是神采奕奕,风华无双。

    站在他身边的江佩澜也是娇美动人,尤其是交换戒指的时候,隔着老远,我都能瞧出她的激动,她的热切。

    大多数女人这一生要的东西很少,也很简单。

    能找到一个相爱的伴侣,安安稳稳地携手过完这一生,估计也再没什么可奢求的了。

    以前我觉得自己是个特别容易满足的人,那个时候跟沈嘉安在一起,我当真可以抛弃一切,将爱情至上践行到底。

    不过时过境迁,到了现在,境况变了,我也跟着变了。

    我开始觉得,将自己的一辈子当做筹码押在一个知面不知心的男人身上,当真是愚蠢又可笑。

    有那个心思,还不如多想想怎么给自己的后半生挣得更可靠的保障。

    只是我也不是全然对爱情失去了希望,我只是在慢慢地等,慢慢地找,以一生为限。

    找到了,是我的幸运。

    找不到,我也不至于陷在惶惶失落中不可自拔。

    因为彼时,我已经有了底气,就算是孤独终老,我也可以让自己过得很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